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1【现代篇】

  1

  

  “叶,你在害怕吗?”


  怀中的山兔窝在叶的怀抱里,蹭了蹭他的衣服。


  叶和山兔缀着队伍的尾巴,朝向未知的黑暗走去,完全无法度量这条路延伸到什么地方,他们到底走了多久,又还要走多久。


  “是啊,我很害怕。”叶抚摸山兔的头,柔软的皮和些微温度给他带来一丝安慰,至少还不像爷爷说的修炼那样,最后连五感都混淆,他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是的,还活着。


  “叶是害怕死亡吗?但是死亡不是那么可怕的东西哦?”山兔不太理解这样的恐惧,诞生就注定的消亡,为什么需要恐惧?它的同族也惧怕死亡,但它更多的是惧怕痛苦。


  “你说得没错,正因为生命的有限,才能够体会喜怒哀乐,要战胜‘死亡’,从最初就等同于死亡。”因此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之物另有其他,“不过我只是怕自己打破约定。”


  人们并不是为了赴死而活,是为了活着而活。


  山兔不解地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扫过叶的手心,不知何时周围已经逐渐弥漫起雾气,奶白色的水雾铺散开,视野却没有因此变得更差,有光线从前方投来,他们所处的环境开始变得明亮。


  “是很重要的约定吗?”


  队列被雾气隔开,叶和山兔都没有惊慌失措,这里的气氛如此柔和,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忧虑。


  “要说约定很重要,不如说是和重要的人做出了约定吧,我不想让他失望。我说过要一直陪着他,很早之前就说过。”走在前方的动物已经看不真切,叶索性不去追逐,怡然自得地漫步在白雾中。


  “那不跟着我们来不就可以了吗?”山兔不懂人类的自相矛盾,它的小脑袋瓜里也没有“一直”的概念。


  人类为什么要一直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呢,它们山兔就很无所谓,这种深奥的话题它从来没考虑过。


  果然,就算被赐予人格,但这小动物骨子里还是有自身的特性。也不知道神明——被赋予人格的神明,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漫不经心地回答山兔的问题:“没办法,为了以后的日子都可以悠哉一点,我必须到这里来。”


  看来山兔对Farside的事完全不知情,类似的情报大概也要分阶级,也不知道这次的试探会不会顺利。


  雾气突然逃也似的散去,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长长的阶梯的尽头。


  古典风韵的房门甚至称得上简陋,两旁的断壁残垣则是萧瑟破败。


  “地狱……门?”门匾上汉字直白到令人咋舌,“原来这里就是地狱啊,看上去很普通呢……”


  不如说和想象中太过相近,让他有点失望。


  “这里就是地狱,不过在不同的人眼里会看到不同的景象。”


  不愧是神的使者,在某些人性化对话上显得很吃力,但这方面果然还是比人类知道的更多。


  “那在你的眼中是什么样子的?”要进入地狱还是让人开始不安,叶试图用对话转移注意力。


  “就是一片草丛啊,快走吧,没问题的。”和故乡的草地有相似的气息,山兔显得跃跃欲试,几乎要从叶的怀中挣脱。


  这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伫立在面前的大门,叶首度怀疑,却还是推开了那扇通向地狱的大门。


---

你们不要被某个熊带节奏啊,他基本在说隔壁的梗很虐,不是这个,大家冷静一点,同时也警惕隔壁熊要放的大招……

专门提前放这段让大家感受一下实际气氛,还是很和缓的,没有突然爆炸!!

真想让你们爆炸我就会直接砍了立夏17那段和爷爷说要走的,然后之后再倒叙,你们就会看到叶子突然溜了,八才炸了,那才叫真·爆炸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