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练手-2

1

“麻仓先生对吧?”在柜台值班的佐藤接过证件,先是核对了账户和证件上的名字,然后习惯性地抬头看了看接待的客人。

来人点点头,望向大厅里的钟表,有点不安。

这个细节引起了佐藤的警觉,通常这种神色可疑的客人都可能会出点问题,上个月这家支行的客人才遭遇过一桩诈骗事件,好在火眼金睛阅人无数的她多留了个心眼,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这次会不会又要发生相同的案件呢?说来日本的治安也是每况愈下啊,真不知道日本那帮高层都在关注些什么。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似乎也是发现了审核耗费了不同寻常的时间,麻仓先生收回了放在钟表上的视线,转而静静地盯着佐藤。

正有些分心的佐藤被这么一提点,才发现自己做了失礼的事情,连忙继续核对证件上的照片和客人是否能够对号入座。

呃……之前由于对方没有好好看过柜台的方向,看照片还以为会是个趾高气扬的人,佐藤这一细看,才发现自己的猜错完全错了,短发的青年有着很温和的气场,即使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有些着急,却也在面对他人的时候收敛起来,不得不说是个很有礼貌又温柔的人。

“啊,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马上就为您办理。”佐藤摇摇头,看来最近是自己的神经绷得太紧了,竟然怀疑和照片上并无二致,而且那么人畜无害的人。

手指飞快地敲打键盘,精准地录入数据,佐藤用自己的职业水准对刚在的耽误做出了弥补,接下来的流程也是一气呵成。

“请您慢走。”佐藤用营业用的完美微笑送走了客人。

“谢谢。”麻仓先生也友好地点了点头。

“您客气了。”

 

2

“有你这个表情来接机得人吗,叶?”刚走出出口的好拖着自己的行李,远远就看着自己的弟弟站在那边,好朝他挥了挥手,对方显然是有注意到,却装作没有发现依旧看着前方。

如果不是熟悉他的人,大概真的就被蒙混过去了吧,只有好知道叶性格里不为人知的那部分,是绝对可能导致故意为之的。

“麻仓叶不是你吗……”叶小声地叹了口气,也不是他故意做出这幅样子,实在是因为某人屡教不改,让他认为是时候表个态以示事情的严重性。

不过对着阔别多日的好,他又说不出什么了。

“下次别再偷走我的身份证和别的证件满世界乱跑了。”扶着太阳穴,叶接过好挂在臂弯的外套,看来那边和日本的气温差异还是一如既往的大。

“又没关系,你有的证件我也都有,需要的话随便拿去用就好了,反正又没人分得清。”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向停车位,看到明亮的阳光,好有点头疼,几乎跨了半个地球除去时差,长途旅行的劳累也让他觉得有点吃不消。

真是一点悔意都没有。

把行李都放进后备箱之后,照着平日的习惯,好走向驾驶位,却被叶一扬手把什么东西拍在了脸上:“驾驶证还给我,我来开车。”

看来提到这个问题还是有点火气,好耸耸肩,从公文包掏出了叶要求的东西,物归原主,然后讪讪地做到副驾驶位上,调低了座位,总算能让身体放松下来了。

就算叶故意想表现出生气的模样,这些事情上还是会很温柔呢。好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到底为什么每次都乱拿这些东西啊……”启动汽车,叶无奈地念了一句,软化的口气已经听不出来是要追究什么,他的兄长一直都是那副样子也没办法,虽然也有自己纵容的成分在里面。

“因为可以用我的钱养你啊。”调笑似的口气让人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的回答不是认真的,“你之前有去我的账户上取过钱吧?”得意洋洋地摆弄着手机,上面详细地显示了近期的流水账。

“我也是有工作的。”叶知道好是在开玩笑,同样身为男人,甚至是生于同一日的同胞兄弟,如果真的如好所说他沦落到需要人养的地步,这将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好吧,其实尊严啊底线啊,叶倒不会真的在意。

没有人回答,叶转头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上的人,一脸倦容的人似乎已经陷入了沉睡,正当叶以为不会再得到答复的时候,却听到梦呓一般的话语。

“因为可以随时看到你的照片啊……”

叶将车窗升起来,要是这么打开着睡着肯定会感冒的。

“说什么梦话呢。”

车里重新陷入安静,他的心情却是兀的好了起来。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