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The end of the century

  

  1

  

  阴霾厚重,把整个世界硬生生地缩小了一圈。

  

  钢筋和水泥颓倒在各处,高耸的大楼往日的生气已不复存在,酸雨侵蚀了棱角,勾勒出诡谲的图案,卷着沙粒的风刮着摇摇欲坠的墙。

  

  曾经被称作“城市”的地方,如今湮没在了沉重的灰败之下。

  

  叶睁开眼,显然是吓了身边的孩子一跳。

  

  “请问,有什么事吗?”

  

  戳在他脸上的棍子落在地上,叶伸手捡起来,举到那个孩子的面前。

  

  “我以为你坏掉了……”孩子涩涩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造人,刚刚自己才捅了人家的脸,这可是很失礼的事。

  

  “我在充电。”叶安抚性地示意自己不会生气,再把那根木棍往前递。

  

  这个世界大部分的植物都灭绝了,这个木棍可能是小孩很宝贝的东西,叶安静地看着他畏畏缩缩地把手伸过来。

  

  “对了,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知道麻仓好这个人么?”

  

  

  2

  

  人类已经失去了在地面生活的能力,除了部分掌握着世界权利的机构之外,普通人都住在很深的地下。只有那里才有可以维持生存的水源。

  

  所以白天行走在残骸之中是件十分惹眼的事情,在经过几次失败之后,叶总结出了白天养精蓄锐,夜晚潜行的行动方式。

  

  无月的黑夜,他在坍圮的断壁残垣间飞快地跳跃,奔跑。

  

  只要慢一秒,那个人就可能再一次从他面前溜走。

  

  

  3

  

  “叶,人造人也有自己的尊严,所以不要因为我的话左右你的思维。我没记错的话,我为你设置的人格可不是那样的呢。”

  

  站在面前的人一副柔顺的模样,他皱起了眉头,回头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字与字母,怀疑是不是程序什么地方写错了。

  

  “那我可以提个建议吗?”快速分析刚才的话,叶立刻做出了回应。

  

  有变化总是好事,毫不犹豫地点头:“你说说看。”

  

  “好,如果资料没有错误的话,我的性别是‘男’,所以请不要再给我穿上奇怪的衣服了。”叶指着自己身上的旗袍,并看向卧室方向。

  

  里面衣橱里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男性应有的着装。至少他的资料里,没有这个认知。

  

  “……”笑容僵在脸上,好讪讪道,“有什么关系,反正很可爱。”

  

  “人造人也有自己的尊严,所以不能因为你的话左右思维,我没记错的话,我被设置的人格是——”

  

  “我知道了……”好扶着额头打断叶絮絮不止的话,“我稍微有点后悔让你那么聪明了。”

  

  虽然这也是叶的可爱之处,不过自己都会被他吃得死死的,总是不太好吧。

  

  “不胜荣幸。”

  

  

  4

  

  “好久不见啊,叶。”那人微笑着,俯视动弹不得的叶。

  

  “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死,为什么我不可以?”早已经不会气愤,每次见面,他只能和好说上几句话。

  

  那些话,他都会在下一次见面之前咀嚼很久,然后,又会有新的疑问,那是人造人无法解开的迷惑。

  

  “因为我不希望你死。”好一字一句地轻轻吐息在叶的耳边,笑着站起身,“这里的镇压已经完成,我该走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再见吧。”

  

  “下次我会成功的。”

  

  “不,你还会失败的。”

  

  

  5

  

  “为什么要帮他们?”叶堵在门口,在家里发现了一些文件,而那上面有好的署名,他只想问个明白。

  

  刚从研究室回来的好没有带伞,给叶发了消息也迟迟得不到回应,他不得已冒雨走回来。还好这个区域的雨水酸度不大,否则问题就严重了。

  

  “你知道了?”显然是知道了。

  

  好不等叶应答就接着发话:“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有什么不好,我对那些都不感兴趣,我只要你。”

  

  并不是深情的对白,而是不可一世的高傲,他只是在宣布自己的占有。为了欲望,他不惜用自己的能力去辅助一个小的团体,用绝对的实力去压迫更多的人类。

  

  那些,与他无关。

  

  “不要擅自为我做决定。”叶依旧没有让好进屋的打算,双方就这么对峙着。

  

  “看来你很明白,我参与这个计划是为了你。”制造出叶这种高智能的人造人,并不是普通研究院能够负担的,数目庞大的金钱不可或缺。

  

  叶的表情在动摇,他的出生是建立在更多人的不幸之上,他却现在才知道。

  

  “销毁我。”不需要犹豫,不需要经由程序建立起来的留念。

  

  “办不到呢。”

  

  好知道,叶是无法销毁自己,他的基本戒律让他无法接受除麻仓好之外的任何破坏。

  

  说完,好转身离开。

  

  这是好最后一次回家。

  

  

  6

  

  风衣在夜里翻飞,如同巨大的蝶翼,闪现在枪械轰鸣时,那一瞬而过的惨白光华之下。

  

  叶轻巧地翻过墙头,落到一个老式人造人身后,它尚未具备完善的人形,不过叶知道让他停止工作的方法。手起手落,拧断了它脖颈后的一处突起,没有使用全力,这样它还有修复的余地。

  

  一连串的子弹呼啸而来,叶堪堪避过,松开手中的人造人,虽然知道自己可以拿它抵挡小口径的子弹,但他还是抛下了那具停止运转的铁块,闪身躲进墙角。

  

  只差一点了。

  

  这座大楼的最顶层就是他的终点。

  

  警报声长鸣。

  

  伴随着巨大的响动,叶踢开门,应声而开。果然这里的人造人配备的都是最实用的武器,将膛里的子弹全部击出,竟然打穿了厚达数厘米的钢板。

  

  不过,这并不是值得叶高兴的事。他明白自己要找的人,不会这么轻易地让他抵达。

  

  果然,密闭的房间内空无一人。

  

  这间屋子有着各种仪器,最大的显示器上打着几个字符。

  

  【Au revoir】

  

  再见……吗……

  

  叶叹了一口气,越过这些仪器,透过宽大的玻璃,下面的光景是一篇漆黑与死寂。毫不犹豫地冲向面玻璃墙,如同要投入黑暗的怀抱。

  

  如同可以沉沉地睡去。

  

  高出传来的枪声变得依稀,最后的的光点闪烁着失去踪迹。

  

  叶突然想起来,好告诉过他,很多年前天空依旧蔚蓝的时候,每逢夜晚就有那么一些穿越遥远时空到来的光。

  

  人们叫它们星晨。

  

  

  7  The end of the……

  

  只有具有权利、金钱和地位的人,才会有自己的墓碑。那是一种提示,证明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过。

  

  锈迹斑斑的人造人安详地靠在那块由总统特意安置的墓碑后,眉目淡淡的,像是进入了熟睡。

  

  这个时代已经没有这样的人造人了,来参观的人也并不知道,为什么开国功臣的墓碑旁边,会有那样一个坏掉的人造人。

  

  历来众说纷纭,也没有人知道真相,就连考究这段历史的人也只是说,他们不过是沿袭以前的习惯,无论麻仓好先生的墓移到哪里,都会让这位人造人陪在他的身边。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当那位人造人在麻仓好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机能慢慢停止,脸上有怎样的表情。

  

  人造人也是最后才知道,做出他的人,为了不让他一个人寂寞,让他们拥有了同等的寿命。

  

  当人造人拖着大半机能都罢工的身体来到那块小小的墓碑前,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然后对先行沉睡的人说着。

  

  “Au revoir,bonne nuit.”

  

  再见,晚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