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这货是天使才怪

自从家里来了这个变戏法一样弄出翅膀的小孩,叶的生活留再也没平静过。很多次他都在设想,要是那天没有一边感叹着“真是好天气啊”

  

一边打开窗户,一不小心拍飞了某飞行物,最后被要求负责的话,他的生活应该平静得多。  

问题就是……如果什么得,可以吃吗?  


作为幼稚园保父出身的叶,自然第一反应是同意了对方包吃住直到疗伤完毕的要求,还自发性地无视了对方非人类物种的属性。  

这只是悲剧的开端,或者说是幼儿厚黒学的序章。  


“我说过,不要欺负我们班的小孩,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呢……”叶无可奈何地拎着好回到家。 今天听到班里最可爱的小男孩哭诉,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石头突然从天上飞过来砸到他的头的时候,叶对那个罪魁祸首就心底有数了。  

他就不该答应这个裸着到处乱跑,偏偏还只有自己看得到的小天使跟着自己出门。居然还说什么让他和班级里的孩子一块玩,这真是天大的失误。  

好一来,那些真正的人类小孩,就被各种低端的手段欺负了,尤其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孩子。  

虽然觉得不现实,叶还是决定问一下:“不要一直做争宠一样的事,没记错的话,你年纪应该比我大?”  

“是又怎么样,那小子我倒没觉得是威胁,可是他爹,哼!”很拽地抄手腾空,一想到那个单身男人看到叶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想要做点什么,无奈每次都会被叶叫走。既然爹不好下手,用儿子来说事总行吧。  

“好,你……”叶按了按太阳穴。  

“怎么?”还是趾高气扬,丝毫不知悔改的样子。  

“你果然还是给我出去反省一晚吧。”叶一手抓住他翅膀,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关好玻璃窗。也觉得上帝制造天使的时候,一定是深思熟虑才给他们加上“不经人类允许,不可以进去人类住宅”的戒律。就是料到了有好这样不太靠谱的天使存在。  

叶拍拍手,那本书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去了。  

就这么把人给扔出去了,虽然受到了那么一点点的良心谴责,不过叶还是悠然地看着书。嗯,窗户在对面,可以借用余光看看对方有没有好好在反省。

好在窗户外面左右飞了几圈,喊了两嗓子,不知道是不是隔音效果太好,叶完全没有反应。 再去正门按了门铃,哪知道叶直接从里面卸了电池。至于拍门……好也试过,不过那对他的娇嫩手掌的杀伤力太大,只拍了记下,就满嘴脏话地放弃了。


回到窗子外头,像是思索了一会,好忽然在窗子外头喊起来:麻仓叶!你这丫的……&%¥,有了新欢就不要旧爱了!你丫敢抛弃我娘!还不要我这个可怜的孩子!你还是人么你!“ 然后整个小区的人都探出头来看了。 

”哇!!!!!!!!!!爸爸不要我了啊啊啊!!!!!!!!!杀人啦!!!!!!!!!!!“


叶没料到好会来这么一出,整个小区的人都被惊动了不说,还让他的名誉大大受损。好吧,既然好都不介意让自己全裸上镜,那他是不是也不用客气了? 好这种可以凭自己意识让人类看到的能力,老实说已经给叶的生活造成了莫大的困扰。

叶打开了防盗门上的小窗户,冷眼盯着外面呼天呛地,装的有模有样的某人,用不大,但是保证看热闹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现在学会了骗人是吧,不好好反省我是不会让你进来的,隔壁买的鲫鱼是你拿去喂猫了吧,前天王婆婆的猫,是你给剃的毛吧,上次小区展版的涂鸦,是你做的吧,还有……”这些都是好以为不会有人发现的坏事,没想到居然被叶一件件全部抖了出来。

想博取同情?也得你有被同情的资本吧……

叶如此想着,一副严父教子的嘴脸,相信现在局势已经反转,教育自家小孩也不会有人插嘴吧。何况这家伙就没做什么好事,说不定大家全都在想,要是能修理一下好就好了。

虽然面临被索赔的危机,不过能治治好,他也没什么好介意的。而且事成之后,一定要带着好登门道歉,让他使出看家本领,装个可怜什么的,说不定赔偿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当然,好不知道叶在下这么大一盘棋,也就被杀个措手不及。

最后,好说歹说,外面的小只生物全是消停了,叶本来也不觉得那家伙可能遇到什么凶险——被小区的住户找麻烦除外。总之好不容易的清闲,就算好有时候还会在窗外委屈地到处张望,叶还是抱着那本书坐着睡着了。

等到再醒过来,天已经黑透了。叶摸着恶得瘪瘪的肚子,睡过了连晚饭都忘了,胃酸分泌过多让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下意识抬头看向窗外……

要不是叶有些良好的心理素质,肯定要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一跳。一个东西紧紧地贴在玻璃上,压得过分平整的面部,看起来有些戳中奇怪笑点的喜感,四肢也是用力趴在上面的感觉,整个小脸皱在一起,十分痛苦的表情,满脸鼻涕眼泪混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保持这个样子多久了。

虽然乍眼一看,叶确实差点笑出来,不过马上又有点心软了。本来他也没准备让那家伙在外面戴太久,适可而止就好,哪知道自己一不小心睡过头,直接把惩罚延长了几个钟头。况且好虽然作为天使,非常奇怪的是他还是必须通过进食来补充能量。估计在外面饥寒交迫,才弄成了这副惨状。

叶叹气,无奈地走过去敲敲窗户,看着小家伙突然亮起来的的眼睛,带着些许脱力感,打开了玻璃窗。


“叶……“好哭丧着脸,在窗户打开的一瞬间就窜到了叶的怀里。虽然说话口气很弱气,但是这个冲撞力是一点都不可以轻视的,叶一个趔趄,好不容易才站稳。


‘你好过分,我在外面呆了好久,你都不管我。’在叶的怀里使劲蹭着眼泪和鼻涕,一张花脸好不容易出了个五官位置。

“是、是……我的错。“叶抱起这个小家伙,拍拍他的头,拨开那些黏在脸上的发丝。这示软有一半是真心,不狠心一点怎么算得上惩罚呢?只是叶也确实认为自己的失误,一不小心睡到晚上这点是自己的错,再者天天面对着幼稚园的孩子们,已经习惯安慰哭成这个样子的小孩了。

”还有还有,我肚子好饿,你都没给我煮东西!我闻得到厨房没吃的,别想用速冻食品忽悠我。“好皱起没,叉腰质问,马上就破坏了刚刚的可怜模样,任性得不行。


叶扯扯他的脸,这小子马上就得意起来了,刚刚不是可怜兮兮的么,难道这内在真的就是3岁的小不点?叶倒也不生气,现在的小孩子不懂事的太多了,天性如此的感觉,只要在成长过程中适当教育,一般还是没什么大碍。不过……面前这个哪里是什么可以用来养成的小不点啊……

一想到这里,叶也觉得自己太大意了:”那你有好好反省么?“


”……“鼓起腮帮子,好嘟着小嘴,眼眶里面又开始包着泪花,眼睛里面亮晶晶地闪烁着委屈,仿佛叶说这句话戳到了他的痛处,泫然欲泣、

”唉……算了。”叶把他抱在手臂上放好,去关好窗户,反身坐在沙发上。

看到他那个样子,老实说叶清楚这十有八九都是装出来的,不过……嗯……还是算了吧。

刚把人放在沙发上,准备松一口气。叶只觉得肩上被人一推,就倒在了软软的沙发上。

“好?”毋庸置疑肯定是好的作为,不过叶没反应过来他是想干嘛,要说报复的话,就他那个身高,也成不了什么威胁吧。

反正叶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好,看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叶……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居高临上地俯视躺下来的叶,好勾起一个笑容,撩起擦过嘴边的头发,降低自身高度,坐在叶的身上。

“?”叶很莫名其妙,他觉得似乎自己应该再把这家伙扔出去一次,这次至少是一个晚上。

“我说,我看你是把你当成配偶的意思,要不我和那死小孩折腾个什么劲?”好掀起叶的衣服,把手伸进去抚弄,笑得十分得意“简单来说,我就是想先和你舌吻,让你手指让你缺氧然后露出含羞的样子。再用手指帮你到高潮,但我不会随便就让你射,我还是比较温柔的,所以不用担心太多,你只是会禁受不住欲望的折磨要求我让你释放,这个时候我就可以在手指上涂润滑液,然后……“

好絮絮不止地说着,突然觉得场景变幻,等他回过神来,叶已经微笑着望着他,然后温和地说:”好,你今天还是呆在外面吧。“随后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抡起手臂,在半空中画出了个略显沉重的抛物线。


今晚可以睡个好觉的样子。叶满意地点点头,高枕无忧地睡上一晚简直是时隔多日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