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Dawn

  

  奇怪的吸血鬼。

  

  少年靠在乱葬岗的坟垄上,拿树枝拨拉杂草,踩断的草茎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虽然大部分的人都称之为清香,他倒认为那不过是另一种血腥味。

  

  说到底,人和吸血鬼是没有差别的。所以在不知名的吸血鬼问“你不怕我吗?”的时候,少年毫不犹豫地点头。

  

  移动了一下,示意对方可以坐下来,虽然这种地方坐在哪里都一样,不过礼貌性的动作还是有的。当然,吸血鬼从来不会领情,他是知道的。

  

  奇怪的人。

  

  吸血鬼也在这么想。

  

  “又被欺负了?”少年的脸上有明显的红肿,和第一次遇到的情况一样。

  

  “还好,只要到了这里他们就不会进来了。”并非怯懦得不敢反击,他只是对周围人过激的举动很理解,对于未知的事物,总会恐惧的吧。

  

  “索性我把你变成我的‘孩子’吧,你恨那些渺小的人类,不是么。”吸血鬼不讨厌这个人类的小鬼,他们偶尔会在这里聊天。他可以读出人类的心声,和别的人类不同,少年从来没有欺骗过自己。

  

  “谢谢,但是不用了,我不恨人类啊。”一如既往地拒绝,然后轻笑。

  

  吸血鬼第一次知道,少年也是会说谎的。

  

  *

  

  血一点点染上灰褐色的土壤,他一直都不喜欢离地面太近的感觉,土地里面全是腐败的尸体,有令人作呕的气息。

  

  躺在地上看着布满阴霾的天空,苍白的,忘却了原本色彩的高空之上,到底有些什么。少年不由得做出猜想,身体的疼痛游离在意识之外,剧痛也只是在一开始钉子穿透血肉的一刹那,之后就渐渐麻木了。

  

  “这样,你还说你爱人类吗?”吸血鬼冷冷地看着少年,人类的愚蠢你也看够了吧,为什么还那么固执。

  

  母亲只是捡了一只流浪猫养在家里,却被有过节的邻居检举为女巫,受绞刑而死。少年则是“招来邪恶的种子”,成人礼的那天,在十字架上上钉了整整一日。

  

  受一日磨难的罪人不死就能够放他一条生路,如此被抛在郊外,其实也就宣告了他的死亡。他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等到熟知的人出现,才终于得出答案。

  

  “我一次都没说过……我爱人类,只是恨不起来。”人类的身体会顽强到这个地步,出乎少年的预料,虽然说话很难受,他还是保证每个咬字都很清楚,“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活不下去的。”

  

  云淡风轻地谈论着生命的去向,上个礼拜他也是用这样的口气告诉吸血鬼晚餐是黑面包。

  

  “或者我可以把你变成同类。”少年心中的绝望吸血鬼都听得到,绝望,依旧没有半点恨意。

  

  “不要开玩笑,那样……太悲哀了。”你能看透我的想法,为什么还要问呢?

  

  “我以为问出来,会有不同的答案。”果然自己可以读心的能力,还是被发现了。

  

  天空开始变成别的颜色,绯红而浑浊,颠倒、旋转。维持着最初的表情,少年有些遗憾:“是么。抱歉啊,我不是那么善良的人。”

  

  不会因为怜悯就停止自己的时间,很自私地选择死亡。没办法呢,他只是个普通人。

  

  “你是太聪明了。”吸血鬼俯下身,凑近少年纤细的脖子。

  

  谢谢你呢,不知名的吸血鬼。他都没有问过他的名字,虽然不知道一个代号有什么意义,但他是想问的。

  

  “Hao。”尖利的牙齿刺进皮肤下的血管,死亡在逐渐流动与聚集。

  

  真是奇怪的名字。

  

  这是吸血鬼探知到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