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11-12【现代篇】

  11

  

  非自然的联络方式耗费了过多的精力,好没有明说,眉宇间的疲惫却显而易见。在叶的提议下,他们早早回到叶曾经使用的房间铺好棉被,开始休息。

  

  这个房间也曾经是好的房间,那是他们搬去别馆前的事。在月背事件之后,叶再度被麻仓家接回来,住进这里。

  

  两床并列的被褥,叶记不清他们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枕着自己枕头,面对面,看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最后不敌睡意,发出微微的鼾声。

  

  再怎么强大,回到现世也会被躯壳束缚,为了恢复消耗,好睡得很沉。

  

  叶了无睡意,就时间而言还太早,生物钟逼着他盯着天花板发呆。

  

  和好在一起,他才是完整的,毋庸置疑。只是靠的太近,有的东西容易被模糊化,再怎么将对方当做自己的另一半血肉,这也不过是一种修辞,一种夸张。

  

  很庆幸,他比大多数人类都幸运,他不会孤单。

  

  不过……

  

  自降生而来,他就是麻仓叶。而面前的人,是麻仓好。

  

  叶坐起身,随意整理被睡乱的睡衣,尽量不惊扰睡梦中的人,蹑手蹑脚地走到檐廊下,靠着廊柱坐下。

  

  空中的星辰明灭不定,大概有一层如纱的薄云将它们遮蔽,深深浅浅的光亮不断转换。夜风中已经有了夏天的滋味,草木香里饱含湿气,不是多么清冽爽快,反倒有些闷沉。

  

  “叶。”声音有些低哑,透露出说话之人的疲乏。

  

  叶看向他,然后带上一丝笑意,在黯淡的月光下显得很是冷寂:“怎么不继续睡?”

  

  “睡不着。”因为你不在,所以睡不着。

  

  就像清晨会因为自己不在而惊醒的叶那样,一旦独自处在黑暗之中,好就会怀疑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他还只身一人在那个只有月光的鬼地方。

  

  “睡不着的话,就坐会儿吧。”知道好在逞强,叶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待在这里。

  

  夜晚的安宁对他来说是必须的,这样能让头脑清楚一点。白日的喧嚣会让人随波逐流,因此属于一个人的时间很重要,他可以保持客观和冷静。

  

  冥冥之中感受到叶的拒人之外,好有些头疼,偏偏肢体产生的疲劳让他无法深入思考,不然他会强硬地将叶拖出那个封闭的世界。

  

  好坐到叶身边,就这样陪着叶,一言不发地坐了很久。

  

  顺着叶的视线看过去,远处的石灯笼中有明灭的火光,虫蚁的低鸣起伏,这月夜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寂寥,反而很是热闹。

  

  犹如醇醪将人灌醉,时间暂停在微醺的月色中,渐渐地,他们看到的世界融为一体。

  

  心照不宣地,他们勾住彼此的手指,仿佛许下什么誓言。

  

  “回去睡吧。”

  

  “好。”

  

 

  12

  

  2018年5月6日。

  

  几经周折,一路换乘,他们坐上了沿海疾驰的山阴本线,这次旅途初步预计四小时就可以完成。

  

  如果没有波其和昆其的话,一行人甚至可以直接打车,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三瓶山附近。

  

  为了保证司机的人身安全,所有正规出租车都有反隐身装置。当然杜绝超载也是原因之一,安全jia驶至关重要。

  

  抛开最近的事,当做散步也不错。


  同行的人当中只有叶有这个闲情逸致,其他人都在近乎肃穆的氛围中,就算叶主动发起话题,玉绪和两只式神深有顾虑,草草回答一两句就作罢,最后只剩下好和他搭话。


  等轨道和国道9号线交汇之后,大海便豁然出现在眼前,疾驰的列车和宽阔的海面,是最棒的搭配,叶索性不再聊天,专心致志地看起窗外的风景。

  

  最后换乘一次三瓶线,再往后是徒步行走路线。

  

  即将抵达曾经的修炼场所,叶有说不出的感慨,和回麻仓家有截然不同的感觉。


  当他还在麻仓家的时候,就读于一般小学,所处普通人的世界,从认知到感触的不同,让叶很早就从中明白他和普通人的差距。许多通灵人都有这种体会,所以升学考试后大家纷纷选择通灵人相关院校,只能说是必然。


  

  叶不喜欢枯燥无味的修炼,但在也不得不承认,一到三瓶山就会卸下精神上的负担,这才是属于他们的世界。

  

  立夏之后,天气陡然奇怪起来,气温不升反降,阴雨和艳阳不断交错,远远地能看到三瓶山上空堆积的厚厚阴云。

  

  天气预报还说过未来几天会持续降温,阴晴不定——很能理解要用这个词去形容心情起伏不定的理由。



---

贴几个相关地点以及线路图


讲个笑话,我找敏感词的时间比修文的时间都长……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