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AS & ns(AngelmanSyndrome & neglect syndrome)



  1

  

  “不要过去啊叶君……”小女孩瑟瑟地拉着叶的衣角,有些担心。

  

  “没关系的,他是我的哥哥。”叶微笑着拍拍小女孩的头,两人身高相差无几,但是前者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诶?!是么……对不起啊……”小女孩低低地垂下头,自己这样太失礼了,不过还是第一听说他们是兄弟。

  

  一点都不像啊,温柔的叶君和那个魔王一样的好。看着叶慢慢地走过去,她忍不住这么想。

  

  2

  

  “好,别做这种事了,大家都会害怕你的啊。”捡起扔在地上的人偶玩具,果然一只手臂又被硬生生地扯下来了。

  

  “无所谓,人类的包容心太渺小了,和传统意义上的美相悖的东西就很难接受。”好拿着画笔,在纸上涂抹着,老师布置的画图作业还是要好好完成的。

  

  捡起地上的残肢,强迫性地把玩具恢复原貌:“这种话可不是小孩子应该说的吧。”叶还是笑着,他从来不会阻止好的行为,只是笑着善后。

  

  “你刚才那句话不也是吗?”好吹了吹画纸上残留的橡皮屑,把整个画图本翻过来给叶看,“画好了,是不是很漂亮?”

  

  今天的题目是“我的小伙伴”,好画的是叶。

  

  “嗯,谢谢,很漂亮啊。”叶笑得很开心。

  

  3

  

  “好,听说你有女朋友了。”叶坐在沙发上,倒了杯酒精度数很低的清酒,长时间的手术之后他需要彻底的放松。

  

  “算是。”自己也斟上一杯,好坐在叶的对面,“当然我只是玩玩。”

  

  “果然啊……”叶眨了眨眼,一口饮尽杯中通透的液体,紧张性头痛似乎减轻了许多,“不过你老是这样不太好呢,会招人怨恨的。”轻轻的笑沿着杯口的弧线扩展,他说的是实话。

  

  “怨恨么,听起来很不错。不过对于那种不完美的女人,我不可能动心的。”

  

  摇晃着杯子,水波动荡,其中的色彩在扭曲中变得莫名。

  

  4

  

  要微笑面对别人呢,不可以生气哦,生气的话,大家就会讨厌你的。

  

  不想大家都离开你,就要一直微笑下去才行。

  

  对,好孩子,就是这样。

  

  5

  

  “在想什么?”好凑到叶的面前,长发落在两人面前的纸上,遮住了叶在看的东西,同时打乱了他的思考。

  

  “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叶叠好手中皱着的纸,抬头面对好,总是笑着的人严肃起来,“你女朋友怎么样了,今天我看到你在她病房。”

  

  上午值班的时候路过,很惊讶的是好居然在外科的病房,看了护士站的登记表才知道,好的女朋友因伤入院。

  

  沉默了一下,好叹着气:“她昨晚回家被人迷晕了,醒来之后左耳被人割了下来,警察说是变态抢劫案件。”他还记得女人埋在他胸前哭泣的脸,最重要的容貌被毁了,想不伤心也难。

  

  “别想太多,那些事交给警察去办吧,明天你还有工作,万一有急诊,你这样的精神状态可不行。”叶拍了拍好的肩,安慰着。

  

  很少看到这个强势的男人露出落寞的样子,叶也不太好受,“最近外出都要小心点。”

  

  “我又不是柔弱的女人,要小心也是你吧,整天都坐在家里不出门运动,说起来你才该找个女朋友。”叶的女性朋友很多,但是这么久了居然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好都开始怀疑叶作为男人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忍俊不禁地摆摆手,叶的肩膀在抖动,明显是想压制住自己的笑意。

  

  “我还是算了吧,缘分未到不可以强求。”

  

  “哼,随你。”难得作为兄长很有威严地劝说了一句,不领情不说居然被嘲笑,好不太满意地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叶翻开自己刚才折起来的那张纸,那是一张老旧得泛黄的纸,想必是被人细心保管的,一点看不出胡乱折皱的痕迹。

  

  一副简单的铅笔画,显然是出自幼稚的孩童之手,上面短发的孩子正开心地笑着。

  

  虽然画中的人只有一半的手脚。

  

  6

  

  “麻仓好可能去的地方你有没有什么线索?”一脸络腮胡子的警察一手拿着圆珠笔,一手攥着小巧的记事本,看着脸上缠满绷带的人,不免心生同情。不抓到那个穷凶极恶的犯人,他都觉得无颜面对这次的受害人。

  

  作为哥哥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心态,才会在亲弟弟的脸上用刀划出那么可怖的伤痕。警察完全想不到这么做的动机,像是……疯了。

  

  靠在医院的病床上,叶无力地摇头。

  

  一半的脸毁了,眼睛有一只也被剜出来,他却依旧保持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真是坚强的孩子。警察看着那丝苦笑,都不忍心继续问下去。

  

  “对不起,我已经很累了,今天的调查可以到此为止么?”叶说的很小声,嘴只可以勉强开阖一些。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想起什么的话,记得联系警方。”听到叶这么说,警察松了口气,塞过一张分局的联系电话,上面也有他自己的手机。无论如何他都想缉拿凶手。

  

  点头,叶不再过多言语,视线越过透明的玻璃窗,看向很远的地方。

  

  7

  

  麻仓好失踪已经过去几年了,案件始终没有进展。

  

  叶坐客厅里,再倒上一杯清酒,他看得到里面的自己,依然包裹着蹭蹭的绷带。不过知晓事情的人都不会排斥他的怪异,他们投来的更多是同情。

  

  摸索着黏贴的胶布,撕开后,绷带便可以一圈圈地卸下来,慢慢地,就着酒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纵横的疤痕布满狰狞的脸,另一半却是带些漠然的秀气。

  

  始终闭上的一边眼睑,却突然睁开了。

  

  眨了眨眼,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很快就能看到裱在墙上的那幅画了,只有一半手脚的孩子笑着,他看着叶,叶也看着他。

  

  8

  

  哥哥,你的眼睛应该看得到这幅画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很漂亮呢。


*天使症候群/快乐木偶综合症( AngelmanSyndrome,简称AS )是由基因缺陷引起的,病症包括过度的笑,错乱的语言等,全球约有1.5万名患病者,多数为儿童。


*偏侧空间失调症( neglect syndrome/hemiagnosia ),患综合症的人,没有把相等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空间两边的能力。患这种病的人,当他画一个人的时候常常剩下一边的手臂和腿不画,被问之时会说这看起来很完美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