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7【现代篇】

忘了提醒一下,有个5-6,还有个6,大家注意一下别给跳了哈……

---


  7

  

  “好久没吃过玉绪做的饭啦。”面对一大桌美食,叶大快朵颐,完全不顾及自身形象。

  

  为了给阔别已久的叶大人接风洗尘,玉绪牟足了劲,在归家的路上早早想好了菜色。

  

  旁边那位面色不善的来客还顶着麻仓家的家主的头衔,就冲这点,她也不敢怠慢。

  

  基于种种原因,玉绪的这顿饭做的十分丰盛,极大满足了叶的口腹之欲。

  

  “最近你们还好吗?”叶委婉开口,想从玉绪这里知道爷爷的动向。

  

  并非明知故问,就像叶只能记得大致的换代日期那样,他掌握的泰山府君相关信息仅止于表面。

  

  即使他曾经是麻仓家的家主,而泰山府君是家族供奉的主神,全身心放在Farside上的人,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还可以吧……不过叶明大人特别辛苦。”玉绪没有特意解释,在她的认知中,叶大人清楚换代后的必经事件可谓理所当然,所以真的将含蓄的询问理解为单纯的关心。

  

  两人的重点完全错开,在一旁默不作声进食的好放下筷子,不徐不疾地补充:“你们的‘送行’应该还没结束吧?”

  

  “送行?”叶咽下口里的饭菜,一脸迷茫。

  

  “叶大人不知道吗?”这次轮到玉绪迷惑不已。

  

  学院课程不会涉及针对性太强的知识,除去月背的事,学业上主攻占卜,家里的事务反倒没有用心学习。这么一看,他确实是个不称职的家主:“啊……真不好意思。”

  

  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轮回是个非常大的体系,泰山府君不过是其中一个分支,当这个分支换代之后,它座下分散的耳目都会重新回到冥府。新的泰山府君会建立自身的体系,新旧交替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好侃侃而谈,正是因为换代本身有许多工序,所以以五百年为限是非常合适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出现过百年不到的接替记录。


  轮回和泰山府君,充其量也不过是天地运行的一部分。就像使用机械,在更换操作系统之后,配置的软件也要进行更新,不然很可能出现不兼容的清理。

  

  “原来是这样……爷爷他们就在为这些‘耳目’送行?要去哪里?”既然是送行,就有个目的地。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关心。”其实好不过是临时抱佛脚,恶补过麻仓家的历史和泰山府君的相关记录,但叶的状况外大幅度超出想象,已经到扼腕的程度了。

  

  没记错的话,他的弟弟是以榜首的成绩从SHAMAN学院毕业的吧,也不知道那些排在他身后的通灵人看到叶这个德行会不会气急败坏,居然输给这么个不靠谱的人。

  

  “要将他们送返‘黄泉之穴’,要通过只有麻仓家知道的秘密入口。”玉绪只能解释到这里,接下去的活动区区一介实习生还没有资格知晓,叶明大人对详情只字不提。

  

  “黄泉?”这名字听上去一点都不友好,叶有些心惊。

  

  “以前是古代人的坟场,到现在也很容易吸引‘死亡’,麻仓家代代都负责维护那个入口不受侵扰,到了现代,上面也把这块划分给麻仓家负责。”这些内容好和叶明在邮件里确认过。系统和机构都不愿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接把皮球替给愿意分担这些的麻仓家,他们求之不得。

  

  玉绪坐如针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退出去,但好似乎一点不介意她听到这些秘辛,现在出去好像又会很奇怪,进退维谷之下,她选择硬着头皮听下去。


  波其和昆其坦然地坐在玉绪身后,它们是现场唯一经历过换代的生物,要不是那位鬼神般可怖的家主在场,现在就是它们大显身手的时刻。

  

  “原来还有这种地方吗……”叶端起味增汤,慢吞吞地喝起来。

  

  麻仓家的谜团真是一个接一个。


  放下碗,叶用摸了摸胸前的骨头,这个东西也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

  

  好已经结束用餐,看到叶的动作,莫名也被那串项链吸引,总觉得这东西上有不属于麻仓家的气息,于是伸手去碰:“我还是检查一下这串项链。”

  

  谁知,好碰到爪状的骨质的瞬间,灯光齐灭,一阵灰暗的气流猛得腾起,顿时汇聚成飓风状的气旋,直窜向屋顶,整座房屋都在战栗,发出咯吱咯吱的悲鸣。


  巨大的能量冲击得大家睁不开眼,刮得人皮肤生疼,这股浑浊之物压迫得他们透不过气。

  

  这股气息!

  

  好惊异不已,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月背的气息。

  

  “啊!!!”对面的玉绪已经惊叫出声,过于激动的起身打翻了面前的座卓。

  

  昆其和波其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遭了——

  

  好和叶都露出一副搞砸了的神情。

  

  麻仓家的结界最后还是没有保住,毁于一旦。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