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Error

  
1

如果快餐店可以点白水的话,叶一定会要一杯,就算它收费和一般饮料一样。好像向服务员要求一下也不是无法得到满足,但这类给别人添麻烦寻找存在感一样的事情,他是比较排斥的。
如果是作为故事的主角,麻仓叶就是那种存在感不淡,却心性太过淡漠于是有点欠抽打的、绝对无法热血起来的主角。
恩…真是件麻烦的事,要让他诠释自己的一生,或许真的就轻描淡写的一两句话,再加个标志性的“船到桥头自然直”,以上。
对面的座位没有人,不过就算店里满座,也基本不会有人来问“我可以坐你旁边吗?”,这就是日本人的矜持一样的东西。

2

“叶,不点一点别的吗?”
空无一物的桌面摆上了一杯热水,叶愣愣地看着对面的人。
“我们……”有点选不出合适的措辞,叶迟疑着捧着杯子。
水还很热,但是指尖的温度早快赶上生出冰花的玻璃了,一时间有种探不出温度的感觉。
“我们在交往呢,知道这个一点不用惊讶吧?”好用食指点点桌面,几束来自不同方向的墙灯让影子隐约,有种摇曳的即视感。
“交往过……?”手掌上升的温度传到身体里,变得很暖。
“不要用过去式的口吻擅自分手好吗?”火气有点大,好多年没这么无奈过,好都差点忘记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啊……”为了缓解来自对面那位黑了脸的人带来的压力,叶喝了一口水,烫了点,可惜没敢不喝就放下来。
“你不喝点什么?”突然发现桌上只有那么一杯水已经是他喝了一口之后的事了。
“我只是没想过你会来。”好盯着叶,叹了口气,“算了,我不用。”
其实我也很惊讶。叶没说出口。
“你还是回去吧。”好突兀地说了句,没再看着叶,表情很认真。
“恩……我想也是。”叶了然。
“■■■■■……”目送着离去的人,好轻声说了一句,他一直没来得及说的话。

3

蝉鸣,聒噪。
叶坐在那里看着空无一物的桌面发呆,总觉得做了一个梦,可惜没那么简单啊。
那句话,还是记着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