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Capgras delusion


  

  1

  

  “叶,在这里住的习惯么?”好取下自己的围巾,抖落上面粘着的雪末,屋子里面的温度很高,如果不尽快处理的话,很快围巾就会被浸湿。

  

  “嗯,还好。就是天气太冷了一点。”窗户上蒙着一层雾,用手指“吱吱”地抹开,隐隐约约看得到风雪里的湖泊已经结了冰。

  

  这是近湖的一处小屋,他们刚刚搬来没多久。

  

  “最近天气都很恶劣,不要随便外出啊。”脱去大衣挂在门边的衣架上,摘下手套,坐在柔软的绒毯上,壁炉里的炭火很旺,很快驱除了外界带来的寒意,整个人暖烘烘的。

  

  叶坐在好身后的沙发上,手中捧着一杯温水:“要么,虽然不太热。”

  

  向后靠,正好是叶盖着毛毯的脚,头一仰对上叶询问的眼睛。好笑着回视过去:“我是不介意,不过可以先要一个你的吻么?”

  

  “碰。”杯子磕在好的额上,不算重。

  

  叶别脸,望着窗外一言不发,迟迟不肯理睬好的发言。

  

  叹气。好拿下头上那杯温水,自顾自地喝着。

  

  2

  

  前一阵子他们还住在市区的,不过因为强盗光顾了他们家,把家里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本来就对城市快节奏生活不太满意的两人,干脆就搬了家。

  

  反正远郊的生活也挺不错,好的工作也只需要偶尔出行,叶就更简单了,通过网络就能上交自己的任务,就算每天都呆在家里也无所谓。

  

  “叶,怎么了?”好看着没有开灯站在门前的人,有些奇怪。

  

  “没什么,我去了一下洗手间。”好很容易惊醒,只要自己开灯就绝对会影响他的睡眠,相处了多年,叶早就摸清了他的所有习性。

  

  好打开了床头灯,橘黄色的灯光看起来很温暖:“下次直接开灯就好了,我不希望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离开我呢。”有些霸道的宣言。

  

  “……”叶挠了挠睡得很凌乱的短发。

  

  “下次记得穿拖鞋,冬天打赤脚会感冒。”好无奈地指指地上原封不动的拖鞋,又看了看叶赤裸的双脚。

  

  “……”可是穿上鞋子的话,会有脚步声。

  

  “睡吧。”掀开被子的一角,示意对方快点过来。

  

  “嗯……”点头,叶很快地缩回床。好说得没错,赤脚会感冒的,隆冬的地面凉得渗到骨头里了。

  

  “晚安。”熄灯。

  

  “晚安。”闭上眼。

  

  3

  

  好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安娜说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走在一起。也听到的时候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有在听,这样的动作让安娜气得摔门而出,叶依旧不动声色地坐在电脑前,只是下嘴唇被牙齿磨地出血。

  

  固执地不肯拨通好的电话,等待就好了,他只需要等待。

  

  他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4

  

  麻仓好死了。死在湖边的小屋里。

  

  但是只有叶知道,那不是好。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这个“好”的长相会和真正的好一模一样。

  

  叶时隔许久地走出了家门,他要去做两件事,第一,找到好;第二,找出凶手。

  

  开门的一瞬间,他停止了动作,握住把手的手指渐渐地松开,头眩晕得厉害,和当时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好一样。外面的光线被雪映得很刺眼,看不清面前的人到底是谁,只知道有根针管插在自己的血管上,液体不断地流进去。

  

  好痛,难受得快要死了一样。

  

  5

  

  “叶,你终于醒了。”

  

  迷迷糊糊地听见一个声音,很熟悉,只是头脑发涨一时分辨不出。

  

  使劲地甩一下头,视野总算是清晰了一些:“安……娜?”

  

  “看来意识是恢复了。”快速地在纸上写下日期,然后合上资料夹,“叶,好已经死了。”

  

  “不,他还没死。”叶摇摇头,就算没人相信,他还是要做出反驳,不可以随着别人的说法擅自杀了好。

  

  “你明明就是知道的……”安娜对着冥顽不灵的家伙有些生气,揉揉皱起的眉头,翘着腿坐在叶面前的椅子上,“不然你哭什么?”

  

  “欸……?”叶偏着头有些不明所以,咸涩的液体已经滚落到了嘴角,伸出舌头舔了舔。

  

  他真的在哭。

  

  “杀死好的是谁?”他都惊异于自己可以这么淡定地接受这个消息,只是手克制不住地颤抖,握紧捏成拳头,还是抖个不停。

  

  “凶手是毁了你们第一个家的人……”安娜的眼神变得十分严肃。

  

  “也就是你啊,叶。”

  

  6

  

  整理好床铺,打扫干净房间,把昨天采回来的大型三色堇扔进垃圾桶,然后坐在河畔的长椅上休息。

  

  春天的阳光很好,风有点干燥,不过全然不会妨碍叶享受舒适的日光浴,刚度过冬天,身体都僵硬了,他站起身来,走到浅浅的河流边,神了个懒腰。

  

  对呢,是他杀了好。

  

  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的问题了,经过治疗,他依稀能够回忆起自己手里刀埋进好的身体的情景。那个时候,好一点都没有意外的表情,只是抬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倒在血泊里。

  

  似乎是笑着的,又似乎不是。

  

  那时的自己似乎是哭了,又似乎……没有。

  

  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多事情啊……

  

  “叶,诊疗的时间到了。”安娜的声音从远处的阶梯上传来,是的,这里可不是公园。

  

  叶转头对着安娜笑,然后蹲下身,看着水中的镜像,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影子。

  

  好,以后就没有人可以伪装你了呢。

  

  指尖触过平整的水面,激起涟漪。


*卡普格拉妄想综合症(Capgras delusion)命名自第一个介绍这个心理疾病的法国心理医师,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


*大型三色堇花语:束缚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