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梧桐

1


  又到梧桐落叶时,庭院里的景色变迁在时光的流逝之中,青黄交错的裂片三角形的叶片,就这么扑朔朔地 落下,披着的浅短绒毛沾上秋韵的旖旎。

  

  知道么,其实梧桐也是开花的,只是常常被人忽视罢了。

  

  如果可以,希望来年,赶在花谢之前,去树下看一次。淡黄绿的,如同细嫩枝桠的花梗与花几。

  

  “咳咳……”叶轻咳了几声,随即停下自己铺平画卷的手,匆匆用镇纸压住边角,俯低身子。

  

  抽出手巾摸了摸嘴角,湿润的液体染在上面,不忍去看,费力地吸了口气,将沾上异物的手巾藏好。

  

  总是不愿意面对现实,也是十分痛苦的吧,但是哪怕是虚幻的欢乐,也先维持下去……或许更好。

  

  刚刚的咳嗽声似乎没有打扰到在隔壁处理事务的人,叶定下心神,顺着镇纸抹开那张空白的宣纸。作画的心思是有的,可是体力消退得很快,时日无多什么的他从来不信,是了,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为止,他都不会承认。

  

  内脏翻来覆去的疼痛已经折磨得他有些衰弱,叶跪坐在桌几前,凝神板上,欲提笔,脑海中却是茫然。

  

  该画些什么好。

  

  该留下些什么好。

  

  “……”气血翻涌而上,捂住嘴的速度稍慢,猩红的血液便从指缝间滴落,染透了白色的纸,一段段妖艳绚烂的血 花晕开。叶怔怔地看着它们,有些失神。

  

  还是先收拾起来好了,叶寻思着,移开镇纸想卷走桌面上这诡异至极的纸张,刚伸手,就被人唤住了。

  

  “叶!”满是愠恼,好推开半掩的隔门,他就知道叶不会老实将病情告诉自己。

  

  一个箭步走到叶的跟前,直接把人抱在怀里。他们本该是同一个人吧,这样,他唯一的分身就不会受到那些痛苦了。自己在优裕的环境下生活的同时,叶却因为意外被贩卖至他乡,日复一日地供人作试验品。

  

  同期的孩子都死于非命,他们无法得知叶是怎样存活下来的。

  

  好亦无法得知,那个浸泡在毒药中只露出头的少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他推门而入之后露出微笑,说着——

  

  “你一定是来找我的吧,不觉得让我等太久了么,哥哥。”

   

  2

  

  “呵……”叶子满不在意地笑笑,真是的,为什么这个表情呢。

  

  他说过会没事的,为什么不肯相信他一次呢?

  

  “不要总是笑呵呵的,给我去看大夫。”好使劲按了按这不知好歹的人,真想一拳敲碎这脑袋瓜,难道是试药给弄傻了么。

  

  自被寻回的那日起,叶就全面拒接所以医师的接近,或许是因为成长环境,他可以在极远的地方知道药材的气味,这让常年与药材打交道的人都近不得他的身。异常惊醒的叶在睡梦中都不可能接近,要说诊治更是无稽之谈。

  

  好擦去叶嘴角的血迹,用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收起恶劣的语气,有些哀求意味:“叶,去看大夫吧?”

  

  示弱,一个独当一面的少年的示弱,叶不知道怎么再说自己无事的话。

  

  “我答应你,不过你先帮我想想画什么?”叶指指那弄脏的宣纸,换一张的好。

  

  稍稍靠后,总觉得……靠太近了啊。

  

  “你真是……”好又有敲碎这人脑袋的冲动了。

  

  3

  

  “你后悔了吧,哥哥。”叶趴在地上,头枕在惯用的手巾上,血迹虽然不容易洗净,但痕迹还是淡了不少。

  

  榻榻米的味道。喜欢。

  

  梧桐的味道。喜欢。

  

  药草的味道。讨厌。

  

  看好不作声地坐在不远处,叶支起身子卧在他随意盘坐的腿上,懒散地支棱着两只胳膊,继续说:“我都说过不要问诊的,听了结果,后悔了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怪只怪自己,没有一早说出真相。

  

  梧桐依旧纷纷地落,铺砌了厚厚的通路,一步一缓地走向时节的巅峰,描绘了某个年代某个午后的独特风景。

  

  闭着眼不知道沉思着什么,由于外物的打扰,终于抬起了眼,看着快要在自己身上翻滚起来的某人,头隐隐作痛。

  

  “伤胃……”喃喃地念着从大夫口中得知的词汇,好咬牙切齿,“饮食过度,损伤胃络所致的吐血?!”

  

  “是啊。”这个很明显吧……

  

  “那你为什么不直说?”处于爆发边缘的少年,会变得很狰狞,脸朝下趴着的叶自然看不到。

  

  满怀忧心完全是自作多情,这可能让性格别扭的人刹那暴走。

  

  “因为……嗯,太蠢了。”居然因为这种事情吐血,肯定会被笑话……

  

  “你要不一回来就吃那么多,能变成这样么!”手起手落,叶的头上多了一个大包。

  

  “唔!”收到重击之后叶子发出了痛苦的呼声。

  

  他……好像做了很不该做的事情?叶总算感受到好的满腔怒火,自家哥哥到底再生什么气,他还在思量。

  

  “叶……”突然温和的口吻让叶汗毛倒竖,根据他的本能,知道现在不逃肯定会招致厄运。

  

  可惜,好像跑不了啊……

  

  叶突然想哭。

  

  4

  

  他只是记事很早而已,所以相对同龄的孩子,被称为聪慧也不过是懂事极早。

  

  知道巧妙地不让自己收到致命伤,偷偷学会很多保命的知识,恰到好处地笼络比自己更单纯的孩子。

  

  只是想活下去呢。

  

  等着你来接我啊……

  

  哥哥。

  

  “你一定是来找我的吧,不觉得让我等太久了么,哥哥。”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