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Wrong End-Pumpkin

你觉得,这样的景象是梦吗?

 

嗯。

 

一定是梦吧。

 

*

 

 “醒了吗?”有人问,叶知道那是谁。

 

“我在哪?”

 

“你还没睡醒吗,你回来之后就在趴在桌上睡着了,叫你吃饭也没反应,别一到万圣节就跑去和他们疯玩。”

 

数落的声音接连落到耳边,叶支起身子,揉着眼睛。

 

啊……想起来了,隐约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不过败给睡魔的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咕……”肚子好饿。

 

哥哥……

 

“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也没用,谁让你不起来的,你以为错过饭点那帮小吸血虫会在意吗?”好的厨艺优秀的惊人,蹭饭的队伍似乎在一天天壮大。

 

好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用多加叙述,叶也可以想象出当时激烈的战况,好的说辞实在是让人无法质疑。

 

“给你捏了两个饭团,先将就吃吧,家里没食材,要是不够我就去向隔壁讨两颗土豆,别想嫌弃没肉。”错过饭点的家伙总得给点教训,睡眠固然重要,规律的三餐也是基本中的基本。

 

“嗷,歇歇。”啃着饭团不太能听清他在说什么,真是一点悔意也没有的家伙。

 

“哼。”明明是开心,却没有直率的说出心意,“说起来你刚刚做梦了吧,流着口水说梦话,到底梦到了什么?”

 

“咦?流口水了吗?不对,我说梦话了啊……”咽下含在嘴里的米饭,叶对初闻的事抱有极大的疑惑。

 

“说了,声音很大,那几个臭小鬼笑得不行。”他没说自己拿了锅铲就揍的事,明明嘱咐过不要吵到正在睡觉的人,可是那群小鬼还是我行我素。

 

“我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被……杀死,然后我就去复仇,结果什么都没做,梦就结束了。”叶老实地说了出来,这个梦虽然不真实,但每个细节都记得分明,他甚至记得梦中也是今天这样热闹的万圣节,每家每户都庆祝着这个在当地作为丰收之典的节日。不同的是,梦中的他,周围始终安静地可怕。

 

到最后为止,也只是听到鲜血浸过耳廓,和那个人说的话。

 

“真是脆弱啊……”

 

“哦?复仇?还以为你不会有这种想法。”如果说梦是潜意识的体现,好还是不认为叶会真的产生这样的想法,他们对彼此的了解胜过对自己的认识。

 

“与其说是复仇,还不如说是担负了责任,大家好像都认为只有我才能将犯人绳之以法,但是意外的我并不是真心讨厌那个人。”吃掉第一个饭团,叶回味地舔了舔指尖,不愧是哥哥的料理,饭团也能做的高人一等。

 

“就算他杀了你的朋友?”

 

“……嗯,有种奇怪的心情,明明死去的是朋友,我虽然难过,又不是很难过,就像眼泪卡在了喉咙里,觉得很奇怪。而且我对犯人,也恨不起来。”他所有的举动,都像提线人偶那样被牵引。死去的是“他”的朋友,所以要复仇,“他”是唯一可以杀死犯人的人,所以要拿起武器。

 

他恨不起来,死去的一刻依旧如此。

 

徒有悲哀。

 

“听起来倒像是被人算计了。”好自认中肯地点评。

 

“算计?”叶没有直接用这个词去形容,然而听好说到,却隐约觉得这才是最恰当的概括。

 

“那些人显然是想利用‘你’去杀死那个所谓的犯人吧,谁知道那些朋友的死是不是自导自演呢。”明明还没有从叶那里听到细节,好就已经自信地做出判断。

 

所以才每年都会有人死去对吗?之前就觉得奇怪了,既然杀人魔每年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出现,为什么不提高警惕去预防,哪怕让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度过难熬的夜晚,对村子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每年依旧有“自己”亲近的人死在那人的手上,就像美味的诱饵,一步一步诱导“他”拿起武器。而且迎来的不是那些人口中得胜利,是深埋在“他”想象中的败北。

 

“说不定真的是这样呢。”叶笑笑,释然,只是个奇怪的梦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而且就我看来,你所谓的犯人,说不定才是受害者。”好的话显然带起了叶的好奇,吊足了胃口,才继续娓娓道来,“如果犯人不是主动去杀人,而是反击的话,这个故事就会变成另外一番模样了吧?”

 

“你是说……”叶觉得嗓子有点干,果然想要连续吃下两个饭团还是需要用水润润喉咙,“其实是他们主动找上门,却失败了。”所谓的朋友,才是真正怀有杀意的人,那样的话……

 

“那我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不得不拿起武器呢?

 

叶似乎忘记那只是个梦,突然变得认真起来,那个说着“我不讨厌你这样的家伙”的杀人魔,被所有人讨伐,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只是为了自保,孤独地沐浴在月下的鲜血之中。

 

只凭一眼,叶知道杀人魔没有属于自己的记忆。

 

只在那一天出现的少年,仿佛会随风逝去的烟尘一般,伫立在那片荒芜的田野上,望着天空,在太阳升起前又消失不见。来年依旧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前来的刺客,不问理由,无惧生死,无奈又悲凉。

 

“说不定,‘你’就是那个犯人真正的弱点呢,所以才作为杀手锏什么的出场了吧,毕竟你应该不记得自己死后的事情。”好在笑,其中的含义令人捉摸不透。

 

我有说过自己被那个人杀死了吗?叶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

 

弱点。

 

叶只知道自己的弱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如果自己杀死了好……只是这样想,就觉得通向心脏的血管都拧在了一起,喘不过气。

 

“没关系,只是个梦而已,诚实地回答我就好了,难道不认为‘你’的朋友们很过分吗?”

 

对那个人……

 

是啊,他们真的,很过分……

 

“我明白了,您就好好睡吧。”

 

好……?不,你不是好……

 

“不用担心,他已经在等您了。”

 

“失去了脆弱又丑陋的容器,您会找回属于您的记忆,属于您的尊严,属于您的神座。”

 

“我们的神,必须在一起才能制裁背叛您的愚蠢人类。当您再次苏醒,令人烦恼的蝼蚁就会全数消失,我起誓。”

 

*

 

“欢迎回来,叶。”

 

有人这么说着,叶知道那是谁。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