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LIKE

  1


  少年只记得自己叫麻仓好,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连他现在为什么会身无分文地游荡在街上,关于这个的原因,大脑里也是一片空白。


  所以当有人叫住他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不为别的,因为对方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好……?”试探性地,很不确定。


  “……”好装作没有听到,只用余光看着那人,一副对方认错了人的态度。


  事实上,并不是心情不佳或者有别的理由做出这种没礼貌的反应,他只是在警惕。因为一般人是不可能失忆的吧,虽然听起来有点像被害妄想的病症,不过他还真的在考虑,是不是有自己被什么势力或者一个危险的理由逼到这步田地。


  所以对于陌生人的搭讪,他选择了回避性质的静观其变。


  “果然是好吧?麻仓好。”这么说着的人轻轻地笑了,“好久不见,哥哥。”


  哥哥……?


  好愣了一下,终于开始仔细打量起他的脸,虽然看过去第一眼时完全没有察觉,细看之下才发现……他们竟然长的一模一样。这就是证明,他们不仅是兄弟,还有很大可能是同卵的双生子。


  “你是谁?”对方的身份他还是信了大半,好只是在问他的名字,就算想要隐藏失忆也没办法吧,何况叫不出亲弟弟的名字,这可没法搪塞过去。


  但是自称弟弟的人露出受伤的表情之后,好才发觉自己的问题太过突兀,至少原本没打算让少年那副摸样的。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好还是补充了一句话,以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毕竟要是两人关系不好的话,少年没道理感到难过的吧?


  而且不知道是血缘关系的羁绊抑或有别的缘由,好都不想伤害到这个人。


  “是么……”少年垂下了眼睑,做好接受现实的准备那样,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将微笑表露出来,“初次见面,我是麻仓叶,你的双生弟弟。”


  


  2


  “觉得怎么样?”叶围着围裙,一脸期待地等着好做出评价。


  用浓稠的奶油炒面糊作为稠化物,南印度风格的香料搭配得恰到好处,虽然不热衷甜食,但是加了浓缩果泥的日本咖喱入口却比想象之中还要细腻美味。


  绝对是上乘佳作……好只是尝了一口,就知道这一定不是泛泛之辈能够做出来的东西。


  忍住一口气吃光的冲动,好稳了稳口气,才不紧不慢地放下勺子:“恩……还算不错。”


  “果然好还是喜欢吃咖喱的啊。”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起来很开心。这样的好看起来……挺可爱的啊,默默地这么想着,心说要是让好知道了一定又是轩然大波。


  也只有在这个状况下才看得到他这么副样子了。回想起很久之前两个人见面的场景,总是他静静地看着对方,一言不发,连视线都不曾相接过。


  至于能说上话的场合,那又是另外一种煎熬了。


  能这样和他说上话,觉得有点悲哀的同时,确实是在高兴着的。


  果然……?好皱了皱眉,意思是他之前也有这个爱好?


  麻仓叶,现在是比起自己更了解自己的人,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到了极点。要是现在对他说“我也想多了解你一点”的话,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应。


  估计会被当做玩笑,而且他也无法厚着脸皮说出口,还是作罢。


  只是……有一种印刻在灵魂深处的欲望,他似乎从很早以前就希望可以碰触到这个人,希望可以亲口叫出他的名字。


  “叶……”好讷讷地唤着,仿佛是要找回什么东西。


  “恩?”坐在方桌的另一面的叶,有些奇怪好怎么突然停了下来,是不是果然觉得味道有什么地方不对?一面疑惑,一面抬起头来看着好。


  好的手指轻轻拉扯着叶的头发,用了有些暧昧的方式,让丝丝短发绕行在指间,然后缓缓地从那张随时随地都浅笑着的面庞上滑下去。


  “叶你……”好真想说着什么,却自行截断了将要出口的话。


  为什么是这个表情……?


  叶抿着唇,似乎是在忍耐,而看着好的眼睛里埋藏着惊惧。看到他这个样子,已经到嘴边的话,无论如何是说不下去了。


  下意识地朝后躲开,明显地回避动作让好已经知道了他的态度。


  “刚想起来还有东西要买,我先出去一趟,咖喱锅里还有,不够的话自己盛一下吧。”说着就从凳子上起身,熟练地取下围裙,歉意地笑笑,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好重新拿起勺子,示意自己知道了,两人就这么讲片刻前的尬尴化为了乌有,默契地当做一个小小的无关紧要地插曲。忘了就好。


  


  3


  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叶既没有上学也没有外出打工的迹象,被问到的时候才解释说,他早就辍学在帮别人打杂,现在这么清闲也是因为工作室正在翻修所以临时放假。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好再也没有做出越矩的行为,这并不代表他有在好好反省,相反,他却确信了自己的心意。


  他喜欢叶,脱离了普通的兄弟关系的喜欢。至于理由他也说不出来,或许是现在相处得很愉快的原因,或许是冥冥之中对他的那份眷恋导致的,而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太分明的理由的,好也就任其自然,承认了自己的那些想法。


  喜欢上叶不是坏事,唯一让他经常很不愉快的就是,如果是和叶正常相处的话,他们的关系可谓是非常融洽,但是超微有再进一步的倾向,自己就会得到显然的拒绝。


  看起来并不是毫无理由,有几次都差点脱口而出自己的疑问,但在想好怎么发问前好还是忍耐了下来。


  维持现状的话还能看着他,要是打破这个平衡……预感得到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而且是不太好的。


  话是这么说……


  “为什么一直要躲着我?”话是这么说,好却是个不善于保持沉默的人,将对方逼到死胡同也要得出需要的答案,就算是什么都不记得的人,也会选择相同的处事手段。


  从清晨开始就持续不断的键盘敲击声,终于暂停了,叶说过那是打杂时候余下来的工作。抱着电脑一直敲击着奇怪符号的叶,收回了放在键盘上冻红了的手,合掌吹了口热气,更像是在遮挡一些漂浮不定的情绪。


  端起两人泡在桌上的咖啡,叶在自己的那杯里加上了些方糖,他不习惯和太苦的东西。稍微喝了一口,润润嗓子又放回去。


  “就维持这样,不是很好吗?”语气里有些哀求的意味。


  这是好第一次看到叶深深地皱着眉头的样子,一点都不适合他。同样的脸上,由好做出来很自然的表情,放到悠哉惯了的叶身上,就很让人心疼,乃至到想不由自主地抚平那些无奈的程度。


  “不好。”自然不好,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


  他想靠近他,想触摸他,想抱紧他,想占有他。所以只是兄弟关系的相处模式,只会让他的每个日常越发难耐。


  好几次他都在怀疑,要是再这么下去,他一定会发狂,到最后一点一点吞噬掉那个人的血肉,蚕食殆尽,让两个人完全融为一体才能罢休。


  可是好不希望迎来那种结局,他只是想让叶接受他而已,所以他才说出了口。


  “我喜欢你。”就算不说叶一定早就发觉了,可惜他还是必须说出口,不然无法得到一个清楚的结局。


  “真是……”叶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从容的笑容被苦恼所代替,总觉得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解释好。


  递给好属于他的那杯咖啡,两个人是时候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合上电脑的上盖,放到远一点的沙发上,理了一下思绪。


  好接过叶递来的杯子,不管叶说什么,他都只能接受,先爱上的自己等于全权将主动权转让给了对方,这个道理真是浅显易懂。

   

   “其实我也很喜欢你,虽然和你的喜欢有些不同。”叶看着摇摇欲坠的好,慢慢地把他的身子拢过来,像母亲在照看孩子那般的温柔,“但是你没说这句话的话,或许更好。”


   “抱歉了啊,好。”


    好感受得到叶在抚弄自己的头发,曾几何时,他强烈地渴望过这样的温柔……比起现在,多上百倍的渴望。

   

    只是不能动弹的他说不出哪怕一个字,失去的记忆中,一定也有过这样叫嚣着想要到那个人的身边去,却绝无可能的情况。

   

    令人绝望地,冰凉的地方,他一直在想,要是能被那个人碰到该有多好,那么温柔的……总是叫着自己的名字的人。

   

    麻仓叶。


  


  3


  “你醒了吗?”


  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到底是谁在对自己说话,混沌之中隐约认知到自己之前是被叶下了药,然后晕过去了,至于为什么以及现在身处的位置,他毫无头绪。


  努力睁开眼,看东西还很不清晰,不太明亮的房间里他先看到的正是麻仓叶。那人有起来在担心和歉疚,一如既往地无可奈何的样子,面容还很模糊,那是那种神情和记忆中无异。


  刚才发问的就是叶吧,好这么认定。心里还是暖暖的,看起来叶并没有要加害自己的意思。


  “叶……”喉咙似乎干涸了太久,声音嘶哑得不行。


  “不要随便叫他的名字。”一个充斥了不满的声音硬生生地打断了他的话,有着绝对的主宰全力。


  好虚起眼睛,等到好不容易适应了周围的环境,视物没有了重影,此刻他才发现叶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准确地说,那个人正充满占有欲地搂着叶君临在上,坐在他腿上的叶即使有些羞赧,但还是乖乖地没有挪动地方,任随他去了。


  那个人有着一泛着微红的长发,但这样的形象没有使他确实应有的威慑,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的样子,用充满警戒来形容的话,还不如说他具备了无形的迫力。


  然而却有着和叶相同的脸——和自己完全相同的外形。


  “你是谁?”好立刻质问起对方,这种诡谲和微妙的情形,对失去记忆的自己来说绝对不是可以掉以轻心的。直觉让好知道,叶知道实情,而那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则是关键。


  “我是谁?哼。”那人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去回答好的问题,反而勾起了叶的下巴,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叶,你弄回来的这个,我看不是失忆了只是脑子坏了吧?”


  轻蔑地扫视着被手脚被绑得死死的,如同困兽的好,那人毫不介意地当着他的面舔着叶的耳垂,故意彰示自己的所有权。


  好咬牙切齿地盯着两人的互动,看向叶,更多的是不解。


  “不要欺负他啊,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叶叹着气,这人的醋劲怎么会这么大,他和麻仓好的接触才几周而已,猜疑心那么重可是会早衰的。


  更何况那是“麻仓好”啊,他们再怎么也不可能发展出什么关系吧。


  “找回来?好不容易找回来所以你就让他碰你了?”那人的言辞更加犀利了起来,手指绕上叶的头发,恶意地用力扯了扯,让叶不由得偏了偏头。


  所以当初他才威胁叶在身上携带摄像头,要不是有自己监视,两个人会做到哪一步……只是稍微想象一下,他就有立刻宰了那个麻仓好的冲动。之后要好好处罚叶才行。


  “是我不对行了吧。”怎么还是和小孩子一样的闹脾气,叶觉得还是先顺着他来比较好吧,不然这个话题一定进行不下去。


  “你们……”好发现自己根本连插话的余地都没有,不甘和疑惑全部转换成了愤怒。


  那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叶不会避开那个人。


  “还是想不起来吗……?”这可就难办了啊,叶有些苦恼了,按动了座椅扶手上的按钮,偌大的房间又有一个片区被照亮,“你看看那边,是不是可以想起来什么,HY-05。”抬手指着空荡荡的培养皿,里面的营养液被排干许久,上面的标志写的分明“HY-05”。


  HY-05……


  好笑了出来。


  


  4


  HY-05听起来并不像个名字,但这确实是用于区分他和其他个体的方式,在他成为“麻仓好”之前,他一直都是HY-05。


  他想起来了。


  为什么会对麻仓叶抱有那种情感,那只是因为他一直都在细心照料自己,总是温柔地看向他所在的地方,帮他将赖以生存的环境调到最舒适的数值。然后用不同于冷漠编码的称呼叫着他“麻仓好”。


  一开始还不懂得人类的语言,然而在懂的前后都一样的,他明白叶是多么温柔地在照看自己。浸泡在温暖的液体里,那时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想摸摸这个人、想听他说更多的事,所以他一直乖乖的,按照叶的计划成长着,萌生在心底的愿望也一天天地生长。


  “因为研究室翻修,所有的实验品都要移动,重新检查你的数据时,发现你有着和人类相同的脑电波,也就意味着你有思维和情感。再之后,我就瞒着大家把你带出来了,虽然半路上出了点问题,一直都没有清醒痕迹的你居然自己离开了我的车,所以我才会去找你……”再之后的事,就不用再做过多解释了,他找到了HY-05,同时被好发现了马脚,三番五次央求之下才得到了可以暂时让HY-05留在外面的赦免。


  无法和什么都不记得的好提及他的来历,就这么假装着兄弟一起生活了。


  叶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做法是对是错,HY-05对他来说就和孩子一样吧,毕竟是一手悉心照料大的。虽然在各种药剂的作用下这个孩子被缩短了成长周期,在短时间内长成了和自己相似年岁的少年,但本质上还是干净得如同婴孩——得知HY-05被好一时兴起植入了生活常识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HY-05就是麻仓好的克隆体,一诞生就只有内脏被需求的悲哀存在,如果不是因为好的身体迅速衰竭,他是不会同意这个实验的。


  在发觉这个孩子有自我思维之后,叶就擅自做出了决定,即便是几天也好,他希望HY-05能够作为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看过这个世界的一切,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羁绊,然后再作为人好好地离开。


  “叶,其实你很过分啊……”HY-05颓然地坐在地上,无力地笑着,叶对他的温柔,实际上是对另一个人的吧。


  “抱歉呢。”叶低着眼,没想到这样做让他更痛苦了,这孩子,还是和好太像了。


  要是他没有喜欢上自己,或许结局会不一样。


  “果然我就不行了吗……?”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了,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感受到圈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不自禁地收紧,叶微笑着把手搭在好的手臂上,直直地凝视着HY-05,懒散的笑容里的认真不容忽视,过于明亮,甚至让HY—05觉得刺痛。


  “恩。”

    

     除了好之外的人,他都不会真正在意。那眼神,似乎在说着如此冰冷的话。


  “那就好……至少我不会后悔把肚子里的东西交给那家伙。”HY-05看了一眼好。


  “谢谢你,妈妈……”


  这样就好,已经……够了。


  


  5


  “啪!”叶转身在好的脸上左右开弓,两只手打在他的脸上。


  “可以放手了吧?”怎么把HY-05带回培养皿好还是臭着一张脸死活不肯放手,“这样我没法工作啊……”让叶陷入苦恼的人只有研究和好,而状况还往往出在后者。


  “我很不爽啊~”好眯缝着眼,一点点凑近叶的脸,“今天我必须惩罚你。”


  说着,就把叶的头按下来,用舌头灵巧地撬开叶的唇齿,狠狠地深吻着。


  “欸?唔……”来不及做出辩解就被死死缠住的叶,只能顺势回应着好的邀约,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就知道会这样之前才一直回避HY-05,没想到最终还是变成了这样。


  真是的……这完全就是在吃自己的醋啊……


  即使叶想这么说,他也清楚好不会这么容易认同,只好在心底小小地挣扎下,叹口气,抱着好的脖子,回吻了这个吃起醋来反而会变得可爱的人。


  啊……不过为什么HY-05要叫自己妈妈?他不是男的吗……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