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Monster

1


黑色的线条胡乱地缠绕在一起,雪白的纸慢慢地被割裂开来,那些剩下的空隙很快被涂满。搅作一团的,毫无规律的图形,在叶紧握的蜡笔下诞生。


小小的孩子默不作声地看着画纸,然后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叶,你在画什么?”多年后被人问及,他只是摇摇头。


“我也不记得了。”这么说着,露出迷惘的笑,他是真的不记得了。


唯一记得的,只有一句话——


嘘,不可以出声哦。


2


没有仍何征兆的一天。


叶失踪了。


从此再没有人问那个问题,而答案,也不会有人知道。


3


拎着黑色的直杆伞穿梭在人流中,很快就淹没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之间,他保持着惯有的微笑,似乎在缅怀什么。


天空慢慢地降下雨滴,他却没有撑伞的打算。


4


一直都排斥着画画这件事,对事物原本就不抱过分好奇的叶,在长大之后就真的没再尝试过这项娱乐——准确地说是没有用黑色的蜡笔画画,隐约知道,一旦逾越了某条界限,一切就再也回不到原本的样子了。


可是有时候,也会有意外。


例如在大扫除的时候,偶然找出了放置旧物的盒子。


例如在打开盒子的时候,翻找出了小时候留下的画。


然后买回了蜡笔,仅仅用一种颜色,开始了单调的涂抹。随心所欲,或者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在第一笔落下的时候,他就知道最后会出现的东西。


那是他年幼时所无法理解、被自己称作“怪兽”的东西。


只是现在的他,已经有了把所有细微的碎片串连起来的能力,被掩盖了的记忆,破土而出。


叶安静地起身,翻找出家中的现金,留下了手机和钥匙,一个是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另一个是在这个世界的归宿,淡淡地回望这一切,踏出家,紧闭房门。


再见。


5


掏出折叠好的纸片,那上面画的“怪兽”有着孩童特有的稚嫩,闭上眼睛,思绪回到多年以前。


至今他还无法相信,他居然忘记了那么重要的事,关于他们和那个晚上的事,目睹到的沉默和绝望。


“千万不要出声,知道吗?如果我们都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真相了。”麻仓好,叶的孪生哥哥,托着叶,让他爬进天花板的吊顶里。


不由得庆幸父母给他们买回来的双层床,在上铺的话,很容易就能够到天花板。幼童的体重很轻,还处在吊顶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但是,仅仅能容纳一人。


“要好好活下去。”好一边说着,塞给他妈妈亲手缝制的布偶,“什么都不要看,不要听,在上面乖乖等到天亮。还有,不要哭。”


“等……”叶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吊顶就被封了起来。


有什么不好的事在发生,器皿破碎的声音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奇怪的响动,随后是死一般的静默。年幼的他们再明白不过,父母没有进来安抚他们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处于极端危险之中。


不可以随便开门出去。


而好,只知道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他身边的这个人。


脚步声在靠近他们的房间,在避无所避的儿童房里,好踩着楼梯下到地面,朝着叶所在的地方挥挥手,然后无奈地笑了笑。


匍匐在吊顶上,透过缝隙看到这一幕的叶,无声地咬着布偶的耳朵。


6


“我知道还有个小不点在哦。”把从客厅拿来的全家福扣在桌子上,带着怪兽面具的人这么说着,四下张望。


然后转身坐在椅子上,而他的对面是被绑起来的好:“你看,如果你不出来的话,你的兄弟就会很痛很痛。”


男人轻松地恐吓着,在享受自己带来的恐惧的同时,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铁盒,拿出里面的针线,满意地看着面前的人眼底源于本能的畏惧。


叶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克制不住地打着寒战,泪水扑簌簌地浸到布偶身上,死死咬住它的耳朵,好说过不要哭,可是他做不到。


整个人蜷缩起来,冷,冷到快死了,心脏在好的嘴被缝上的瞬间冻到僵死。


好故意不往叶所在的地方看,他撕心裂肺的痛苦都无法化作声音,现在看来是好的。


“如果看不到,听不到,但是感觉得到痛的话,对人来说是很可怕的。”


嘴巴,眼睛,耳朵。


不要,不要再对我说话了。叶拼命把自己的头埋进布偶的身体里。


“你看这样我就不需要帮着他了”


双手,双脚。


针线穿破皮肤,穿破筋肉,如果断在体内,男人就会用愉悦的表情——即使被面具遮挡住,叶还是知道他在笑——换上新的。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一直看得到怪兽呢。”


男人拿出从厨房得到的菜刀。


“就像你现在一样。”


对着自己缝合上的地方,一刀砍下去。


7


叶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是在医院的时候,PTSD即创伤后应激障碍让他在成人们的谎言之下,坚信自己的双亲和兄长死于一场车祸。


这段记忆在周遭人的刻意隐瞒下,尘封了起来。


除了那涂鸦似的画,描绘了那个尚未结案的谋杀中,残忍的凶手。


8


“‘现在,我可以不用再当怪兽了。’你当年确实是这么说呢。”叶拄着伞,看着被自己绑在面前的男人。


他终于还是被自己找到了。


叶翻遍了关于自己双亲的一切资料,在身为律师的父亲的档案中,看到了这样一个庭审。


一个声称被父亲虐待及猥亵的少年,在辅导老师的帮助下得以起诉自己的父亲,可是少年的起诉失败了。


而为少年的父亲辩护的,正是好和叶的父亲。


少年之后的生活,很多人都难以想象,父亲的虐待一步步升级,周围的人都用嫌恶的眼神看着他。得知自己一辈子都无法脱离泥潭的少年,踏上了复仇之路。


他杀死了每晚都可以看到的怪兽,却让自己变成了它的同类。


可是这也成不了叶原谅他的理由。


叶在想对方是否知道,好和自己小时候经常看的怪兽动画,里面的怪兽都有怎样的结局。


按下手中的按钮,信号在瞬间就被男人吞进里的炸药接收,叶撑着伞,挡开了飞溅出来的血肉。从容地收伞,甩去顺着伞面不断流下的残渣和鲜血。


“大概我自己也变成怪兽了吧。”走出楼道,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叶想着,淋着雨走一会儿也挺好。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