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Hide-and-seek

  

  1

  

  “叶,你没事吧?”好正在翻阅手中的资料,门推开的声音促使他抬头张望,看到了进来的人正拿纱布捂着脸,皱了眉。

  

  摇头,拿开纱布再按了按嘴角,还是很疼:“207室那孩子又把我当成她的前夫了,一时没拉住……”

  

  “怎么不小心点,那样的就该关在房间里啊。”具有攻击性的病人关在房间里也是常事。

  

  但是叶就不肯听劝,极力要求要尊重病人,不能随意剥夺他们的自由。真是天真。

  

  叶不置可否地笑笑,却牵动了伤口,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只是有一部分出了问题而已,作为医生没有囚禁他们的理由。在那些人的眼中,自己的行为可是天经地义,被随意责难会很难过的。

  

  “过来,我帮你擦酒精。只用冰敷可没法消毒。”好拉开抽屉的第一层,医用酒精和棉签都放得整整齐齐的。

  

  “谢谢。”把旁边的凳子搬过来坐下。

  

  “不要和病人牵涉太多,这个地方可没有正常人。”好有些不快地扳开橡胶塞,这已经是本月第4次了。

  

  “哈……你觉得我们也不正常?”好的说法太极端了。

  

  “谁知道呢。”不着边际地把问题抛开,他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兴趣。

  

  2

  

  “不可以这样呢,它会很痛的。”叶握住女孩的手腕,蹲下身,语气悠悠的。没什么力度的劝说,却让从来不与他人交流的孩子说了话。

  

  “会很痛……?”女孩喃喃地重复叶的话,一点一点地松开自己的手指。

  

  纤细的肢体在激烈地挣扎,蝶翼上色彩鲜艳的鳞粉脱落了很多,沾在她肉乎乎的手掌上,柔软的骨头像是折断了,曾经承载身体飞翔的翅膀已经变为累赘,笨重地拖在身后。

  

  “是啊,就像你这里一样,会很痛。”叶轻轻地抚了抚女孩的手臂,上面有个凹陷的伤疤,那是她的父亲用烟头烫的。

  

  女孩似乎颤抖了一下,随即放开了手,把手中的小生命摔在地上,然后飞快地跑走了。

  

  叶看了在地上挣扎的蝴蝶很久。

  

  直到大群的蚂蚁将它分解、撕裂,最后蚕食般地将每个部分搬进地底的洞穴。

  

  3

  “太恶心了,野种!吃我的喝我的,一个不够还来两个折磨我。怎么不去死啊你们!”男人歇斯底里地吼叫,脚边的酒瓶横七竖八地躺在烟蒂与腐败霉变的垃圾中。不规则的玻璃碎片撒了一地。

  

  “够了!我以后会把钱还给你的,要多少都行,但是你敢再动他一下,我肯定让你先死。”好护在叶的面前,虽然只是个孩子,他的眼神却令男人毛骨悚然。他说到做到。

  

  叶闭上左眼,血从额头留下,渗进眼睛的感觉很不好受。拉了拉好的衣服,摇头。

  

  “先止血比较好。”探到额上尖锐的残渣,直接拔了出来。

  

  4

  

  我们来躲猫猫吧,我最爱的孩子们。

  

  Hide and seek.

  

  好啊。

  

  Hide and seek.

  

  ……

  

  但是你最后去了哪里呢?

  

  Hide and seek.

  

  你已经找不到我了,我最爱的孩子们。

  

  Because of hide-and-seek.

  

  5~

  

  “有点麻烦了啊……”叶跑着进了休息室,满头大汗。

  

  “你受伤了?”虽然时有发生雷同的意外,但好还是很担心。

  

  “手指……被刺到了。”寸长的针直接刺进了食指,如果不是因为筋骨太过坚韧导致针断在了肉里,他的手指或许会被刺穿。

  

  “谁干的?!”用这种手段对待叶,冰冷自好的眼底泛起,冲动再次翻涌。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他的杀意绝不能被叶发现。

  

  “你知道的。”叶惨白的脸上挂着笑,果然是十指连心么,异常的痛,“有空说话的话,不如先帮我把针挑出来?”

  

  答案,你用这样表情已经讲出来了啊。好无言以对。

  

  6

  

  “你的追随者怎么都那么疯狂,为了见你直接装成病人进来,给院方压力很大啊。”叶枕在好的腿上,懒洋洋地讲手脚摊在沙发上。

  

  摘掉草莓的蒂,好挑眉:“那个老头又找你麻烦了?”

  

  “就是因为你这个态度,他是觉得找我比较有效率吧。”叶讷讷地望着天花板,最近麻烦事很多,“要是我不喜欢你就好了……”

  

  “唔!”猝不及防,好强行往叶的嘴里塞了个最大的草莓。

  

  “下次别说这种话,不然的话我会杀了你的哦。”好威胁着,他们都没当真,但是说还是必要的,否则不安感会吞噬他的理智。

  

  叶哭笑不得地嚼着那颗大草莓,艰难地咽下去:“只是玩笑而已。”

  

  话音刚落,下一个草莓又塞到了他的嘴里。

  

  “就算是玩笑也不允许,不给你吃了。”好埋下头,直接覆上叶的唇,强行夺过他嘴里的草莓,然后一脸得逞。

  

  恩,不会再说了。

  

  7

  

  “……”叶沉默地盯着对面,如果是照镜子的话,一般人不会自言自语的吧,虽然他不是照镜子。

  

  “叶,你愣着干嘛?”听这口气,完全不像是完成了一项大工程的人所说的话。

  

  “你怎么把头发剪了……”剪就剪吧,还弄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哼,我喜欢。”好不会说这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

  

  “是么。”叶走向厨房,“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自家兄长是出于好意,他心领了。但是外貌的相同,并不会改变一些根本性质的东西。

  

  很遗憾呢,好。

  

  8

  

  不可以杀人,无论如何都不可以。

  

  我不会让你杀了爸爸的……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啊。

  

  9

  

  叶失踪了。由种种迹象来看,他还活着的可能性很小。

  

  父亲。接着是弟弟。

  

  他的亲人都以相同的方式离开了他,“失踪”是个残忍的词,绝望里的一线生机,自欺欺人的希望,是更为痛苦的。

  

  但是,他没有世人想的那么悲哀。

  

  站在从前他们经常玩耍的废弃工厂里,那里有一块荒了的苗圃,蹲下身,吹散了蓬松的蒲公英。

  

  他们不都好好地睡在下面么?

  

  10

  

  藏起来吧,藏到那个角落里,谁都不会发现的。

  

  真的吗?

  

  嗯,我不会骗你的。

  

  那,是不是我自己也不会发现?

  

  11

  

  “这个地方可没有正常人。”

  

  这句话说的很对。

  

  好摸着左手食指上已然愈合的细小创口,他们曾经很喜欢玩游戏。

  

  Hide and seek.

  

  现在,我连我自己都找不到了呢。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