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14【现代篇】

  14

  

  麻仓修验堂傍山而筑,处于山腹之中,修行之人又忌浮躁,所以这里没有电缆,完全依赖原始设备。

  

  白天修验堂依旧十分昏暗,蜡烛即将燃尽,烛台上的蜡油融为一滩,烛焰却在临近终末高涨起来。叶明的几只小鬼飘然靠近,开始熟练地更换。

  

  “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叶明问两人。

  

  转过头和好的视线相对,两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叶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爷爷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回出云啊?”

  

  之前他们还讨论过怀疑麻仓家什么的,不知道被老人洞悉到什么地步,总觉得有点尴尬。

  

  “不然你以为那么凑巧?别忘了你擅长的也是整个麻仓家擅长的。”麻仓家的占卜之术代代积累,被运用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叶明也是卜算到他家的两个小鬼打算回家,才主动发出邮件。

  

  之前也是叶明不让他们回家,要是不主动让步,怕是要等到临近最后的日子,好才肯过来询问。作为长辈,还是要给后辈留一线。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泰山府君会在这个时候换代。事到临头,计划居然被全盘打乱。

  

  天地的运行方法不是普通人可以知晓的,卜算任何事物都需要付出一定代价,麻仓家和许多流派一样通过供奉来平衡。既然有供奉,就有规则,占卜亦有自身极限,企图窥探神明换代这类被归为天机的事件为大忌,凡人需知量力而为。


  在不可知的前提下,这次的换代让世界方寸大乱。

  

  既然爷爷都这么说,叶不打算客气,自家人有什么好客气的:“那我能问问‘送行’吗?”


  语气上还是要显得客气一些才行,已经有不留情面的好在了,叶还不想真惹爷爷生气。

  

  “你是想问‘黄泉之穴’还是想问‘送行’的队列?”叶明敲了敲烟杆,将灰烬倒出,马上就有小鬼帮他填充烟叶,然后点着。

  

  “都有。”老实地招了。

  

  好对这两件事都没有太大兴趣,不过听听也不错,万一有什么线索。

  

  “‘黄泉之穴’的事只能告诉历任家主,你就别想了,好,你也别告诉他。”叶明瞥了一眼孙子里看上去靠谱的那个,有的事告诉叶可没有好处,这小子就知道乱来。

  

  好会意,不动声色地点头。

  

  “欸……你们这样太过分了吧,就算不是家主,也是家主的式神啊,有什么关系。”叶耷拉下脸来,很没有精神的样子。

  

  谁料叶明完全不吃他这套:“之前干什么去了。”

  

  言下之意,从前叶挂着家主的名想了解的话,叶明肯定知无不言,现在嘛,过时不候。

  

  叶哼哼唧唧闹了会儿别扭之后,又重新摆好心态:“那‘送行’总该没问题了吧?”

  

  他们马上就要亲眼目睹一次送行,提前剧透一下应该无伤大雅。

  

  “它们已经开始在三瓶山山脚下集合,等时机成熟就需要我们引领到黄泉之穴去。”这些生灵由各种各样的生物构成,脚程不一,从开始到结束,会耗费不少时间。

  

  “都到三瓶山了还会迷路啊?”

  

  “……”叶明是真的想给叶来一颗爆栗,试试看敲打能不能让他脑子开窍,“黄泉之穴是不对外开放的禁地,麻仓家负责它的启用和关闭,避免预计外的生物进去。它也被叫做‘巫者之窟’,以前通灵人可以进入其中修炼,但是近代已经没人会用这么要命的办法,普通人进去也是死路一条,经过协商,一致同意将这里封闭。黄泉之穴的真实所在被抹去,没有麻仓家经手是绝对找不到的,现在的三瓶山不过是为了便于它们汇合的预制坐标。”

  

  感觉到来自爷爷的威胁之后,叶收敛起原本弓着背散盘着腿的懒散姿势,做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不过就是这样,他也没有正经到选择正坐,因为那个真的太累了,等会儿起来肯定会脚麻。

  

  麻仓叶明看叶还算孺子可教,接着娓娓道来:“类似黄泉之穴的地方还有不少,神的使者们都会奔赴就近的地点,你奶奶在的恐山也是日本有名的灵场之一,那边可能比这里还忙,所以你最近安分点,别到处乱跑。”

  

  对此好也有相同看法,所以一老一少都看着家中最小的叶,等待他做出保证。

  

  “我想去看看它们,可以么?”

  

  叶避开保证,提出了一个请求,或者说要求。

  

  至少在好看来,如果不达成叶这个请求,就意味着他打算到处乱跑。

  

  “叶,你真的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叶不适时宜的话让好感到他其实是在巧妙的威胁,不禁加重语气。

  

  知道呀。叶脸上的表情一派轻松,却透露出他非常了解当下局面,他是认真的。

  

  “没事,这个问题不大,说是泰山府君的耳目,但前任泰山府君已逝,它们没有任何威胁。”看到这两兄弟意见相左,叶明有点稀奇,但现在不是他们吵架的时候,于是他越过好那层直接下了决断,“你可以去看它们,但是必须跟着我去,不许单独行动。”

  

  “我也去。”好想也没想。

  

  叶倒是一脸无所谓。

  

  叶明却发出了异议:“不行,你的力量对它们来说就像剧毒,你要是靠近,这次送行会出大问题。”


  如果是最后的送行队列,届时泰山府君一脉的力量会达到巅峰,好可以选择从旁跟随,但现在散沙一样的生灵们,或许会因为惧怕好而不肯接近。

  

  “如果你是因为之前的委托才打算去看它们,要我提醒你吗,仙台的东西不可能到出云来。”好一针见血地挑明叶的企图。

  

  “我也不是真的觉得它在,只是不去看看的话,会觉得遗憾。”和泰山府君的关系说不上熟稔,短短的对话中他只知道对方是个有点小孩子脾气,有点话唠,又有点寂寞的……某种存在。

  

  已有的知识告诉他,泰山府君恐怕并不是真的拥有人格,无数的理论都证明他那异想天开的想法是谬误,但还是有点放不下。

  

  一见如故。而这位陌生的故人突然被宣告死亡。


  好还要说点什么,却被叶拦住话头。

  

  “没关系的,有爷爷在。”

  

  “随便你吧。”


  再聊下去也不会有转机,好也有自知之明,他和叶的固执如出一辙。

  

  “抱歉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好目光复杂地看着叶。

  

  他不想叶总是道歉,但又不愿意叶涉险。

  

  “哎……”叶明抽了一口烟,烟草味散开,烟气缓缓盘旋散开。

  

---

照理贴一下补充



后面悄悄加一句,昨天的评论,其实是故意不回的诶嘿嘿,想等着以后的剧情出来了回复φ(>ω<*)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