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16-17【现代篇】

  16

  

  即使进入夏季,土壤中还是有不少落叶,最后一批抽出的绿芽将去年的枯叶挤落,无可奈何坠下枝头,颓丧地附在泥土中。

  

  走到山脚附近,路线就从人工修筑的道路上偏移,他们进入的是普通游客无法深入的地方。

  

  踏出的每一步,都能听到咔吱咔吱的碎裂声,那些破碎的枝叶会化作泥土,会成为来年的养分。

  

  “叶,我你应该知道出云一带都和大国主有关系,就算你进入黄泉之穴,也可能见不到你想要找的对象。”叶明摇摇头,通往地狱的大门何其多,至今人们都无法确切地说出它们的关联。


  出云大社即为大国主而建,每月十月全国的“神无月”,单单对出云而言是“神在月”,所有的神明都会集聚一堂,这位神的地位可想而知。而祂管理的,恰好也是幽冥地府。

  

  “爷爷你到底以为我要干什么啊……”叶稍微有点苦恼,“我又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我和好已经约好了的。”

  

  还不够危险吗?叶明没有说话。

  

  周围的风景有了明显变化,这一带被称为鸟地狱,由于火山的活动,时常会从地下喷发出二氧化碳与瓦斯等气体,随处可见昆虫与小型动物的尸体。

  

  看爷爷没搭话,叶只好对自己的计划稍作补充:“我是想去问一点事而已……”

  

  总不能指望他直接去怼黄泉的首领吧?

  

  “你知道知道轻重就好。”孩子大了,他这种老人也管不了了。叶明不打算插手太过,当初叶执意要把好找回来的时候,他也选择尊重叶的意思。

  



  17

  

  “还以为你说看看它们只是个幌子,没想到真的要去,雏燕的事我从好那里听说了,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吗?”叶明最初以为顺着叶的意思制造一个两人单独对话的契机就够了,没想到叶真的要去坐标之地。

  

  一过鸟地狱,叶明就没有再带路,反而是叶始终走在前方,而且他所走的方位完全正确。

  

  要不是再三确定除了自己之外没人清楚“坐标”的准确位置,这种特殊处理过的地点,就算占卜也无济于事。不说占卜之人的能力必须在麻仓叶明之上,而且他们还一早就散播了虚假的信息,真实的地点被笼罩在层层疑云之中,就算是叶和好联手,也不见得办得到。

  

  听到叶明这么说,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眼中是没有虚假的疑惑:“呃,难道爷爷听不到吗?”

  

  叶指着前方,他们已经穿出密林,来到一块相对开阔的平地。

  

  那里聚集着各式各样的生物,常见的,不常见的,有的甚至处于食物链两端,但它们都对其它生物熟视无睹,各自或休憩或嬉戏。

  

  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斑驳的光点,照耀在它们身上,雪白的毛色与外壳反射了这些光亮,就像氤氲中团团光晕,画出一道独特的圣域,无人可侵。

  

  麻仓叶明不明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听到什么。

  

  正当他思索,那些生物竟然一齐骚动起来,纷纷盯着两位闯入的不速之客。

  

  这样的景象十分不寻常,这些生物应该对外界毫无反应,老老实实地等待队列出行。为了以防万一,叶明将手背在身后,一旦对方有异常举动,他就会召唤出上百只小鬼,使用得意的招式“百式神”。

  

  然而和叶明所想不同,生物们的目光汇聚在叶身上,完全没有搭理叶明。

  

  有只白鹿嗒嗒地甩着蹄子走到叶跟前,抖抖耳朵,叶挠了挠它的下巴,白鹿微微仰起脖子,好让自己享受得更尽兴。

  

  “不是我要来,而是它们一直都在叫我的名字啊。”叶手上的动作不停,周围陆陆续续又围过来许多生物。

  

  “是叶。”

  

  “叶来啦!”

  

  “哇,真的呢。”

  

  “终于见到叶啦。”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根本分不清每句话从哪里传来。

  

  一直雪白的山兔蹦蹦跳跳地靠近叶,然后在他脚边停了下来,口中衔着叶的裤脚,津津有味地啃着。

  

  叶弯下腰将它抱在怀里:“不可以啃哦。”

  

  然后他就抱着这只肥硕的山兔,对处于瞠目结舌状态的叶明说道:“嗯……就是这么回事。”


  远在三瓶线上,叶就听与他擦肩而过的某种生物的呼唤,不过当时他当机立断假装没有听到,才没有引来其他人的好奇,上山途中,更是时不时就听到自不同的生物的嘈杂声音。


  现在能过来亲眼见证,多亏了爷爷的许可。

  

  “……”叶明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这场景太匪夷所思。他切身体会到泰山府君和叶之间有某种特殊的联结,也开始理解叶的突发奇想,实际是事出有因。

  

  “爷爷,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一看到叶的表情,麻仓叶明预测自己是要头疼了。

---

三瓶线的事在立夏·12,当时看上去是写了一整段的废话_(:зゝ∠)_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