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string-line Tel:??? Absolute zero

colder than -196°C

你的身体冰凉的不可思议

我贴在透明的阻隔之外默默地看着

-273.15°C 绝对零度

那是我曾经感受过的温度漂荡在没有热度的扁舟里

我会让你再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只要那是你的愿望

我就会去实现

然后我会离开静静地离开

在你看到自己得容貌之前


*

好醒了过来。

他在看起来和医院很像,却又不是医院的一处设施。

他的主治医生告诉他,短暂的混乱是正常的,因为他刚刚从130年的睡眠中清醒,而且是在一场手术之后。

130年,他失去了所有熟悉的东西,亲人,朋友,他曾经生活的世界。

 

“感觉如何?”主治医生这样问他,看得出他也是疲惫的,虽然脸上仍然挂着开拓者的喜悦,麻仓好是因为不治之疾进行了人体冷冻,而第一位治疗这个疾病的人,就是这位医生。

“糟透了。”好没有说谎。

医生只是笑笑,并没有继续说话。


*

好必须接受康复训练,而本应该忙于研究的医生,像是十分清闲那样,不厌其烦地找周围的人聊天。

“你还真是闲。”好的评价从来都直白又辛辣。

“算是吧。我想攻克的难关都攻克了,突然就没什么事做了。”医生趴在双杠的一侧,懒洋洋的样子一点不像是个研究人员。

后来好才知道,他那闲人一般的主治医生,是个天才。

两年前突然出现,声称要研究好所患的病种,所有人对这个师出无名的毛头小子都报以嘲讽,那个时候的医生,甚至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

之后,那个大放厥词的少年消失。

一年之后,当所有人都忘却了那个少年的时候,少年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重新出现,他拥有的知识、能力让所有人折服。

再过了一年,医生真的办到了,当年的壮志豪言以成为现实。


*

“活在过去的人吗?好巧。我也是。”

“啊?你还没我精神年龄大吧?”好看着医生,两年前被人鄙视的原因,他再明白不过,即便是两年后,这个人也不过是少年的样貌,谈何过去。

“啊,说的,也是呢。”医生的话语当中,有着微妙的停顿,“不过这么说或许也不太对,我活着的地方,或许是过去,或许是将来,只是不是现在。

对医生的话,好嗤之以鼻,搞不懂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

“我要走了,祝你好运。”医生挥挥手,道别。

“要走就赶紧走,再在这里我都要被烦死了。”好兴趣索然。

只是调个职而已,有什么好道别的,真想见面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

不对,这种没精神的家伙谁要去管。

“呵呵,为了我的病人的健康,看来我还是早点走吧。”。好不耐烦地瞥了一眼医生,对方笑了笑,没有动怒,只是拉上房门。或许是脚步太轻,门外再也没有声响。



---

不是文,就是电话亭时期随便写的梗

-196度是液氮的温度,就是之前火过的人体冷冻技术

-273.15度绝对零度,是热力学的理论下限值,没啥作用,应个景

因为熊的string-line -图片大纲② 已经解释到叶他们在ZERO世界的能力,才得以把这篇贴出来

因为叶的医学技术用的就是以前浏览其他世界的黑科技,两年时间,一年get身份证明和行医资格证,一年研究八才的病情

好歹算是捞了一个回来,没有走到哪炸到哪儿,可喜可贺?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