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6【现代篇】

  “连两只式神都管教不了。”这话是对玉绪说的。

  

  “真的很抱歉,叶大人,好大人……”玉绪羞愧难当,涨红了脸,声音低得犹如细蚊。

  

  “好……”对女孩子咄咄逼人不太好,不过叶也明白比起最早连人类性别都分不清楚的黑历史时期,好能有这么大的进步已经算天资聪慧了,不能强求,只好反过来安慰玉绪,“没关系,本来就不是你的错。比起这个,能先让我们进家门吗?”

  

  让玉绪专程从三瓶山赶回来,应该有解决结界问题的办法吧。

  

  波其和昆其是麻仓家交给玉绪的式神,就能力而言玉绪还不能完全掌控它们,不要说限制他们的行动,连玉绪自身也时常被这俩欺软怕硬的家伙骚扰。

  

  明明是山野精怪化作的精灵,怎么会这么下流呢?这个问题整个麻仓家都百思不得其解。

  

  “啊,我去拿过来!”玉绪扔下两只缩在一团抹眼泪的式神,朝里面的房间而去。

  

  不多时,手中捧着什么跑了回来。


  一来一回也不见玉绪喊累,和柔弱外表不符的是,身为修验道的实习生,玉绪不辞劳苦地攀爬过诸多山脉,这点劳累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

  

  玉绪手中有枚寒碜的树叶,和一串装饰——三颗尖爪串成的骨质项链。

  

  见过多次麻仓叶明使用附着在树叶上的小鬼,所以对交给好的树叶一点不奇怪,多半是老人亲手炮制的东西。倒是这串项链,叶总觉得有点印象,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把树叶放到口袋中,不用细看就能大致猜到这东西的用途,等叶将那串项链戴上,才慢悠悠地说:“以前老头子不让我们碰,这次倒是大方。”


  麻仓家的血亲间的相处模式很随性,用叶的说法是“放养”,无论哪个外人都会心生疑窦,好最初也有相同的感觉,不过渐渐也习惯了这种相处。舍得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给孙子,算得上一种证明。

  

  “呃,我们以前见过?”难怪觉得熟悉。

  

  “搬到别馆之前,我们去过麻仓家的祠堂。”


  两个小不点突发奇想的游戏,误打误撞进了深处的隔间,在他们伸出魔爪之前,被麻仓叶明发现并呵斥着赶了出去。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提的话叶肯定想不起来:“那么久的事你也记得,我之前看到网上有人说人很难记住三岁前的事,看来也不是这样。”


  还提到什么“婴儿期遗忘”和“自我参照效应”,太艰深的部分叶直接略过,不过当时是深以为然,甚至还想过幸好好离开的时候他已经跨过那道坎,否则真的把哥哥给忘了怎么得了。

  

  “我和你们不一样。”


  脱口而出的话,让一旁的玉绪流露出异样的表情,之前叶明大人嘱咐过的话,还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你们”极有可能代指了整个人类,不知道叶大人会怎么想……

  

  “啊!”叶好像想到了什么。

  

  “难道你连出生前的事都记得?”叶露出了夸张的表情,微微张着嘴,双目瞪得溜圆,十分惊愕。

  

  “你猜。”好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给出的是开放式结论。

  

  叶仿佛认定好记得,眼睛里闪着钦佩的光彩:“太帅了!”


  永远都会把别人在意的部分轻而易举一言带过的人,也只有这位叶大人了。

  

  “叶、叶大人……”在一旁的玉绪欲言又止,这两个人为什么会站在家门口聊这么久啊……

  

  “您们要不要先进来?”接替踌躇不定的玉绪,波其毕恭毕敬地问道。


  结果迎来的是好冷漠的眼神,吓得他“噫”了一声就躲到玉绪身后去了。

  

  按麻仓叶明的说法,只要有这串项链,上面的残存的灵力就会自动生成结界,这个法器已经有千年历史,也不知道是多强大的人才做的出这么厉害的东西。

  

  叶自然地松开牵着好的手,看到对方微微皱眉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开心,于是他掩饰好这份轻快的心情,踏入麻仓家。

  

  好怅然若失地看向走在前方的人,紧随其后。放在口袋中的树叶类似于一种访客认证,只要有它在,就不会被结界主动抵御。

  

---

说点题外话……

婴幼儿记忆的特点是快速、短时、深刻。至于绝大部分成年人不会记忆起2~3岁以前的记忆。

 弗洛伊德解释太迷, 所以大部分人无法接受。

婴儿期遗忘现象的原因主要是儿童情节记忆发展不完善,缺乏一定的、用以将个人经历组织成常规叙事结构的言语能力,这是其中一种比较靠谱的说法。

最近也有新的研究,不过究竟怎么样,还没有定论。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