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It's

 

 1

这是个愉快的茶会。

你和我。

起舞吧。

 

“说好的,不准手下留情。”少年轻抚剑尖,还不够,还不够锋利。

视线都聚集在他们身上,这是一场特殊的斗争,鲜血会溅在打磨光洁的地板上,人们为死亡的倒计时欢呼着。

为了胜利,为了杀戮的喝彩是多么悦耳。

“叶,这是约定,不用你重复。”不满对手的提示,另一名少年在对面露出不快的模样。

这艘船装载了满满的恶意与杀意,它们此刻都集中在场地中间的两名少年身上,无形地翻涌腾起,笼罩在所有人心头,形成无法驱散的狂气。

“那就好,不过死的不会是我,好。”仿佛在背诵一成不变的台词,叶没有带入任何感情,他的笑容被观众们理解为志在必得,掀起了又一阵疯狂的呼喊。

“有趣,我倒是觉得我的剑会先一步穿透你的身体。”整装待发。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猩红染透围栏之后的世界,而他们则是着了一袭纤尘不染的华袍,优雅地品酒。漠然地睥睨败者,和邻座的贵妇人低声交谈,高高在上地给予胜者褒奖。

少年们相视一笑。

 

2

这是面镜子。

左右相反。

里外相反。

 

“哈哈……”

“你在笑什么?!不准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在听到这声笑的时候,没来由地发怵。

少年趴在地上,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刺破黑夜匍匐在小巷墙脚沉重的雾霾,如同老旧的收音机发出的噪音,让人焦虑。

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粗鲁的动作甚至将一些头发连根拔起,少年没有呼痛。肿胀的脸上流着血,和地面的泥浆混在一块,好不狼狈。

“哈……”依旧笑着。

“叫你不准笑!”男人大吼一声,砰得一下把少年拽着撞向墙壁,气喘吁吁地看着少年颓然倒在地上,笑声停下来的瞬间,他终于有些安心。

如果你现在不拧断我的脖子的话……”少年就像感觉不到痛一般,睁着一只眼睛,在夜色下就像猫科动物的眸子,发出骇人的光。另一只眼睛已经完全没有办法睁开,即便如此,依旧可以看得出来其中的笑意。

的话……?

会发生什么?

男人向后倒退一步,被少年的疯狂所震慑,要徒手拧断人的脖子……他虽然行素不良,但是还没有杀人的勇气。

“扑哧——”腰间传来的尖锐疼痛瞬间,连惨叫都被痛苦堵在喉头,男人不可置信地转头。

恶魔。

一定是恶魔的把戏。

因为他身后站着的是,和身负重伤躺在地上的少年,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如果你刚才不拧断他的脖子的话,就一点赚的都没有了。”甩开手中滴着血的半截酒瓶,炸裂开的碎片映射出男人惊惧的脸,不知何时存在的长发少年,露出了男人见过的笑容。

“哈哈……”笑声响起。

那是引渡船边隐隐的戏谑。

 

3

这是个公平的游戏。

站在顶端的国王。

拉下来。

 

“这份工作你们确定要接下来?”中介人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接下这份大家都不敢接下的任务,佣金固然是很高,但是真的要执行,恐怕开销比赏金都要高昂。

“不觉得错过的话——”戛然而止的话语。

“就没有下次了吗?”自然的承接,好比排练过的流畅。

“就是这样。”异口同声做出总结。

已经不是第一次和这对双子打交道,对与他们交谈出现的这独特的一幕已经习以为常,中介人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文件袋:“这次的资料,你们自己收好。”

长发的少年接了过去,率先走出房门。

“夏洛克先生——”

“我们还会来麻烦你的。”短发少年有礼貌地关上房间的门,看得出来他做事细致的习惯。

“还真是自信……”冠以著名守财奴称号的中介人喃喃自语。

 

这是场盛大的欺诈。

你也被欺骗了吗?

意料之中。

 

“胜负已分——”

一部分的人展颜,另一部分人欷歔。

没有人在意倒在血泊之中的短发少年。

他静静地凝视明晃晃的吊灯,感受着航行的微微摇摆,这是站着的时候不曾感受到的。

胜者会得到权势者的召见。

被没收了武器之后,使者很快来到胜者的面前宣告,颇有些天子召见的意味。

“这真是——”长发少年湮没在嘈杂里的话语,大概是“诚惶诚恐”吧,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愚蠢的行为。

没人发现短发少年的微笑。

这只是个恶作剧。

没必要生气。

很快就结束。

 

“不要怀疑哦,我可以就这么拧断你的脖子。”站在老人的身后的少年,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

“你有什么要求就说,我会答应你的。”好歹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老人格外镇静。

“哦?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少年笑得很好看,看上去是发自真心的——觉得有趣。

面对不按常理发展的事实,老人开始动摇,如果对方要求的是钱或者别的东西,他自然有应对的办法。就算是要他性命的刺客,他也可以提供比雇佣者更好的报酬,哪怕是受到某种威胁前来,老人自诩照自己权力,也不是难题。

可是,少年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出来,反而让人坐立不安。

“你只需要坐在这里看一场演出,安静地看到最后就好。”少年双手抱胸,老人的轮椅推到落地的玻璃窗边,这里的视野很好,可以将下面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旁边也有播放近况的荧屏,画面中仍然播放着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败者,“啊对了,让你的下属们也到观众席上去吧,就算他们在这里,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不是么?”演员可不能缺席。

老人没有反抗威胁,挥了挥手,原本持枪对准少年头颅的手枪纷纷垂下,房间里的所有人面面相觑,只得退了下去。

一切准备就绪。

“咳咳,抱歉打扰大家一下,现在要宣布一件事情,就是在座的人可能无法按时抵达预定港口。”所有的人都聚焦在一个人身上,一开始还有人嚷嚷着“这个人没死,胜负未定”,以为失策的赌局还有翻盘的可能,不过马上就没有人再在意这件事了,也没有人追究他是怎样顺利盗得了使者的话筒,浴血却淡然伫立的少年,不慌不忙地宣布着恐怖的内容,“这艘船很早之前就偏离了航线,因为原本预定今晚抵达,所以现在的必需品的存量没有办法让诸位撑到救援抵达。于是我们要怎么办才好呢——”

装作思考的模样,却成功让喧闹的人群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命运之船要如何安全到港:“下面请不要违抗我们定下的游戏规则,有序地进行游戏,最后的优胜者我们会保证你的人生安全以及人身自由的。还有不要试图杀掉我或者产生奇怪的愚蠢办法,这艘船的动力已经被破坏了,如果没有我和我亲爱的哥哥在场,是不会有救援来的。当然,要是大家希望可以等到搜救队的出动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没有充足的水源,大家可以捱到什么时候呢?”说是动力源,不过实际上破坏那种东西太过麻烦,所以解决的只有船员们,这可是需要保密的事项呢。

 

 6

这是舞台剧的序章。

安心地看到最后吧。

让我们一起落下帷幕。

 

“总之,我们只需要一半的人,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带上另一个人的头来我这里吧,荧幕上会显示勇士们的面目的。”少年的微笑一成不变,观赏者和被观赏者的立场已经完全颠倒,“啊,武器的话,角斗士专用的仓库里有不少,大家不要客气自行挑选好了。”

贴心的话语没有让任何人觉得温暖,反是汗毛倒竖。

“谁会干这种事啊!”

“就是,才不会听你的!”

人群之中的反论此起彼伏。

真的是这样吗?好无声地嘲讽着,现在没有人冲上去杀死叶,就证明未来毫无悬念。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有人小声地嘟囔。

“喂,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傻话!该不会真的这么想吧哈哈哈……”旁边的同伴干笑着,努力想将那句话当做戏言,眼神却瞥向仓库。

“我不能死在这里……”

“我不能死在这里!!!”疯了一般的男人,已经抛弃了所有的绅士,朝着仓库狂奔起来。

“啊!”人群乱作一锅粥,看到这幕不是逃开就是一同奔向伤害他人的利刃。

啊,开始了。

就是现在。

这里。

序章。

如果你现在不拧断我的脖子的话……

叶转过头,看向蜂拥的人群互相踩踏,拼命的模样,笑着。

就一点赚的都没有了。

好也露出笑容。

 

 7

这是最后的最后。

感觉如何。

来之不易的胜利。

 

“好的,首先恭喜站在场上的剩余的二分之一的选手,你们获得了晋级的权利。虽然中间也出现了点插曲,觉得把我当做人质就可以叫来救援,违反规则的家伙已经受到了相应的惩罚。为了避免事情变得麻烦起来,就补充一条吧,如果把我们当做人质也是没用的,就算是受尽折磨死在这里,我们也是不会叫来救援的,想要冒险这么做的话,大家就友好地度过最后的几天生活吧。”

叶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喂,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杀了一个人就可以离开了吗?!”

类似的抗议不断出现,始终没有人敢用武器伤害咫尺之遥的少年。

“哦?是这样么,不好意思记错了呢,我们就按照新的游戏规则,继续游戏吧。”叶偏着头,仿佛真的是一不小心忘记了这样的设定,莞尔,没有任何驳论的余地。“为了奖励大家的努力,就再精确一个情报好了,我们的水和食物不是存量不够,而是全部被销毁了,所以大家不要认为人员锐减就可以有余裕熬到救援队到来呢。”

审判的结果是绝望。

漆黑的前路中,唯一的变数便是堕入地狱。

还有人絮絮地表露出不满。

叶不甚在意地说着:“刚才大家杀死的都是谁呢?站在自己身边的柔弱女性?毫无防备的友人?不懂世事的无辜孩童?还是有胜算的孱弱陌生人?不管怎么样,杀死一个人,和杀死两个人,有什么区别呢?大家都是为了自己可以活下去,堂堂正正地猎杀了同族而已,不用太过担心。”

是啊,没有区别。

为了生存进行的杀戮,无非是回归了原始的猎杀,弱肉强食,没有任何问题。

对吧?没有任何问题。

*

“接下来依旧是二分之一。”

 

“二分之一。”

 

“二分之一……”

 

……

 

“哎呀,三个人的话,还真是有点头疼,最后我们可以带走的只能有一个人,你们看着办好了。”

*

“恭喜你,没想到优胜者居然这么年轻。”这是个比叶和好还要年少些许的少年。叶蹲下身,掏出一具尸体领口的手巾,为优胜的少年擦拭满脸的血污。

少年的眼神浑浊,对叶的动作无动于衷,紧紧攥住一把匕首,仿若铸成的铜塑,无法移动他手中的匕首分毫。溅入眼睛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下,代替木然的少年无声地哭泣。

“来,马上你就可以和我们离开这里了,只要你完成最后的工作。”叶牵起少年没有握刀的另一只手,黏腻,冰冷。

 

“总算是结束了——”

“比想象中更花时间。”站在老人身边的好已经帮叶说出了心声。

“觉得这场演出如何?”好轻松地询问老人,那确实是在问同行者观后感的悠闲语气。

老人似乎经历了漫长的时光,满脸的垂死之状,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你们,动手吧。”

已经放弃寻求生机,面对这对双子,他手中的棋子没有任何一枚可以起作用,因为面前的两人什么都不要,只是单纯地享受着一切。

享受人类所有的感情。

那是他们无法拥有的,因此更想用激烈的手段引发出哪些感情,并且破坏。

妥协或是抗拒,都无用。

“优胜者只需要将你的匕首捅进老人的心脏,游戏就可以结束了。”叶的低语犹如能蛊惑人心,飘荡到少年的耳边。

匕首精准地插入老人的心脏,避开了肋骨。

少年已经在短时间内掌握了致人死地最便捷的方式。

“我们走吧。”叶拍拍少年的背,信号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和预定的时间没有多大差别,直升机盘旋的声音已经清晰地从上方传来,看着留在老人胸口上的匕首,叶做出邀请,“杀了那么多人,你已经没有办法回去了——”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好接下话。

 

 8

这是由你书写的后记。

内容。

请自行选择。

 

“如果当时剩下的人不止一个人,直升机就来了,你们打算怎么办?”如果是炸了整艘船的话,还是可以办到的,但是经费就会远远超出想象了,而且也不符合委托的要求——杀死全部的乘客,并且要留下完整的尸体。

那是某个势力为了做出震慑,又不愿意花大价钱,经由某个没脑子的人策划出的委托书了吧,除了脑子坏掉的人,谁会接这样的工作。

“不怎么办——”

“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例外——”

“这就是人。”

又是这样的说话方式,少年也没指望他们能改就是了,只是继续说:“能把我带到这里来是很感谢你们,但是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也不会选这么迂回的方式。

“带你回来的话——”

“会很有趣的样子。”

事实也是如此。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