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8【现代篇】

  8

  

  好从口袋里拿出已经粉身碎骨的树叶残骸,大致上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叶脖子上的东西,确实和月背有莫大关系,而且拥有相当强大的力量,当他接触到这个物件的时候,双方产生共鸣,膨胀的力量顷刻间破坏了麻仓家的结界。

  

  “啊、啊……”反应过来的玉绪惊到双腿发软,慢慢地滑坐在地,也顾不上刚刚打翻的东西,陷入极端混乱,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怎么办?”叶苦笑起来,这下非得被爷爷狠狠训斥一顿不可,拿出手机,在通讯录界面快速键入关键字,“先联系爷爷吧?”

  

  “嗯。”毕竟是麻仓叶明的家,他没有阻止叶的行动。

  

  然而从听筒里传出的女声宣告这个计划破产:“您所拨打的电话在信号无法接收的地方,或者处于没有接入电源的状态……”

  

  “不行,打不通。”之前爷爷挂断电话前就有噪音,按照常理来说不是真的没有信号或者电池用尽,在这个行业里,机器失灵大多是特殊磁场导致,所以不能对之后能接通报以期望。

  

  “玉绪,你那儿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爷爷吗?”要是爷爷预先猜到这个结果,可能会留下一点后备方案,叶非常乐观。

  

  玉绪还沉浸在震惊中没回过神,傻傻地摇头。

  

  “嗯……这就难办了……”现在要临时布下能护住麻仓家的结界无异于天方夜谭。


  他家的占地面积过大,挨个检查不同方位的辅助物,及时更替,这种程度的维护都只能每年进行一次,足以证明结界有多耗时耗力。个人能力再强也有限度,短时间内重置基本是痴人说梦。

  

  联系爷爷不是要问他如何重布结界,而是需要知道麻仓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布置几处小结界他还是办得到的。叶苦恼起来,要是不把这件事摆平,他们也没法安心离开,动身前往三瓶山,谁知道麻仓家还藏着哪些危险的东西。

  

  “不问问我吗?”好突然插话。

  

  “诶,有办法吗?”叶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没想到这个一年前还不知道智能手机怎么使用的人,居然有别的招。

  

  事实证明,沉浸在高科技,一味“迷信科学”也不是好事。

  

  “去年我从月背回来就和叶明联系过,你觉得我是怎么联系上他的?”

  

  难道不是翻我的手机吗?叶脑海里蹦出了最直白的做法,但好都这么说了,这个想法肯定不对。

  

  “该不是趁我不注意超速行驶吧……”叶还有心思开玩笑,要说那个时间段的话,好可是惯犯。


  这个猜测有几分道理,东京距离这里800公里有余,以好的速度,一晚去个来回也不算奇怪。

  

  “我说你啊……没有人会愿意大半夜站在老头子床头的。”有时候好会认为叶比他更没常识。

  

  这个方法理论上可行,遗憾的是放在现在来看,有着不确定的危险因素。

  

  用这个办法赶到麻仓叶明附近容易被时间、地点限制,将身形和阴影融为一体意味着他要抛弃人类的形态,即使这可以极大提升移动速度,却也让他处于不设防的状态下,目的地距离黄泉之穴过近,想也知道不是最优选择。

  

  这条路走不通。

  

  “小丫头。”好把六神无主的玉绪唤醒,面上有些不耐,会被这点场面吓住,只能说明修行不够,“你把房间收拾一下。”

  

  被好这么一叫,玉绪总算察觉到面前的狼藉。慌乱地点头,拾起一地餐具之后,磕磕碰碰地出门去找清扫工具去了。


  被油水浸透的榻榻米可能还要更换,她都做了些什么啊……就是这样才总被叶明大人当小孩。


  玉绪前脚一走,后脚两只式神也紧跟着出去,实在是不想待在如此低气压的环境之中,反正它们也帮不上忙,不如自己快活逍遥。


  搅局的人纷纷退场。

  

  “我的方法只对血缘接近的人有效,对接收方也有很高的要求,所以你不知道。”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刻意隐瞒,好破天荒地提前解释。

  

  亲人之间有类似心灵感应的现象,好所说的条件限定其实很好理解,在很多文化都存在必须亲人在场才能成功的术。

  

  最近兴起的量子通信,也曾经被著名物理学家当做不可能存在的“幽灵”,古代朴素唯物主义和现代科学似乎在逐渐靠近,不得不感慨这奇异的变迁。

  

  “开始吧。”既然麻仓家的结界已毁,好再也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一圈圈黑色雾气漾开,将他和叶围在其中。

  

---

这两天和熊都在摸鱼,全靠存稿度日……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