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大暑·桐始结花 2 【现代篇】

  2

  叶以为好能接上一句什么化解尬尴。但好没有像往常那样,在看破他的想法之后,顺遂地将话题接下去。

  好只是安静地看着他,眼中是安宁的漆黑,被这么一瞬不瞬地盯打量,叶很不自在。

  在好面前也没有紧张的道理,叶把含在嘴里的布丁勺子拿出来,才打起上一句话的掩护:“我想说有点熟悉,但是想了一下你又没见过,嘿嘿……”

  好不置可否,似乎是稍稍笑了一下,接着从另一角度提出疑问:“我更好奇泰山府君的‘人格’,到底来自哪里。”

  规则本不需情感,但这届……现在应该叫上届泰山府君“徇私舞弊”的作态可是太过明显,显然已经超过了正常限制,让人不由自主地怀疑起祂被迫轮回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泰山府君的自我意识非常完善,那么这位的“人格”到底来自什么地方,是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上一次换代是百年前,就算真的有来源,我们也不可能知道吧。”叶不由得猜测,要是泰山府君的人格核心真的来自普通生物,也太匪夷所思了。

  民间传说中不乏出现前往黄泉与泰山府君交易的人物,就连千年前的麻仓家也出过一位天才,通过某种没有传承下来的秘法召回了某人的魂魄,很早就有人提出“泰山府君是由被选中的魂魄继承”的观点,在无法论证真伪的情况下,只能当做一个荒诞的猜想。

  “说不定我们转世前也见过那家伙呢。”咖啡还留了小半杯,好应该是不打算继续喝了,往旁边一递,一直隐着身形的火灵就稳稳地托住咖啡杯,然后拖着明亮无害的焰火出了门。

  “有什么线索吗?”好很少随便揣测,叶自然而然以为他发觉了新情报。

  可这次是叶错估了,好还真的只是随口说说:“没有,只是想到了一位我们都认识的老朋友,那家伙身上藏了不少事,他到月背差不多也是百年。”

  时间倒是正好。

  刚到FARSIDE时,股宗那种出格的自来熟就让他提防了很久。FARSIDE的生物全是超脱规则束缚的“东西”,可没有一个是好相处的,股宗的态度庇护了初来乍到的新人。

  即使逐渐接受了这位朋友的帮助,好还是不相信无端的好意。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