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暑·温风至 6

  6

  好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看上去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无论从哪个方面说起,都是他大获全胜。

  连自己在和未曾谋面的少女在比什么都不清楚,好已然在用胜者的姿态自居。每当他露出这种神情,叶就会怀疑这个去了月背多年的人,或许没有度过想象中的漫长岁月,不然怎么还是这幅小孩子心性?

  “她现在叫你去干什么?”陪伴在叶身边已经一年有余,也不见叶和那个所谓的安娜有往来,要说已经撇清关系,好还是相信,不过现在突然冒出来,还是让他升起一丝“事到如今”的反感。

  叶心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真要这样脱口而出,他感觉这活像负心汉被捉奸后的托词,思来想去还是切换策略,略带委屈又显出讨好地看向麻仓叶明,解铃还须系铃人。

  哼,这下知道爷爷的厉害了吧?

  叶从老人的睥睨中读出这样一句话,也只好哭笑不得地回以“是是,您最厉害”的微妙表情。

  如果真的还有下次,他一定不会把叶明排除在外,在通灵界叱咤风云爷爷厉害归厉害,这返老还童的心性还是让人招架不住。要是还有迫不得已、必须将叶明排除在外的计划,那就一定要瞒得死死的,此时的尴尬就是血一样的教训。

  还不知道孙子的反省已经偏向奇怪方向的叶明,气消得七七八八,和小辈继续较劲儿也不是个事,总算将安娜的留言和盘托出:“她没有详细说明,只说你们扔过去的‘包袱’身份十分特殊,让你们自己去一趟,免得节外生枝。”

  “包袱?”叶明特地用“我们”作为提醒,叶还是没有头绪,在看过走马灯之后,叶对时间的体感出了很大问题,许多久远的旧事都可以轻易回想起来,“近期”的界限反而被被模糊化,一天,一月,一年对现在的叶来说都清晰无比,实在不好划出明显分区。


---

给熊吃一点,晚上回家了再给你贴一点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