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Erotomania/Cotard syndrome / munchhausen

  

  1

  

  我爱你。

  

  嗯,我也是。

  

  2

  

  抓起两片氟哌啶醇塞到嘴里,喝点水咽下。但是药片有点卡到喉咙的感觉,于是多倒了半杯水,即使有点烫还是灌进了嗓子。

  

  “叶,你还是不能减少药剂吗?”万太有点担心自己的挚友,治疗了很久没恶化是好,只是不见好转。

  

  “最近感觉好些了,要减少药剂的话,可能要再等段时间。”擦擦溢出眼角的泪,说不清是被噎的还是被烫的。

  

  他很异常,两年前就诊断出名为“Erotomania”的精神疾病,俗名“被爱妄想症”。这是癔病的一种,症状和病名表面意思一致。

  

  被爱不是很正常么,为什么回事会是病呢?

  

  很简单,他脑海中的爱人,是已经宣布过世的艺人麻仓好。

  

  啊……真是糟糕呢。叶把玩着白色的药瓶,摇摇便发出很大的撞击声,又快吃完了。

  

  3

  

  “好,我爱你呢。”贴在鱼缸上,灯光透过摇曳的水草变成幽幽的绿色。

  

  没有一尾鱼,最后一只在上个礼拜肚子朝天地沉浮在水里。

  

  他不知道自己在看的是自己,还是在看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人,真是疯了呢,自己。

  

  “我也爱你,叶。”

  

  感到有人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体温从背脊的神经窜到心脏,心率不齐也是正常的吧?长长的发丝拂在脖颈上,偏着头想要避开,却发现自己动不。

  

  鱼缸另一侧,叶看得到万太今天帮带来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对呢,今天太忙了,都没有开封新的药。

  

  不过现在还不需要,偶尔任性一下是可以的吧。

  

  转过身,对着面前的人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闭上眼,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现在这样就好。

  

  4

  

  “我永远不会爱上你这样的人,不要太自大了呢。”

  

  “嗯,我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哦。

  

  5

  

  他已经死了呢,算算时间,大概是两年的样子。可是还是完全放不下那个人。

  

  看着他喂鱼喂到把所有的鱼都撑死,还一脸茫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不动声色把腥气很重的死鱼用报纸包起来,半夜悄悄溜到小区花园把它们埋了。

  

  叶用家里的螺丝刀一点一点地撬开土层,淡淡地倾泻出来的感伤,寂静地如同月下流淌的河水,一切黑暗都隐藏在安详之下。

  

  不擅长放任情绪波动的叶,总是一次次地让他心疼。

  

  想要安慰他,却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

  

  谁让他……已经死了呢。

  

  6

  

  不断重复的梦境,大脑的阵痛,惊醒的时候汗水濡湿了手心。

  

  开灯,倒好的水摆在床头柜,熟练地旋开瓶盖吞下几片药,再安稳地躺回去。似乎常常幻想好帮自己准备水并放在床头的场景,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唉,振作点吧,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他真的是自己的爱人,总觉得太温柔了也很奇怪,再怎么看都是个别扭的人,帮他倒水之前或许也会先说上一句“哼,勉为其难帮你一次”类似的话吧。

  

  “我啊,果然是因为太在乎你了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吧,笨蛋哥哥。”叶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窗外吹进来的风很是凉爽,半透明的窗帘缓慢起伏,月光正好。

  

  鸦雀无声。

  

  看来药效是发作了。

  

  “做个好梦……”对自己这么说,似乎听到了异样的回音。

  

  7

  

  “太好了,你终于康复了。”万太觉得自己激动得过分,本人都没表现出特别的喜悦,这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居然差点哭出来。

  

  “是啊,这几年谢谢你了呢。”对于一直帮助自己的朋友,叶感慨良多,如果不是他的担保,自己早被塞到精神病院了。

  

  “因为是朋友啊!”以前自己也受到过叶的帮助,所以之后这些年的辛苦,他都完全没放在心上,“对了,等一下我还要去公司开会,所以先走一步。”

  

  “嗯,再见。”叶朝急急忙忙跑远的人挥挥手。

  

  “本来还想请他吃饭的,算了下次吧。”叶解开系在腰后的围裙,拉开凳子坐在餐桌的一侧,他的厨艺近几年可是长进不小。

  

  “就我们两人吃饭还是很不错的。”说了句我开动了,叶夹了菜放到碗里,“是吧,哥哥。”

  

  8

  

  “我永远不会爱上你这样的人,不要太自大了呢。”

  

  “嗯,我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哦,“因为你觉得自己并不存在吧?”

  

  “难道不是吗?”等到自己想说爱的时候,与他人沟通的躯体却毁灭了,沉没在无垠的深潭之下,那些心情本该是被埋葬的。

  

  “你并没有死,好。”下定了决心。

  

  “否定了你的存在是我的错,现在我已经清醒了,所以,你也醒过来吧。”温润的手指贴上那人的脸颊,笑着靠近一脸不可置信的好,叶轻吻着他的嘴角。

  

  下次他可不会这么主动了啊。

  

  夜晚已经结束了。

  

  醒过来吧,我最爱的人。

  

  9

  

  我爱你。

  

  嗯,我也是。

  


*被爱妄想症(Erotomania)是一种少见的心理疾病,患者会陷入另一个人(通常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他谈恋爱的妄想之中。


*科塔尔综合症(Cotard syndrome)以虚无妄想妄想和否定妄想为核心症状,患者主要认为自身躯体和内部器官发生了变化,部分或全部已经不存在了,即使正和外人说话也不认为自己是活着的。


*闽希豪生综合症(munchhausen)以德国男爵的名字命名,变现为病人到处求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通过说谎甚至伤害自己身体等手段,编造出许多虚假的症状。其中一项症状特点为,向医生提供虚假的症,多数病人有精神创伤,求医目的性不明。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