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魔女与勇者

1
如果迟早要被抓起来审判的话,还不如主动讨伐会找上门来的勇士,这是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魔女呆在自己的城堡,百无聊赖的时候,突发奇想。
收拾起干粮和魔杖,把使魔放进笼子拎在手中,占卜了预兆吉运的方向,扔掉地图踏上了旅程。
于是,勇士到底应该是怎样的人呢?
首先得是个有趣的人。
使魔二号“喵呜”地伸了个懒腰,抖抖耳朵继续睡觉。

2
“我听说,来访者是一位……‘魔女 ’?”困惑不解的声音自高处响起。
长发飘扬背负魔杖的人神采奕奕,除了这点他看不出对方自称魔女的依据——虽然这位异乡人的长相十分精致,也同传言中的魔女一样具有魔性的气质,不过他再怎么眼拙也不会弄错对方的性别吧?
面对货真价实的男人,被指认成勇士的少年打了个呵欠,昏昏欲睡。
“你就是勇士?”直接无视了勇士的话,自顾自地展开了言论,对遮蔽在屏风后的人兴致勃勃。
“……”为什么这个人连旅游手册都不看看清楚,就这么偷偷溜进了这间营业前的展览室?“我只是勇士的后代,现在正值上班期间,魔女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只会让我们失业吧。”他的工作只是定点穿着古老的铠甲,在人人群中巡回。
拎着猫的人不满地咂嘴,然后把手中的赘物全部堆在墙角:“喂,来之前我可没听说过这种事。”
他该不是认真的吧……懒散的少年默默地道了一声不妙,侧眼看了下员工通道和自己的直线距离。

3
“那个……”少年踩着轻盈的步伐跃向一侧,心有余悸地看着被夷为平地的座椅,要是刚刚没有下意识滚开,说不定现在就粉生碎骨了,“我也没有听说过,魔女会用这样的武器啊……”
太诈了!这不公平!
哪怕内心哀嚎着进行控诉,但他也没有闲心对着扛着威力堪比60mm手持式迫击炮的武器的家伙叫苦。
原来所谓的魔杖都是科学的结晶么?!
解开缠绕的布头,进一人高的魔杖在“咔哒”一声轻响之后,准确无误地喷射出了一堆津巴布韦硬币——属于汇率最低的国家的这种货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换来的。
即使是平日里毫不起眼的硬币也在巨大的推力下,数枚便有散弹枪一般的实力,若要说现在调节过枚数之后的战斗力,勇士相信自己之前的判断没有半分夸大其词。

4
“不要到处乱窜啊,你是猫吗?”长发的魔女有点气恼勇士的处理方法,一味的躲避倒像是他的不是。
明明就是那群人类先来找茬的,从来不间断的攻击突然中断,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其中有猫腻的吧?而且这群人类还害他损失了自己的使魔一号,简直不可饶恕!
综上所述,魔女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哪里欠妥。
“快点给我去那边把剑拿起来。”不耐烦地催促对手,一直都想直接扣动扳机,用最大输出把那人轰成筛子,真的赢得这么轻松,又岂不是会让人认为和勇士打了大半辈子的自己太过愚蠢。
哼,他才不会允许渺小的人类玷污自己的智商。
“……唔,好吧……”极其不情愿地应着,可能完全不理会这个异装癖武器狂更好,看在挂在墙上展览的古剑似乎离出口更近一步,就干脆一咬牙,冲过去取了下来。
这东西真的没问题么?疑问随之冒出,这把剑完全和小时候玩的仿真剑没什么区别,除了做工劣于市面上的低价仿制品之外,唯一相同的想必就是这轻飘飘的重量了——
“轰——”一连串的叮当声连在一起,很容易就行成了刺耳的轰鸣,勇士冒着冷汗抬头。
魔女居然趁他取下剑,冷不防地就冲人开枪,是枪吧,总之他再也不想承认那东西是魔杖了。出人意料的是,如此强力的攻击之下,他尽然没有伤到分毫,虽然也有下意识避开一些脱离主体轨道的硬币,但能留下小名,不得不归功于手中的武器。
石膏被硬币插穿,密度稀松的很快崩落,显露出这把武器狰狞的本色。用武器形容或许不太恰当,附着了蜘蛛腿脚一般的剑身,乍一看很像鋳上了许多锯齿,当那些密集的节肢错落有致且无规律的动起来时,史上第一位拿到剑就扔掉的勇士差点诞生。
像是活着那样,其中一些细长的腿脚还包裹住了几枚硬币,然后飞快地涑涑啃噬,进食干净利落。

应该说自己还真是厉害吗?勇士无可奈何地握住了手中的武器,硬要说的话,大概是输了吧……
他在生死存亡之际,为了人类最根本的生存选择了这把剑,但是从心灵上来说,他只觉得自己有什么很重要的一个部分不见了。
快点结束,然后回家洗洗睡。这是勇士支撑着懒惰的身体和魔女对峙的唯一理由。
“拿起来这个要干嘛?”无视剑上的纤细肢节正在变成诡异的触手,探向嵌入地面的钱币,勇士想起来让自己使用这把剑的是对面的魔女,所以……
接下来要做什么才好?
“……”从来没见过这么没骨气的勇士,这下轮到魔女发怔了。要是自己是勇士他爹就好了,这么不成器的儿子一定要好好教、育不可啊!
魔女忍住内心奔涌的悔意,时代的变迁竟然让世界变得如此松懈,什么都没有了解是自己的错——要是谁可以让面前这个家伙多点战意或者直接拖走换人,他宁愿马上回到自己的老巢保人类百年平安啊!
“你快点给我攻击,今天打到我的话,就饶你们人类一次。”看来魔女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这样没问题吗?勇士虽然觉得这个结果皆大欢喜,不过还是怀疑起来,这不是个陷阱就是魔女的脑子开了个陷阱。不管是哪个,勇士也没有提醒魔女重新审视自己的提议,反正也没差。

2013.07.18
刚刚头发,是断了吧?像晚上买回家的小黄瓜,洗洗就“啪”的一声掰成两段的干脆利落,勇士庆幸自己自觉的准确性,不然刚才那一下,不是脑袋被轰掉,就是濒临秃头的悲伤结局。
踮起脚尖轻盈地跃开,好在那把恶心兮兮的剑和山寨货们重量相仿,而且“吃掉”一堆金属之后体重也不见长,不然他就该把剑插在原地,人往后一坐来躲避攻击了。
现在不是担心发型的时候,脑袋被打飞了有发型也没用,只是有那么一丁点在意被打出了缺的头发。算了,现在就先努力一下好了。
满把,抬手,平举起剑,视线平行于剑身,将注意力集中在聚焦之处,距离目标相当距离,仍然采用了非常明显的招式。即使对剑道毫不了解的人,也能做出一些预判,看来勇士是准备以刺为攻了,直白又容易被化解的进击方式,外面对远程枪械,也不失为一个好战略——只要能成功躲闪开所有的远程攻击,得以和敌人近身。
“哼。”魔女拂过魔杖后端,流淌着的异邦文字连续不断地闪烁,缠绕在长杖上,迅速地流向发射钱币的出口,霎时又归为平静。
不同于先前威力强大的攻击,魔女改变了姿势,不再需要消除后座力使用扛这种不甚优雅的动作,这次只是握在手中,正在勇士不由得感慨这才是自己听说过得魔女做派的时候,一连串分散的硬币就破开空气砸了过来。

2013.07.20
侧身,灵巧的手腕舞出类似于云剑的招式,旋转着剑柄,支使庞大的武器抹出圆形区域,给人一种挥动狼毫随意涂抹,随心所欲地带上几分气势和源自性格的内敛。
“珰珰”几声,显然是金属互相碰撞产生的打击声,而大面积涌来的密集攻击,在同样全面的格挡下一一被化解,只有对战双方在这间臾留下了一丝释怀。
还以为那把剑会是软绵绵的,没想到也是金属制物啊。一旦接触到剑身,怎样的高速都不能妨碍那些“爪子”进食,一律用奇怪的方式溶解殆尽。
真不知道这到底是用怎样的材料和工序制成的,或者说,勇士在盼望这种与生物极其类似的东西,只是因为能工巧匠的创造力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勇士的分心并没有影响他既定的动作,趁着现在魔女的进攻将威力转化成了数量,而这种数量优势在这把剑的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他迅速地就这先前的动作,两三个跨步,瞬间近了魔女的身。说是跨步却更像是一种跳跃,临驾于正常人类的弹跳力和爆发力,只是那样轻轻地踮着脚,身体却用优美的弓形跃至魔女的跟前。
几乎完全堵在魔杖之前,而如此近的距离,勇士想要要招架住想必也十分困难,魔女毫不犹豫地抚动了魔杖上文字,这次,将是他的胜利。


2014.05.13
魔杖上的文字浮现出紫光,并在急速聚集能量般地变得更加光亮,在刹那间就汇聚而成的刺目白光,让勇士汗毛倒竖。躲已经来不及了,就算他不懂魔法,也知道要是硬生生吃下这一招,基本就等于扔进油锅里的油条,死状凄惨。
勇士丝毫没有做出了不恰当比喻的自觉。随着死线逼近,横竖都是死,一瞬间蹦出了“就算是油条,也要做根好吃的油条”这般大义凛然的想法。
为了表现出英勇就义的模样,勇士干脆一把抓住了魔女的魔杖——正所谓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的从容气魄.

2014.06.03
“蠢货。”魔女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竟然放弃了这个大好时机,手上向外一施力,在符文明灭的一瞬击飞了那个握住魔杖还没来得及撒手的,被定义为蠢货的少年。
啧,强行打断咏唱对魔杖的消耗太大了。魔女将手里的魔杖转了一圈,拄在地上,这种需要读条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呜哇——
千算万算没料到会被甩出去的勇士,也是用常人所不能及的快速的反应来应对这一突变,将手中剑狠狠插入地面,暂时阻止了惯性之下继续滑行的趋势。只等稳住身形,勇士立即拖着剑从侧面包抄到魔女的身后,虽然还没想通对方这是闹的哪出,不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哪怕是陷阱勇士也没有选择的立场。
直到勇者从魔女背后近身,对方都还是毫无反应,勇士稍微在心底踌躇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已经停不下来了,眼看着剑刃马上就要触及对方要害。
这样真的好吗?
还没等勇士得出明确的结论,一阵风迎面刮来,迷得勇士不得不半眯缝着眼睛,这头盔可不兼防风功能。待到定神,魔女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欸?
勇士的疑惑还未从嘴里发出,他的头盔就已经被人踢掉了,魔女正趾高气扬地坐在魔杖上,俯视不知所措的勇士。从魔女的表情可以看得出,现在正是心情欠佳时。
等等等等!说魔女会飞也不能真的飞起来吧,没听说过啊,这到底是怎么——
魔女跳了下来,一把攥住勇士握剑的手腕,一别,神经瞬间传来的疼痛让勇士松开了手,这是种对敌人并没有太大破坏力的招数,感觉到的疼痛源于极其短暂对经脉的刺激。就这样,还在混乱中的勇士已经失去了他的武器,不着寸铁愣愣地盯着魔女。
“玩够了吗?”语气很糟糕,不过勇士感觉的到这份怒气不止是对着自己。何况他也确实听不懂魔女在说什么。
魔女抬起手,勇士下意识地闭上了眼。这下是真的完蛋了吧,不知道博物馆给填的保险会不会生效,勇士因为无亲无故在受益人一栏也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谁会料到只是在这里打个工,还会生死攸关啊——说起来给他办保险就是为了这么吗?!
额心有轻微的痛感。
尝试地虚闭着眼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勇士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被揍得脑袋出了问题的话,刚刚他确实只是被弹了下脑门。
“你……”勇士满腹不解,刚要开口发问,从额心流入身体的灼热感让他怔住了。
那是记忆。
原本是属于他的记忆。
勇士还不是勇士的最后一天,因为不堪长期外卖的痛苦,溜出家门去家庭餐厅吃了一顿饭,回家的路上正好看到博物馆一日免费的活动,也就随着人群去瞅了瞅,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概是被洗脑了之类的吧,成为勇士之后的记忆显然有虚假的部分,勇士淡定地推理出了真相。
“该回家了,叶。”魔女叫了他的名字,这是出去买个饭也能被人拐走的家伙,不是蠢货又是什么,“使魔一号,给我提着使魔二号回去。”
“是是,我亲爱的‘魔女’哥哥。”也不全是自己的错啊,叶小小地反抗了一下。
“哼,看样子没点教训你是记不住的呢。”魔女,也就是叶的兄长,麻仓好已有所指地看着叶。“不过有什么我们还是回家再清算吧。”
“……”能当我没说么……叶耷拉着脑袋去墙角拎起装着使魔二号的笼子。
“喵~”使魔二号舔舔爪子,它才懒得管这两个人呢。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