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Pum pumpkin【解谜完整版?】

1

Lalala...

Jack and pumpkin

Lalala…

Trick or treat?

 

2

“叶……”隐忍的哽咽。

“这次,又是谁?”叶摇摇头,总觉得头晕目眩。

沉默意味着预想之外的严峻事态,越是难捱的沉默,越能牵引出一个他并不想听到的答案。在对方将名字说出的时候,叶只希望他可以停下来,就这么沉默地走出去,然后永远都不要让他知道答案。

“你还好吧?”叶知道自己的脸色大概算不上好看,对此引发的关心只能报以勉强的笑容。

那样的人,只有自己可以阻止。

自己,真的可以阻止他吗?

叶不确定,他无法让自己拥有无来由的自信,所以才焦躁,而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是他才能办到的事。如果不竭尽全力的话,一切都完了。

“我讨厌万圣节。”叶这样说。

 

Jack,Jack

Let’s join theparty

Pumpkin, pumpkin

Shall we godancing?

 

4

“是你吧?”叶问他。穿着斗篷的人。

其实不需要发问就可以知道的,满目狼藉,不是化装舞会上的血浆,而是真实的,在凝结之后微微发黑的酱红色液体,在疑问发出之前,就告知了来人答案。

令人作呕的场景。

那个人却在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笑意,让人胆颤,心惊。真是个适合万圣节的人,在警惕之下叶突然放空了思绪。

“是我,然后呢?”

然后呢?对啊,然后呢?

面对少年扛着的巨大镰刀,叶只想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带上南瓜站到路边,装作一个被恶作剧的稻草人。

“杀了你,大概。”所有人都告诉他,这是他的义务,责任,可惜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只是啊,就算无所适从也罢,他也没法在明知重要的人被斩杀还袖手旁观,一定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办到的吧?既然所有人都那样说的话。

“船到桥头自然直吗……”少年显然是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甚至只拿了没有多大威胁性的农具就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咦?”叶不解,为什么他还没有说出口的话,会这么容易就拆穿。“船到桥头自然直。”然而即使被识破,他还是微笑着重复了一遍。

——微笑。

真是令人无法想象的应对,叶以为自己会满怀仇恨地讨伐这个杀人魔才对。

“我不讨厌你这样的家伙。”

“可是我讨厌你。”究竟无法原谅这个已经无法从杀戮脱出的魔鬼,这个非人之物,让叶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

“那就没办法了。”

“是啊,没办法了。”

 

Cake、candy、cookie

Show you Pumppumpkin

Choco、coco、cheese

Jack with a Jack-o'-Lantern

 

6

“真是脆弱啊……”一不小心就杀掉了。原本不想把他切成碎片的,谁让他这么顽固。

“嘻嘻……”

“是谁?”不可能有人。

“不要轻易就忘记了啊……真是个笨蛋。”

“出来。”否则连你们也切成碎片。

“啊啊啊好可怕啊~”

“……”

“呐,你仔细看一下那个少年的模样。”

“……”即使不打算按照对方说的去做,“他”还是下意识地用余光查探少年的长相,可恶,天太黑了,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战斗几乎都没有依赖视觉,而是调动了五感,敌人的长相他不需要在意,只要与“他“为敌,那么斩杀便足够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源源不断地有人想要取“他”性命,同样,也不关心。只在这个夜晚醒来的“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梳理一切。

在被妆点得无比诡异的夜晚里,“他”挥舞着巨大的镰刀,收割着生命。

少年的模样?

云彩在移动,月光透出的刹那,“他”看到了。

那有怎样?

“他”不明白少年有什么奇特之处。

“果然是个笨蛋,连自己的长相都不明白吗?你去那边看看吧。”月光照耀下粼粼的溪流近在咫尺,那个声音仿佛是失去了对耐心,“还是提醒你一下吧,先把脸洗干净。”

“他”不满这个命令式的口气,还是照做了。这个声音似乎知道很多“他”想要的东西。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吧!!!你个蠢货!!!你杀死的,是你的半身啊,所以——”

“——你也可以去死了~”

 

Lalala...

Jack and pumpkin

Lalala…

Trick or treat?

 

8

“回到你们,该回的地方去吧,迷路的神明们。”

“惧怕你们的,愚蠢的人类,不过是发现了你们的真实身份。”

“大概是想着,神明只有神明才能斩杀,这样无趣的事吧嘻嘻。”

“愚蠢,愚蠢之极,一个二个都是这幅德行。”

“以为对神明做出这样的事,就不了了之了吗?”

“啊~好好期待下一个祭典的到来吧,一定会盛大又令人愉悦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