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2【现代篇】

       2


  语言本身就寄宿着力量。


  言灵,则是这种力量的最高体现。


  咒源自对神或灵的祈愿,借用他人的力量来实现己愿,无论愿望是善是恶,只要能够借助相呼应的能量,就可以达成目的,因此大多和供奉、仪式、祝词脱不了干系。


  而好所使用的言灵,却可以完全脱离旁物的协助,将所述之言变为现实。自然,言语的力量鲜少作用在物体上,但对活物来说,依旧拥有不可小觑的强大影响力。


  如果刚才麻仓叶明没有及时用百式神制作出结界阻挡,仅凭好的一句话,就可以扭转叶的意志,强迫他远离黄泉之穴。


  没想到上百只小鬼堪堪抵挡住好的一句话……说抵挡住恐怕都是往他脸上贴金,势均力敌的抗衡,只维持了一刹那。


  叶明的额头上滑下冷汗,没想到好会棘手到这个地步。


  “麻仓叶明,不要让我说第二次。”好眯缝起眼睛,叶也许还没有太过深入黄泉,还有挽回的机会,“让开。”


  当他再度出口,不会再是普通的言语,而是用强悍的实力去除免得阻碍。


  叶明深知隐藏在表面下的威胁,不敢懈怠,始终保持着防御态势:“就算你现在追上去也没有意义,队列行走的路线是特殊的,这里属于神域,你的情况你自己最清楚。”


  依照好的情况,踏入黄泉之穴是不可能真的走向地狱,如果像普通人那样进入试炼的线路还算好,怕只怕,牵一发而动全身,弄出别的乱子。


  “闭嘴。”抛出冰冷的一句话,让人如坠冰窟。


  叶明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


  是他大意了,看似随意,好确确实实在那句“闭嘴”中参杂了言灵的效果,叶明的结界没能提前一步布下,以至于一下着了道。比起当年因为无法控制言灵而无差别攻击,可能随心所欲控制言灵力量的好,着实可怕。


  “住手吧,好。”


  洞穴之外传来男人的声音,阔别多年,男人的嗓音显得沧桑不已。


  “你真的不能理解叶的行为吗?”男人撑着的小船慢慢靠近,很快在洞穴前露出面容。


  不知归期的分别,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但却是好第一次体会到被留下来的人的心情。


  理解?


  他怎么会不理解。


  如果两人互换,他也会做出相同的事,更何况……叶在路途中和他说的那番话,已经足够引起好的警觉。


  那些话的含义,叶的意图。


  是的,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他是那么了解叶。


  但他就是不能接受。


  看到叶头也不回地离开,那一刻他已经无心克制,并不是要克制全力一击,而是无法遏抑情绪的爆发。

  

  这个男人一路一声不响地跟着,又在关键时候登场,说出最能让他动摇的话,他都想表扬一下麻仓家的深谋远虑了。好勾起一抹没什么感情的笑容,对男人说:“干久,好久不见,还以为你不打算出来了呢。”


  带着面具的干久稳稳站在船上,没有正面应对好的挑衅:“这些日子你为叶做出了很多牺牲,他何尝又不是为你做出了很多妥协,你应该相信你的弟弟。要是你一意孤行再被Farside带走,叶会变得孤立无援,这样真的好么?”


  越是站在远处,越能看清两人之间的纠葛,迷惘的永远都只有当局者。


  麻仓家并不确定好被带去月背和言灵之间的因果,但一定和好本身的强大有莫大联系,根据叶的情报,可以考虑月背负责收容“超出现世承受范围的怪异”,好使用的力量一旦跨过某个临界值,就会被“规则”强制排斥。


  回归现世的好,虽然不再称得上人类,却也始终没有动用过超出纲维的能力,恐怕就是防范这点。


  好尖锐的气焰稍作缓和,沉默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冷静下来的话,就先回麻仓家等叶吧,就算是修炼也至少需要七天七夜,出口也不在这里。”

  

  不再执意追着叶去黄泉之穴,缓兵之策也好,他们的劝说起了一定作用。


  木已成舟,麻仓好同意了扮演着父亲角色的人的提议。


  叶明也终于摆脱了言灵的限制,揉着额角:“还有很多事,叶交代说要告诉你。”


  一言成谶,这两个小混蛋真够让他头疼。


---

之前虾球说他还会自己搜资料,心想不如我来整理好了,更方便快捷

所以最近一直都有大量的资料,但是除了特别提到的,很多资料看不看都不影响哈,单纯贴着补充一下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