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暑·温风至 9

  9

  走廊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古老的房屋被奔跑带动嘎吱作响,好不凄惨。

  看着从天花板一角落下的尘埃,房间中正坐的人皱起眉头,衡量着怎样的教育才能让屡教不改的家伙认真悔改。

  很快就奔跑的人就在一墙之外急刹车,“哗啦”一声拉开门,兴冲冲地朝里面喊:“木乃说麻仓叶平安无事回来了!!那边——”

  “玛琪,不要在走廊里跑。”安娜抬头,冷淡地对风风火火的魔女说到,正值吃饭时间的她嘴角还挂着一粒米饭,不过一点不妨碍一记眼刀甩过去的威严,“魔女的灵体实化不是给你做这种事的。”

  “呃,唔——”玛琪眨眨眼,知道自己无意中又闯了祸,想说点什么脱罪的台词,但她却无能为力。

  因为她已经被一串念珠捆得无法动弹,拥有实体的灵体顿时失去平衡朝地板仰面砸下去。

  “啊!!”魔女发出惨叫,可怜,弱小,又无助。

  她很感谢恐山灵场提供的特殊灵力,以及“亲切友好”的安娜提供的术式,让她得以在身亡多年后,重新体会到普通人的生活。

  但是这种特性也不是那么便利,或者说根据情况而言,有时候会成为妨碍。

  有实体就等于有痛觉,最近一段时间她对这种久违的触感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

  “解——”点到为止,安娜将1080收回,她解开了玛琪身上的所有术式,包括只能作用于通灵人的灵体实化。

  先前跑得虎虎生威的魔女顿时蔫儿成了普通幽灵,也避免了以头抢地的惨烈现场,上次在走廊里骑着扫帚的时候也体会过类似的惊吓。

  “说吧。”不知道安娜是怎么意识到嘴边的异物,她若无其事地擦掉那颗饭粒。

  半透明的她畏畏缩缩地靠近安娜,已经全然忘记自己的目的,经过安娜提醒,她才想起来剩下的半句话。

  “那、那边问什么时候过来比较好……”刚被收拾过的玛琪,连说话声音都低了下去,她想起这个家还有不许大吼大叫的规矩。

  效果倒是立竿见影,不过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安娜对玛琪的习性了如指掌。

  “让他们等联络被,你的事情不用着急。”泰山府君那家伙惹出来的乱子搞得他们自顾不暇,先把眼前的烂摊子收拾好再说。

  安娜自幼被麻仓家收养,但一直无法对麻仓家供奉的神祗生出什么好感,针对非正常轮换引发的种种问题,安娜肯不客气地做出评价。

  “哦好,我去告诉木乃。”虽然用少女的身姿这样说看上去很失礼,但她的实际年龄早已超过普通老人,玛琪对木乃一直都是直呼其名,“你看上去一点都不惊讶?之前木乃一直紧张兮兮的,我还以为很严重呢……”

  要说安娜不关心麻仓叶的安危也不对,只凭女人的直觉,玛琪也感觉得出安娜十分在意叶。当初玛琪不假思索直呼“叶”的时候,安娜盯着她的眼神,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还以为她要来一次魔女审判呢……

  “那个人在他身边能出什么问题?真要出问题,恐怕我们都得陪葬。”安娜放下手中的碗筷,稍后会有人来收拾。

  “什么啊,安娜也会说笑话了。”玛琪完全没把安娜的话当真。

  那个人她也见过,叫麻仓好来着,能力很强也很可怕,不过也没强到能让大家陪葬的地步吧?而且为什么要让不相关的他们陪葬嘛,莫名其妙。

  安娜转过头来,用古井般平静深邃的眸子看着玛琪,幽幽地说:“是不是笑话,你才是最清楚的人,马琪露塔·马提斯。”

  马提斯,那是连叶的占卜都无法显示的、属于魔女的家族名。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