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大暑·桐始结花 3 【现代篇】

  3 

  “说起来,股宗对你的态度也很不一样。” 好不动声色地说,

  叶把一扫而光的点心盘放到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擦拭嘴巴残留的焦糖,动作很随性,却有种惬意的感觉,让看的人也跟着放下戒心和警惕。

  美好的事物易逝,就和这块布丁一样,享用它的人总会变得果断决绝,只为了它不被他人夺去。

  听到好的话,火灵好像在忌惮什么,贴在门框后,视线方向明明是那张点心盘,却迟迟不敢进来。

  本来是很普通的一句陈述,好说出来后的总有点怪怪的,叶当然不会主动触霉头,就事论事:“如果它对陌生人都那个态度的话不算怪,但只对我的话,会不会是爱屋及乌?”

  “它吗?也有可能。”那片土地的怪胎不少,失去思考能力的生物层出不穷,可以说每一个个体都是“强大”一词的具象化。股宗是非常强大的妖物,不仅仅是保留了理性,甚至可以用儒雅来形容……虽然这样形容一只猫又非常奇怪。

  “如果真的要说和前世有关的话,不如问问它?”猫又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是故事里的角色,可对通灵人来说不算罕见,要到股宗那个程度的话,想必是好几百岁的大妖吧。

  叶说得轻巧,是因为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当真,股宗和他们必然会再会,前世、转世之类的话题却空得可怕,是连尾巴都抓不住的虚幻。

  泰山府君司掌的轮回,看上去是循环往复,没有记忆与过往的再世为人,和从前又有多少关联呢……呃,泰山府君?

  叶突然意识到,股宗身上也确实存在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只是太容易与它的亲切混淆,难以被人察觉,再加上泰山府君的本职工作……他观察起好的表情:“你是认真的?”

  他们之间的对话经常会缺少必要的主语,在处理委托的过程中也经常被旁观者误解,曾经有过一位委托人将这种对话习惯误认为暗语,当场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意味深长地对两人说“是机密对吧,看来犯人就在我们当中”,让叶陷入了要不要解释的两难境地。

  实际上他们只是过于清楚对方要说什么,一来一往的聊天就省略了不必要的部分,逐渐形成一种特殊的谈话方式。

  好的表情已经代替了回答,他是认真的。要追究过去啊……叶有点嫌麻烦。

  “你在意吗?”其实好已经知道他的答案,叶很少对旧事耿耿于怀,对未来也不太拘泥,与其说过于乐观,不如说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这样的人不会对前世产生多少兴趣。

  “不怎么感兴趣……”叶实话实说,斜斜靠在沙发上,表情非常松懈,就差把自己埋到沙发那柔软的一角之中,“何况那些东西不是普通人该碰的吧?祂们的道理和人类的道理应该不太一样。”

  或许会得到从逻辑上根本无法理解的结论。从雏燕一事开始被带入局的叶,一朝被蛇咬,本能地排斥继续深入,他不想再主动扎到圈套里。

  “这些东西没有你想象的复杂,但也不知变通到让人厌烦。就算披上人格的壳子,做的事也没有多大区别,不然你以为月背上的家伙都是自愿去的?把控制不了的东西扔到一边,现世倒是清净。”手法可以算的少迂回,目的却直白得可怕,这就是大道的真实面目。

  至于泰山府君的人格到底来自何处,好直觉他们总会知晓真相。

  不过你不在意,那就罢了。

  “还有,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

  听到好的发问,叶的身形一怔,脸上的惬意也顿时僵住。

  好坐在平时的位置,而叶以一种奇妙的姿势窝在另外一端的角落,两人之间的距离和从前比,确实远到诡异。

  “咳、那个,你听我解释……”叶觉得自己脸颊有点发烫,他现在非常后悔当初的随性,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每次在沙发上都像没骨头一样往某处——大多数时候是往好的身上靠。

  当叶的心境开始变化,习以为常的事就变得不再那么日常。


---

用严肃剧情铺垫了半天,就为了最后这个质问

而且八才是知道叶子的到底怎么回事的,所以反过去看前面,八才的表情肯定很微妙

就很搞笑哈哈哈哈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