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练手-1

1

潜水钟与蝴蝶。

我的身体,沉重地如同不断下沉的潜水钟。

我的心,却轻盈地飘出窗外,飞到你的身边,你看到我,并不知道那就是我。

我却是如此喜悦。

 

2

“你在看什么?”

“绘本,临床的小孩给我的,她刚刚去抽血检查了。”叶合上书,看着窗外的阳光,有些苍白,让世界的色彩都褪色了一般,没什么生机。

“给你。”好递过来一个纸袋,放在床边,正好有栏杆挡着不会倒下去,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东西。

“没那么冷吧?”摸了摸被叠好装进纸袋的外套,初秋的天气还没有真的变冷,叶觉得没什么必要。

“降温了。”好没有做过多劝说,他也不太习惯这么做。

叶抱着手上的绘本,手指擦过书角,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一直呆在这里也感觉不到外面的温度。”

意料之中,根本就不擅长做细致家务的人,带来的衣服虽然看得出来有过努力的痕迹,不过叠痕还是出卖了他的蹩脚。

叶笑笑,然后披上了外套:“回家吧。”

好熟练地帮他把栏杆收起来,叶掀开被子,穿好鞋,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服。在离开之前把绘本放到旁边的床位上。

“谢谢你的绘本,很好看!”叶朝着走廊的另一边呼喊,声音有克制过,但是还是迎来了路人的不满,甚至有正在值班的护士皱着眉探头寻查。抱歉地缩了缩头,不过一点反省的模样都没有。

“喜欢就好!记得看完哦!下次要是再来也不借给你了!”打着点滴的小女孩显然是没有理会医院标识的意识,兴冲冲地挥着手,那只挥动的纤细手背上布满了针孔,满目疮痍。

 

3

“是个可爱的孩子对吧?”走出医院,深深地呼吸外面的空气,叶夸耀着自己刚结识的幼小朋友。

“恩。”好伸手抚平叶的头发,后脑勺的头发大概是因为一直靠在枕头上,顽固地翘了起来。

在医院里,他们不说告别的话,因为或许那就是真正得离别。

也从来不说再会的话,那是美好的祝愿,离开了,就请好好地不要再回来。

“你的眼睛……”好的犹豫,叶很明白。

“我知道,不用说出来没关系。”叶拍了拍好的肩,他们并列着行走,所以看得到好的表情,如果一直露出这种表情的话,是会让人心疼的呢。

“就算好不了也没有关系吧,反正有你在。”虽然渐渐失去视觉很让人害怕,不亚于一场残酷的凌迟,一刀一刀地剜下坚强和信心。只不过,那是一个人的情况,叶知道自己不用担心那么多。

“你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停下了步子,认真地注视着叶,发现这家伙居然还保持着淡然的微笑,有时候真的怀疑他并不是温柔而是缺心眼。

“那什么都不要说就好了。”语调轻快地扬起。

 

4

亲吻落在脸颊,好怔住。

路人的侧目,这是之前叶所不喜欢的,他们从来没有在外面牵过手,好不想惹叶不开心,毕竟他的弟弟是个低调得存在感都会减弱得人,而这样的存在总是对方自己营造出来的,他说这样更能安心。

“总觉得,要是真的看不见的话,这种事也会觉得没关系呢。”那些视野范围之外的目光,也能不去在意。他的视力,已经削弱到这种地步,“但是医生也说,已经开始好转了,停止恶化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凝视彼此的眼睛。

如果就保持这样那该多好。

他只需要看着身边的这个人,那该多好。

好握住叶的手,十指交错,有一些强硬。

叶回握着他。

他们没有人再说话,只是默默祈祷。

 

5

从梦里醒来,一个人目视着冷清的月光,总会迫不及待地重新回归梦境。

温暖从身边传来的时候,哪怕是闭上眼睛,也会为这均匀的呼吸而无法入眠。

在黑暗中独自品味的,大概是幸福。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