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MERRY XMAS

1

 

为什么和耶稣完全没有关系的国度,却在年复一年地庆祝着圣诞节呢?

 

明明就很奇怪对吧。

 

橱窗用或红或绿的色彩装饰着,似乎只有这个时候才完全不畏惧夜晚的寒冷,平常选择呆在温暖地方的人都纷纷走上了街头。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或许还是会继续躲在自家屋檐下吧,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的,全是成双入对的情侣,这个时候还一个人晃悠,未免也太悲惨了。

 

抱歉啊。不由得道歉起来,也不知道是对谁,大概是觉得这样孤零零的自己显得有些煞风景。想要远离人群,等反应过来已经快贴着墙面在前进了,转头,呼吸让冰冷的玻璃起雾,隐约看得到自己被冻的发红的鼻尖,麻仓叶把脸往围巾里面埋得更深了。

 

Merry Chirstmas.

 

这句话还是想对某人说。

 

2

 

之前吵吵嚷嚷的房间突然变得冷清,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的。冷寂到会让人忘却,把回忆中的一切当做错觉或者一场梦。

 

不是在盲目地等待,在约定被打破的瞬间,等待什么的就不存在了吧,只要等到那个时候就好。答应了的事就要办到,是习惯和顽固,不管兜兜转转多远,最后都会回到这里来。

 

脱下外套,打开冰箱,找点什么东西吃下去,会让身体暖起来的样子。上层冻着的玻璃瓶会不会因为太冷了而破裂,叶认真地烦恼着。

 

窗外开始下起了雪,暗自庆幸早归一步。

 

好累。无端地抱怨了起来。

 

3

 

“始作俑者。”不带太多的感情色彩,叶却是笑着在说。

 

“那又怎样?”麻仓好从来就没把这种指控放在眼里,理智地用不屑的态度面对往常都会不屑的言语。不会因为外在就去改变应对方式,他自认为这是对的。

 

是的,他是对的。即便紧接着对方说出:“你会后悔的。”这样的话,他也是对的。

 

即便到了最后他后悔了,他也是对的。

 

4

 

“等我回来。”

 

“……”叶不知道应该怎么应答,只是愣愣地看着,机械地点头。

 

“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啧,真不像你。”好不懂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都说好了会回来,除此之外还要他承诺什么呢?

 

满怀疑问的人终于还是怀揣疑问地离开了,没有去问清的余裕。

 

5

 

可是你根本就没有离开啊。

 

叶嘴里叼着吸管,喝着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不合口味的灌装饮料,在冰箱搜索半天的结果就是冒着大雪又出了一次门,往投币口塞了几个硬币。抱着不喜欢却温暖的铁罐,听着人们对这突如其来的雪感慨千万。

 

约定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对吧?

 

他也可以凭自己的意愿去做了对吧?

 

先打破约定的是你啊,好。

 

6

 

“……”

 

“不是我的错……大概。”总的来说还是有些心虚,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可以撒谎是自己手滑什么的吗?看着地上一地的玻璃碎片,思量着要是用‘找饮料结果弄错,然后在不可抗力之下弄坏了瓶子’这种蹩脚的谎言当做借口,会不会很难收场。

 

“那还能是我的错吗,叶。”好对叶的贸然举动做出结论。约定的‘保质期’应该还有一天。

 

“欢迎回来。”叶目不转睛地看着好,岔开了话题。从来没有觉得好有离开过,没有离开,然而也不在他身边,说这句话也并非不合时宜。

 

好叹气,没有马上戳破叶的诡计:“我回来了。”

 

7

 

都是你的错。就算叶想毫不留情地指认,最后也没有说出这样任性的话。

 

约定到底什么时候失效的,说实话他也不太记得了,只是那天之后,叶就再没有撕下一张日历,那么日历上的圣诞节到底是几年前的东西呢?这是个很快就会被揭穿的秘密,就算知道纸包不住火,本人也是绝对不会回答的。

 

算不上强词夺理,至少他的时间是真的没有再流逝过,欺骗着自己,原地踏步。不过却不是不幸的。

 

“既然我出来了,那个东西也逃出来了。”不用深思也知道这是责备,为了打击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的叶。

 

“船到桥头自然直。”预料之中的回答,叶托腮,上下看着好:“你要不要去洗澡?上次冰箱冻坏了点吃的,所以……”要是把这句话说完,对面的人肯定会暴躁如雷的吧,这有损一世英名的事。

 

果然,好的表情变得不太好看,步伐矫健地走向了浴室。

 

8

 

Merry X’mas.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