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Little Red Riding Hood


  1

  

  【小红帽要去给外婆送东西,那是一块蛋糕和一瓶葡萄酒。】

  

  靠在平滑的砖面上,粉刷在上面的白色漆面已经斑驳脱落,墙脚的杂草上有一圈深灰色的印记。

  

  “叶,你没睡着吧……?”好侧耳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嗯,没有。”一墙之隔的人回答的声音很小,必须静下心仔细听,“刚刚吃完饭?”

  

  好侧着头看着墙面曲折的纹络,避开可能把头发弄脏的地方:“是啊……”他也只有饭后的这段时间才自由,“今天吃的是刀豆土豆,和一点点腌肉。”

  

  “味道应该很不错吧,我从来没吃过腌肉。”叶无奈地望着冰冷的铁栏杆,不知道晚饭又是什么菜。

  

  从出生开始他就在食素,没碰到过一次肉,所以他们之间有个很小的管理,好每次来都要说出自己午饭的菜名。

  

  “我不喜欢。”虽然不是全素,一周大概也就那么一次能够吃肉,不过好对那种东西没什么爱好。活物的尸体只让他恶心。

  

  “是吗……”叶似乎在笑。

  

  2

  

  【“进了林子还有一段路呢。外婆的房子就在三棵大橡树下,低处围着核桃树篱笆。你一定知道的。”小红帽说。】

  

  他们是双生的兄弟,知道自己有个弟弟也是偶然的事情,装着同家中大人做对的心态跑到禁地,阴差阳错地发现仓库一样的高墙背后,居然存在着自己的血亲。

  

  自然刚开始好对自称“麻仓叶”的家伙将信将疑,不过潜意识里的感觉,他知道自己无法辩驳。

  

  这个家族是极其异常的宗教团体的领导者,无论那群人想做什么,叶被关起来这件事都是不算非常意外的,如同自己被禁止外出。这不过是鸟笼的大小不一样,他们都在里面行尸走肉地活着。

  

  冷漠地活了这么多年的好,头一回有了这样的想法——即便是笼子里面的笼子,他也想打破来看看。

  

  无论以哪种方式。

  

  3

  

  【“你好,小红帽,”狼说。】

  

  “今晚居然有肉丁……虽然少的可怜。”即使是反感的事物,他也必须咽下去,现在他还太弱小,现在他还太弱小,没法和整个家族对抗。

  

  “少不也挺好,反正你不喜欢。”叶踢着脚上的铁链。

  

  听着镣铐铮铮作响,好皱了眉:“如果他们能不放进去就好了。”

  

  叶的回答是无声的轻笑,那是不可能的啊。

  

  “可以……试着碰碰你么?”叶低声的请求,更像是饱含信念的祈祷。

  

  “也不是不可以。”好一贯地掩饰自己的心意。

  

  那就是可以的意思了。知道他并不如表面那么冷淡,所以叶听到这样的回答很是开心。虽然同样对外界漠然的人只会用浅浅的笑来表达自己的喜悦。

  

  踮着脚,伸出手,他知道只要越过分割所见天空的钢筋,就可以探到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温柔。

  

  “我在从左边……嗯,你从右边数的第一根钢筋这里呢。”意外地没有感知到对方,叶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没有回答。

  

  他只是紧紧抓住了一只和他差不多大小,却足足瘦了一圈的手。十指相扣,每根手指嶙峋地仿佛有硌人的棱角。

  

  4

  

  【“哎,外婆,”她说,“你的耳朵怎么这样大呀?” “为了更好地听你说话呀,乖乖。”】

  

  “麻烦你了。”叶把空杯子放到封锁的、只剩平行空格的窗口上,舔了舔嘴角。

  

  真是不小心,他居然把定量供应的水打翻了,还好这个人如期出现,否则他会渴上一整天。

  

  “没什么。”好摸索着空杯,并将它拿下来,“你受伤了?”极有可能是手指。

  

  杯壁上有一道细长的红痕,是血迹被擦拭,有粗心地没有擦尽的痕迹。

  

  “没什么,之前不小心被栏杆上的毛剌挂到了而已。” 果然里面的光线到了傍晚太暗,不然也不会看不清看到上面的东西到底有没有擦干净。

  

  好没有继续问下去。

  

  叶不会如实告诉他,他会自己去找出真实。

  

  5

  

  【“可是外婆,你的眼睛怎么这样大呀?”小红帽又问。 “为了更清楚地看你呀,乖乖。”】

  

  “下次能带镜子来吗?”

  

  “镜子?你要那个干嘛?”

  

  好有点不理解,叶怎么突然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可是可以……”反思自己应该先答应下来才对,好在叶回答之前又补充了一句,结果让两句话很有逻辑问题。

  

  “我们应该长得很像吧,我想好好看看你的样子。”

  

  “也不一定长得一样……”好不识气氛地反驳,不过最后他还是回房间拿了镜子。

  

  叶默默地等着好再次回来。

  

  再不看的话,或许就看不到了。不是因为天黑的太早,而是黎明遥遥无期。

  

  6

  

  【她走到床前拉开帘子,只见外婆躺在床上,帽子拉得低低的,把脸都遮住了,样子非常奇怪。】

  

  不眠之夜。

  

  有时候真的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想才失眠的。在经历过度使用之后,大脑早就空白一片,好难得地失眠了一次。

  

  去叶那里吧,看看他有没有睡着。好寻思一下,就着一身浴衣出了门,就算被人问起,也不必因为正装打扮被怀疑。

  

  夜晚的喧嚣低调又可怖,仿佛未命名的生物体内缓缓流动的,不是红色的血液,令人作恶。

  

  细小的嘤咛和男人的污言秽语交杂,好的指甲深陷进潮湿的墙面,直到坚硬的烤砖给他带来尖锐的疼痛。

  

  但是他仍然无法去思考一墙之隔的少年的心,那只会更痛,无以复加。

  

  想起今天告诉少年自己吃了一小块奇怪的肉时,对方歆羡之中别的感情,他只想吐。

  

  7

  

  【“外婆,你的手怎么这样大呀?” “可以更好地抱着你呀。”】

  

  洗着满手的污渍,盥洗台上面的钥匙也印上了干涸的暗红。他已经摧毁了那个大的鸟笼,困着叶的那个,他会亲手打开那扇门。

  

  好没有后悔,哪怕代价是全族人的性命。

  

  “谢谢。”好在试着手里所有的钥匙,叶的脸埋在阴影里。

  

  对方没有出声,叶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那个与镜子里的模样一致的人。

  

  叶笑了,虽然他是闭上眼的。

  

  8

  

  【“外婆,你的嘴巴怎么大得很吓人呀?” “可以一口把你吃掉呀!”】

  

  你肯定明白我想杀死你的原因吧,哥哥。

  

  因为我告诉了你一个秘密。

  

  那天你说的腌肉是我腹上割下来的,肉丁是我的无名指,你说奇怪的肉,是我的一只眼睛——另外一只,你几个月前就已经吃下去了。

  

  所以……你明白的,我不过是想用自己的剪刀剖开大灰狼的肚子罢了。

  

  其实你也一样对吧。

  

  麻仓好,我亲爱的哥哥。

  

  9

  

  是小红帽用剪刀剪破了大灰狼的肚子,还是因为没有猎人,小红帽被大灰狼吃了下去呢?

  

  谁都不知道真正的结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