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三月花事

  寒绯樱飘零的花瓣并没有投下影子,早春。

  

  即使有性急的人开始褪去多余的衣物,叶还是裹成一团,走过长廊,坐在临着庭院的别间里。纸门开着透气,没有工作就习惯性坐在房间里呆上一天的人,自然畏寒得多。

  

  “叶,你不要一直穿这么厚啊。”人声凭空出现,源自叶的身后,那个声音带着满满的遗憾,“你看,都粗了一圈。”

  

  放下手中正在比对的符咒,叶默默地在水中倒着朱砂,然后提笔在方形的纸笺上行云流水。

  

  “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拧着眉头,看向好在他腰间那只不安分游走的手。

  

  “这样没手感。”一针见血地点明二者之间的联系,顺势再掐了掐罩在数层布料下的腰,上下比划给叶看,以示自己的正确性。

  

  “抱歉,我对你的感想没兴趣。”叶说完,落笔。

  

  将兼毫搭在笔架上,轻轻吹干纸片,而后转身,“要你停手的话,似乎这个方法更有效吧。”

  

  一边不住叹息,一边将手中新制的咒符贴在好的额上。扳开搂在自己腰际的手,叶起身走了几步,正坐在好的对面,对着保持奇怪姿势僵直的人打了个哈欠。

  

  “就算你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现身,也不要总是不经过我的允许就出来,安娜已经数落过我很多次了。”无法管理好式神,是由于主人的力量不足,正是有这个理论的存在以致叶已经多次被迫体验了安娜的地狱式训练。

  

  可惜毫无起色。

  

  这不是叶的能力问题,他的力量虽然不出色,但也落不到中庸之下。一切的根源,都是那个名叫好的式神。

  

  倒不说他有什么不好,只是那位不好伺候的主,实在是太过强悍。据说他做上任当家的搭档也是一时兴起图个高兴,没想到继当家之后,不偏不倚地选了半吊子的麻仓叶当主人。

  

  百思不得其解的理由,则一直是个谜。

  

  “那你变强你点不是就好了。”咒符在自动化为灰烬,叶已经看到那带着讨厌笑容的嘴角。

  

  

  只有在这种时候,叶才会希望自己可以更强一点。

  

  “不然就会像这样……”

  

  几乎看不清行动的轨迹,天旋地转也只是一瞬的事,叶已经躺在了榻榻米上,好则压制着他的手腕,整个人以绝对的优势将他笼在身下。

  

  到手的甜点,有先舔一下的习惯。这次也不例外,好舔着叶的唇,细细地品尝似的用舌尖滑过那双淡粉色的唇,之后眯缝着眼睛笑得一脸餍足。

  

  “不要玩,现在很冷。”叶完全没觉得意外,试着动了动知道对方没有放开的意思,于是出言阻止对方的打闹。在这么下去,估计又是一发不可收拾。

  

  这种事,真是一旦开头就完全没法刹车。

  

  叶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突然间变傻了才会被好牵着鼻子走,忽悠得失去了最后的立场。

  

  “这是你欠我的,只要你想起来我们初次见面的事,就放过你。”好一点不理会叶的推拒,“等一下你就会觉得暖和了,不要怀疑我的能力。”舔与接吻的触觉完全不同,前者只让人心痒难耐,如果能一口把这个人吃下去就好了,好如是想着。

  

  驾轻就熟地剥着狩衣和略显多余的几重单,好在心底不耐烦地念着“就是这样才不喜欢叶穿这么多衣服”云云的唠叨,但还是耐着性子慢慢去掉他的衣服,如果撕坏了之后就该有段日子见不到好脸色的叶了。

  

  记得上次由于他不分场合,之后叶竟然在他出现之后贴了他一身的咒符,足足有一摞的薄纸全部招呼到他身上来。饶是他修行高,也是花了半天时间才破了所有的束缚。

  

  “我想不起来啊……”淡淡地吐了句让好一不小心就用力过度的话,听到帛布细微的撕裂声,叶没带什么表情地盯着好的眼睛,直到对方讪讪地放轻了手中的力道为止。

  

  他没有坚持抵抗的原因很简单——并不排斥。无论是对好,还是对他们维持着的这种关系。

  

  “没关系,你总会想起来的。”毫不怀疑自己的正确性,他有的是时间陪叶耗到生命的最后。

  

  叶赤裸的身体很快就出现在层层的布匹中间,刺绣与暗纹都显得十分素雅低调,反而让躺在它们上方的躯体美的如同不可亵玩之物。只不过这更加激起了好要染指的欲望,想要玷污那份淡漠,想要独占那些令人沉醉的轻吟。

  

  手指勾勒在少年纤细而匀称的腰上,果然没了恼人的厚重衣物,这样好得多了。他是说手感。

  

  看着在倒春寒的淫威下微微战栗的叶,好有些坏心眼地故意拖延时间。

  

  叶的神色有些挣扎,随后手臂一勾,把好压下来:“快点……很冷。”

  

  满意地扬起笑,依言脱下自己的衣物,好吮吸着叶肩膀,时不时地咬上一小口:“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主动的时候。”故意歪曲。

  

  “我只是很冷……”好对他胸前的搓揉让他尝过人事的敏感身体很快起了反应,体温在渐渐升高,没有放开的手着实缺乏说服力。

  

  “是么。”好并不戳穿叶的心口不一,或许叶本人也没有意识到一些事情,现在不是说破的时候。

  

  对彼此的身体都十分熟悉,好顺着叶的小腹一路向下,握着在节节攀升的快感里有变化的部位抚慰,让他能在愉悦之中接纳自己。仅仅是听着叶煽情的喘息,他就多次差点就这么不管叶的感受长驱直入。

  

  等准备工作得当,那双蒙着水雾的眼睛透着情欲,好知道叶的心已经随着身体诚实地沦陷,不做多想,将自己贯入他柔软的体内。

  

  “嗯……”叶下意识地压低自己的声音,知道好是故意为之,每次都让自己误解对方进入的时间,哪怕错开那么一点时间,没有心理准备会造成不必要的杂音。

  

  一旦想到自己此刻的声音可能被门外路过的人听到,叶绯红的脸颊染上了有一层的微醺,他是不在乎两人的行为没错,却不是不介意被别人知道。至少让安娜一人知道,这件事情都可能变成导致他悲惨未来的根本原因。

  

  “唔嗯……好,别太哈……快……”鬼……不是人类的好向来不懂得何为节制,一味的索取让临近巅峰的叶忍不住开口求饶。这家伙真的是鬼。

  

  “这样就不行了么……不过确实很暖和了吧?”好还意犹未尽,他同人类居住了多年知道叶的身体受不了,也不敢恣意妄为,“算了,今天就放过你吧。”

  

  要为自己的东西打上所属的印记,好一口咬在与叶签订契约的标志上,五芒星上快要消失的牙印痕迹重新加深,和烙下的一般清晰。完成之后便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让两人一同得到满足。

  

  *

  

  “你总会想起来的,所以今天就放过你。”

  

  樱瓣终于顺着风飘落到一地的华服上,投下了那层淡而浅的灰色阴影。

  

  *

  

  叶自然是不知道的,有关初次见面的事,就算想起来了也没用。那些遥远的约定,只会让他们在之后的时光中牵扯得更深。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