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大暑·桐始结花 1 【现代篇】

      1

  雷声大,雨点小。

  再度回到久违的别馆时,叶在沙发上托着点心盘,看着随惯性左右晃动的布丁,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其实他们这趟返乡之旅,连有惊无险都算不上吧。一切都按照泰山府君的安排有条不紊地进行,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出一点差错,仅仅是为他们传递了必要的信息,揭露了过往种种。

  然后是尘埃落定。

  叶当然知道平安就是福,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过悠哉悠哉地生活,所以绝对不是对这样的结局有任何不满。

  不过他并非毫无怨言,他倒是希望泰山府君能多透露一点内情,免得大家都神经紧绷,他想去一趟黄泉而已,结果闹得满城风雨。

  说实话那时候叶吓得不轻,一开始做好的心理准备不堪一击,他还是没料到好会极端到那个地步。

  现在想来是自己轻视了好用在他身上的心思。两个人,一个人是深入骨髓的执念,另一个还半吊子地在“对孪生哥哥的感情”和“除此之外的什么”之间犹豫不决,判断失误实属正常。

  所以早在他遇到雏燕的时候,不要拐弯抹角地说什么“不如你们去问问麻仓家的其他人”,而是直接说一句“我帮你们安排好了”不就好了嘛……

  一番折腾下来,叶收获了宝贵的,从未触及过的情报,也是因祸得福吧。

  “谢谢了。”埋首于布丁的的叶从黄色的波浪中联想到广袤无际的大海,海岸对面的故人已逝,寄情于景,他对泰山府君由衷道谢。

  “什么?”好端着一杯咖啡,也是相对惬意的模样,面上带着优雅的微笑,仿佛他真的在好奇那蕴藏在柔软布丁中的深邃意蕴。

  “我在想泰山府君……总觉得泰山府君还有没说的事。”叶相当于说了一句废话,泰山不止有没说的事,还有一大堆没说的事。不过这句废话结合今日的遭遇来看,倒是是发自肺腑,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但对霸道的天道做无关痛痒的抗议,是渺小人类们的特权。

  泰山府君一句尽力而为,想来也是逆着天道筹谋了这一切,钻尽空子,还让两个当事人不至于被天罚处置。这么一看,这位不知出于什么缘由布下大局的泰山府君,真是十分……特别了。  

  对这句废话,好也表示赞同,不过态度和叶有点差异:“所以我才说要提防这种来路不明的家伙。”

  叶有些好笑。把麻仓家供奉的神明冠以“来路不明”,也只有好能做得出来了,哦,或许久居恐山的那位也能凑个数。除却性别因素,总觉得这两人相似,连思考方式都格外像。

  “你觉不觉得,泰山府君有点……”叶想说有点熟悉,可是又记起只有自己和去世的妈妈才和本尊接触过,话说到一半噎在嘴里,猛得一个急刹车后叶没能马上想到合适的台词。

  结果就是他傻愣愣地盯着好。手头上的动作倒是没歇着,舀了一勺布丁塞进嘴里。

  一丝凉意被嘴里的温柔包裹,带着奶香的柔软食物顿时化为香甜,舌头搅弄起其中的甜腻,满是幸福的滋味。


---

其实我默认只有熊和几个认识的朋友看这个,所以偷懒的时候也很安心,没想到还有其他人追着看哈哈哈……这几天打游戏打得开心,有点不好意思,来贴一章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