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暑·温风至 7

  7

  “你把前鬼也给她了?”询问的口气十分温和,就像每个爱护弟弟的兄长那样,好熟稔地关心起叶的过往,微微勾起的笑容本该冲散刚才的紧迫气氛,不知为何反倒让人捏了把汗。

  “嗯?你不是刚才就知道了……”疑问词还没出口,叶就已经察觉到了对话中的漏洞,叶明从始至终只说了“式神”,没有点名式神的身份,反而是叶在惯性思维下认定派遣而来的是前鬼,于是不假思索就说破了不该现在说破的真相。

  前鬼和后鬼通常会交予麻仓家的家主与夫人掌管,由于必须在姻亲确定之后才会正式交接,大多数人都将前鬼认作麻仓家对未来媳妇的认可。用传续千年的式神作为聘礼对家族来说是一份荣耀,除此之外算是为双方高强的实力锦上添花,麻仓家可容不下弱者。

  叶一脸苦涩地看向叶明,爱莫能助的叶明假装没有见到孙子的求助信号,自顾自地看向庭院中充满禅意的精致,那闲适的感觉与随处可见的老头没有任何区别,品一口杯中茶水,再来一根拐杖,就算是齐活了。

  他都故意不提了,傻小子非要去捅篓子,就自求多福吧。

  叶明暗中关注起叶要怎么收场,从余光中瞥见叶凑到好耳边,刻意支起手挡住声音,也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

  这俩小家伙不止一次在他们眼皮子地下说悄悄话,叶明和干久对这样的行为就算略有微词,也不好当面叱责,木乃说现在的年轻人很在意隐私,安娜被收留的时候还数月不肯和大家交流呢,说悄悄话什么的得过且过吧。

  神奇的是,在这段悄悄话之后,好就完全放下了这件事似的,浑身尖锐的气势顿时消散。

  叶则是松了一口气,怎么看都像劫后余生。

  要问叶到底说了什么?

  他没有刻意去思考辩词,不过是将当时真正的想法告诉好:“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回不来了。麻仓家没有继承人的话,我希望安娜来接手它们。因为……”

  叶略作停顿,接下来的内容与其说是自白,不如说是告白。

  平时他总会脱口而出一些真诚到让人害臊的台词,实际上叶对这点有着相当程度的自觉,要说是明知故犯也行,这种做法可以快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何乐而不为呢?

  与之相对的是现在的情况。一度埋藏起来的想法,要重新剖开并且对某人展示,就算是叶也会有些紧张。

  “因为我不想把它们麻仓家交给那些人。”叶最终还是选择了非常委婉的说法。

  那些人自以为将内心想法隐藏得很好,在他这个既定的家主面前做足了功夫,处处营造出温厚长辈的假象。殊不知,在那些压抑与无言中的人类本性一步步将好逼上绝路后,叶面对众人的笑容也变得同样虚伪。

  也不该用虚伪以偏概全,叶只是觉得无力,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隐藏在心底没有化作言语和行动伤人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他不该去怪他们。

  可是他也没法原谅他们,至少不可能用一句“我明白”一笔带过。

  与其交给他们,不如交给那个和好有着许多重合之处的少女。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