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19【现代篇】

  19

  

  送行的队列即将启程,日落之后就要开始移动,然后一路向北而去,在天明之前,他们就可以抵达黄泉之穴。

  

  夕阳渐斜,血红色的光晖洒落在这篇土地上,湖泊的粼粼波光也泛起不详的赤色。

  

  “差不多了。”正襟危坐的麻仓叶明从软垫上起身,修验堂中的蜡烛跳跃着,将他的影子拉扯到忽近忽远。

  

  率先从阶梯上踏下,好与叶紧随其后。

  

  “一路走好。”玉绪恭敬地鞠躬,为众人送行。

  

  看着他们的身影逐渐远去,她不安地看向一侧,咬着嘴唇,却没法多说一个字。

  

  即使之前好无法靠近队列,但最后的送行是例外,无论他如何接近这些生灵,决心回归黄泉的生物都不会再有丝毫动摇。

  

  三人抵达三瓶山脚下的时候,所有的动物都在同一时间骚动起来,它们不再亲昵地靠近叶,而是统一地起身,身体娇小与行动缓慢的生物被体型更大的动物驮起,日行性的动物也打起精神,蓄势待发。

  

  手持祓串,叶明走在队列最前方,口中念念有词,将前方的污浊之气劈开,开出一条通道供使者们有序前行。

  

  好与叶陪伴在叶明身侧,这样的场合下无人多话。

  

  只有风过枝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回过头,凝神望着树上一晃而过的身影,就像出现的错觉一般,树林安静得可怕,余下古老的咒语在吟唱。

  

  傍晚开始,他们都会在群山之中穿梭,凌晨左右横穿城市,最后抵达海岸线,那里坐落着传说中的黄泉之穴。

  

  行进的速度非常均匀,几乎和预计的分毫不差,走出三瓶山的范围之后,海拔一路下降,已经可以看到远处城市的灯光将天穹照亮。

  

  他们一晚要行进超过40公里,最近的叶都是那副懒散模样,好十分怀疑他是否有足够的体力,于是开口问。

  

  “累吗?”

  

  “不累。”叶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已至耄耋的爷爷都没有叫苦,才走这点路程,他怎么可能觉得劳累。叶想到心理学上有个“近因效果”的名词,大概意识就是说,人类识记事物的时候,最末尾的记忆会优于之前。

  

  也就是说,好对他的印象完全停留在最近这段日子,过去勤奋的一面则已经被淡忘。看来他的好吃懒做已经深入人心了,叶一点不害臊,还觉得十分有趣。

  

  “这点路就叫苦叫累的话,就该再去青森县去锻炼锻炼。”叶明已经停止吟诵,祓词不需要从头至尾接连不断地进行,某些地方太过污浊,或需要穿越特殊屏障之时,才需要他来处理。

  

  饶了我吧……一听到这个叶就打了个哆嗦,某个假期被爷爷狠心丢到青森县去,叶不止一次认为自己命不久矣。

  

  “爷爷你看,我这不是很精神吗?”昂首挺胸以证明自己的真的没有退步,就算他有点疏于锻炼。

  

  那可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要说的话,叶很怀疑巫者之窟的试炼难度都没有那个地方大。


  那是化为现实的炼狱!

  

  在假想的恐吓下,叶悄悄和叶明拉开了距离。

  

  好跟着叶的步调减缓速度,不敢在和叶明继续聊刚才的话题,叶向好搭话:“原来爷爷的祓禊对你不会有影响啊……”

  

  最近总和泰山府君发生冲突,好这么平静地跟了一路,叶反而有点不习惯。不是真想出什么意外,警惕了一路结果没有半点涟漪,总有落空的感觉。

  

  “想什么呢,要是这种东西都有用,委托现场我不是也不能去了?”

  

  “也是哦……”看来是自己短路了,没有意外发生反而让人意外,叶也不知道这个心情要怎么形容。

  

  “就像你脖子上的项链,可以在麻仓家的结界里相安无事上千年。之前你不也说过这些不一定相互排斥,而是可以互推互化吗?”

  

  当初说这番话纯属照本宣科,临场安慰好,没想到好把这句话记在了心上。


  叶点了点头,好能认同这些已经是莫大的进步。


  “好。”叶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原本两人的话题就在继续,不知道叶叫他的名字,是想强调什么事。

  

  “以前我们不是有过约定,不再互相隐瞒。”叶偏头看向好的侧脸,“你做到了吗?”

  

  叶说这些的时候,始终保持非常平稳的语调,虽然内容听上去很刺耳,但熟悉这个人个性的话,就能明白他在单纯地发问。

  

  “如果我说做到了,那就是在骗你。”好不动声色地承认。

  

  叶没有意外,隐瞒这件事,可大可小。

  

  在旅馆的时候,好故意不告诉他结界可以变化的事可以算作隐瞒,偷偷和爷爷联系的事也可以算作隐瞒。


  本来一个人就做不到完全的坦诚,人是需要隐私的。

  

  “但是你不会骗我,这就够了。”叶的回应十分大度。看上去是底线的标准,人类却常常办不到,就像不被对方发现就不算失约一样,人们总心存侥幸。


  然而这件事是相互的。

  

  “我也会对你有所隐瞒,毕竟我们都会主观地为对方着想,不是吗?”作为双子,他们有多大的区别,任何一个见过他们的人都心知肚明。

  

  不过,他们又是何其相似。

  

  听到叶说这句话,好的表情算不上好看。但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叶说的没错,他们都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思考,被动不是他们的性格,哪怕是看似随波逐流的叶,当他下定决心,也有惊人的行动力。

  

  思维上的冲突必然存在。

  

  “我保证,我不会对你撒谎。”叶郑重地说到。

  

  不及好做出反应,叶继续说着:“我会陪着你的,别担心。”

  

  “嗯,我也是。”说出这话的动机不是单纯的回应,而是他的本心。


---

巨巨:“嗯,我也是。“=不择手段!


lofter的文字模式下,图片好像没法开原大小,不过网页版可以拖到新标签页开原图,应该能看清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