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大暑·桐始结花 4 【现代篇】

  4

  “嗯,你说。”好很有耐心地等待下文。

  就像被班主任约谈的场景,无意间就营造出一种必须理亏的气氛,叶耷拉下脑袋。

  “就是……我不是去了黄泉吗,在那里我看到像走马灯一样的东西。”提到黄泉的时候,叶下意识地偷瞄好的表情,还好,不会再计较的样子。

  这件事也该翻篇了。

  “难受吗?”叶从洞窟出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精神,正在气头上的好也没有过问,再不济也是麻仓家的修炼之地,想来这一路也不是那么轻松。

  “不,不难受。”叶摆摆手,生怕好产生别的误会。

  总觉得这种问题都是陷阱,吃过的苦撇开不谈,要是再走漏风声,他的哥哥想必还会使出什么手段加深他的记忆,美名其曰学点教训。

  话又说回来……果然,这个人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却总会在意这样的细节。

  叶也时常默默做这样的事,所以会将好的关心和自己对外界的关心混为一谈。儿时那个口不对心,脾气不算好却很温柔的哥哥形象过于深刻,在叶心中,好还应该是那个温柔的兄长。

  时间没有凝固不动,人也不会一成不变,何况迈过人与非人的界限的存在。

  叶始终在自欺欺人。即使好是个温柔的人,他也早已和当初不同,他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将现世之人当做同类,哪怕曾经真的存在过对同族的温柔,如今也只会淡化成某种微妙的情绪。

  好仅剩的温柔,有非常直白的指向,从而形成了沉重又甜蜜的负担。

  所以接受这一切的被爱者也应该负起责任吧。

  “只是我发现我误会了一点东西……”叶将膝盖抱在胸前,这是人类最有安全感的姿势之一,可他不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才这样做,反倒是为了抑制。

  灼热的气息从胸腔窜上,燎烧得心口发疼,热度随着血管攀援而上,如果可以的话,叶真想用手扇扇风降降温,不过那太傻了。他不知道自己看上去什么样,所以不敢直视好。

  “是什么?”好不徐不疾的诱导,就像他早就识破之后的结局。一位深思熟虑的猎人,在猎取的那一刻往往最沉得住气。

  那些不断聚集的灼热快要炸裂开来,心跳声让耳膜震颤,再拖下去说不定会被听到吧……叶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它们化作一生仅有一次的勇气。

  叶的表情很认真,可以称得上肃穆。

  只是他被血气浸渍得红润的脸颊看上去就像待人攫取的果实,而双眼中的飞扬的神采也正喁喁私语,犹如夺取了世间万千光芒般绚烂。

  “我们之间,应该不只是亲情吧?”

  即使心中急切,叶的话却庄重缓慢,就像厚重的木门被缓缓关上,截断了所有后路,无路可退,沸腾的情愫在逐渐冷却下来,发泄之后是理智的回笼。

  叶对自己的贸然有些苦恼,却不后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的猜想和实际有出入,也不会对他们之间的关系造成多少影响,两人的羁绊早就超越了太多。

  他不怕好的否定,一点都不。

  未来的漫长岁月,他都将陪着这个人漫步在银色月光之中,已经足够了。  

  在幽深的黑暗房间中等待审判的人,迎接他的是轻飘飘的笑声,有些不合时宜,又让叶突然安心下来。

  那不是嗤笑,好没有嘲笑他不自量力,只是单纯觉得他的提问很有趣。

  这个问题很是耳熟。

  许久没有这样不带深意地笑,好没有掩饰嘴角残留的笑意,对叶说:“你想让我像对待干久他们那样对你吗?”

  叶摇头,如果那就是他对亲人的态度,绝对不要……

  “你之前已经问过一遍了,为什么还要怀疑呢?我只对你这样。”

  只对你,这世间只有你值得我这么去做。

  不是怀疑啦……叶哑巴吃黄连,也不知道现在解释说“之前太混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现在想想觉得应该重新来过”会不会起到反作用。不知者无罪这条特赦在好这里根本行不通,被当做话柄日后拿出来说道都算轻的了。

  “嗯……”因为整理思绪,所以叶先是拖长了音节。

  “嗯。”紧接着就是干脆的肯定。

  接着,叶地将纷杂的心思拼凑成一字一句,它们有着似曾相识的重量,不过这次他变成了施加的一方。

  “就算好的感情不是那样也没关系,我就想告诉你这个。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不会改变想法了,你知道的,我也很固执。”

  好,我不会再说“我也一样”这样模棱两可的话。

  虽然我可能晚了一步……也许是很多步,但是现在开始弥补应该还不算迟吧?

  仿佛吹开了漫天迷雾,日月星辰都同时出现在天空中,那是一道神奇的交界线,不知是夕阳还是黄昏,组成整个世界的鲜艳的色彩都倒入调色盘,你只是随便涂抹一下,就会有缤纷的光辉交错。

  你的身后是冷清的银月。

  对我而言,它明亮到眼泪都要夺眶而出。

  “叶,你的解释我听了,是你自己过来还是要我动手。”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