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13【现代篇】

  13

  

  静坐在瀑布中的麻仓叶明睁开眼,几个小家伙终于来了。


  是时候更衣前往修验堂。

  

  “玉绪,辛苦你了,你先下去吧。”玉绪明白她需要回避,于是带着波其和昆其离开,叶明这才继续说,“《超·占事略决》带来了吗?”

  

  “在这里。”由于担心半路下雨,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叶背了个小包,里面装着用防水塑料布包裹起来的《超·占事略决》。

  

  叶明拿起书,上下检查了一下,才不痛不痒地说道:“还以为你肯定会把封印搞坏,能完完整整拿过来,还是值得表扬。”

  

  不过家里的结界就另说了。


  训也训过了,一时半会儿也修缮不了,叶明也没抓着这件事不放。

  

  “不希望出事的话,最好提前提醒一下。”好不太能理解这位老人的想法,都预先猜到这个可能,为什么不直截了当说出危险性。


  他之前可是亲眼见过叶那个粗糙的收纳。


  还有那串来路不明的项链……

  

  “哦,你说这个。”在两人的注视下,叶明轻易揭掉上面的符纸,“这个封印本来就是后来加上去的,没什么用。”


  可能最大的功效就是防潮防蛀。


  叶明捻着那张有些年头符纸,据说还是当年家中最擅长符法的人所写,最令人惊讶的是,只要朱字不褪,符咒的效果可以说接近永恒。


  就算功能听上去胡闹,但这份强劲的实力,不得不让人佩服。几代前的麻仓家对修炼很苛刻,但也因此出现了不少精英。

    

  回溯麻仓家的历史,不乏济济人才,所以麻仓家的传承绝不止术士那么简单,还有不少可供使用的法器。其中有一部分就算到了近现代也没有办法复制,连原理都只知其中一二,留下的记录会告知后代使用方式。


  古人的只言片语无法面面俱到,所以交给叶的那串项链,麻仓叶明事先并不清楚它可以造成那种后果。对好的指摘,他只理解了一半。

  

  “诶?!”叶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好用余光看了一眼叶,再三忍耐才没有说出肺腑之言——这么惊讶干什么,之前你也没把封印当回事吧。

  

  “《超·占事略决》本来封印了麻仓叶王的式神——前鬼和后鬼,不过早在上个世纪初20年代,封印就被解除,那两个式神现在木乃那里,最近正打算传给她的弟子。”

  

  “什么啊,白期待一场……”叶满脸写着失望,他以为能出现什么厉害的东西。


  故意忽略爷爷口中说的“木乃的弟子”,要是把前鬼后鬼都交给那个人,想想都可怕,还是先别想那么多比较好。

  

  “别唯恐天下不乱了。”自从见到叶明,叶的行为举止好像比平常还随便,好数落了一下弟弟之后,正色道,“叶戴的那串东西,难道也是麻仓叶王做的?”

  

  “如果记载无误,应该没错,叶王手下有众多式神,在平安时期叱咤风云,我们麻仓家也是从那个时候发际,这串项链和其中一只有关,具体情况不得而知,这东西有什么问题?”叶明不解,好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一定有重要的原因。


  至此,叶明都还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之前的通话他只从好和叶那里得知结界毁坏,没有将项链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

  

  “看来麻仓家也不知道这东西的底细。”好很不客气地指出麻仓家的无知,之前他还在想为什么叶明没有提醒,原来是根本就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意味了什么。

  

  “就是和它共鸣,你们家的结界才化为乌有。”斜了一眼被麻仓家当宝贝放起来的东西,好玩味起来,“我指的是,来自月背、Farside的力量,和它产生了共鸣。麻仓家千年供奉泰山府君,没想到背地里和月背也关系匪浅。”


  对麻仓家而言,使用这种力量,用“染指”来形容也十分恰当。看似纯白污垢的白纸,实际上早就染上了乌黑,还被一层层锦缎掩盖,瞒天过海连自己人都骗过去,这就很有意思了。

  

  “是吗,原来是这样……”麻仓叶明没有一脸心知肚明,却也没有受打击的模样。

  

  “麻仓叶王本来就是个传奇人物,拜他所赐,我们麻仓家利用阴阳之道成为了国家认可的占术师,并被给予官衔,打下根基得以发展。可是有一天,一切都变了,或许他在诸神之界窥见了什么,又或许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叶王突然说要消灭人类——麻仓家不可能坐视不理,于是付出巨大的牺牲后,麻仓家诛杀了叶王。”


  这是个亦正亦邪人物,他的才能被所有人公认,如果说为了和麻仓家以及当世其他阴阳师战斗,麻仓叶王借用其他力量实属正常。

  

  “居然有过这样的事。”叶听得津津有味,此情此景就差一桶爆米花。

  

  外界大多数人只知道麻仓叶王如何厉害,生卒年皆不详,看样子是麻仓家故意把这些污点压下来,混淆视听。

  

  这位麻仓家的先祖大人的一生,比想象中还要波澜壮阔得多啊。

  

  “不过为什么还要给好取这个名字?”就算写法不同,但这个读音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既然麻仓家对叶王的生平褒贬不一,何必这么做?叶之前还单纯以为这是为了致敬先祖,可联系刚刚听到的故事,这完全说不通。

  

  “《超·占事略决》里,除了五行阴阳的理论,还有一部分记录了麻仓家必须遵守的家训,里面不乏有奇怪的条例,其中有一项就是,凡是诞下双子,都要为他们取名‘麻仓叶王’和‘麻仓叶’,为了和历史上的叶王做区分,所以选择避讳,用其他文字代替。”

  

  “我们的名字居然是这么来的吗!”叶已经不知道这是最近的第几次受到惊吓了,他觉得自己这个前任麻仓家家主根本就个摆设。

  

  不过转念一想,也想通了。


  年纪小的时候爷爷肯定没法告诉他这些,等年纪大一些之后他又在主动疏远麻仓家,爷爷就算有心,也没有机会告诉他这些。

  

  “也就是说,还有别的双胞胎叫麻仓好和麻仓叶了?”都是双子还有相同的名字,会让人升起奇怪的亲近感。

  

  “当然有,我的父亲那代就有一对这样双子。”叶明再也忍不住了,“叶你能抓好重点吗?”

  

  “嘿嘿……”叶用招牌式的笑敷衍过去。

  

  麻仓叶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

顺便贴一点点补充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