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Roll

  

  1

  

  3月11日。

  

  天气很冷,窗外的寒气和屋内仅剩的温度碰撞在一起,无辜的玻璃凝上一层薄霜,在恣意妄为的三月里瑟瑟地发抖。

  

  讨厌啊,明明是春天了……

  

  下意识地裹了一下被子,天明前是最冷的,经历了整整一晚的夜色,所以天地间的一切都染上了凉意,紧贴。

  

  叶睁着眼睛,听房间里挂钟秒针一步一步地走,想着时间流逝的速度也不过如此,虽然一点也不困,睡得不算沉,昨晚的梦,依旧记不太清。

  

  这种状况,他其实挺讨厌的。

  

  等到阳光被大气折射到地球上的一瞬间,他就该起床了,免得被发现荒废一个大好的晴天,又会被安娜数落的。

  

  不知道为什么,叶就是知道今天会出现罕见的晴天,预感的来源……似乎昨晚的梦里就是如此。

  

  稀里糊涂地穿好完全不能御寒的衣服,刚洗漱完,早点都还没来得及吃就被推到门外。叶嘴里塞着面包,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阿弥陀丸在家里被安娜差使,跟着自己出来的是玉绪,毕竟买菜这样的活让叶来做,午饭前又会上演乱哄哄的闹剧吧。

  

  总之只是当个搬运工还好,挑选的事就轮不到他了。

  

  这样也好,落得轻松的叶觉得挺好。

  

  要是没这么大的风,有阳光的春早也挺好。据说是由于冷暖交替来得特别强势的风,老是让叶觉得自己的早饭会被吹走。

  

  “唉……”不自觉地就在叹气了。

  

  “叶师兄,是不是觉得有点重?”玉绪小心翼翼地问着,几乎所有的食材都是叶拿着的,自己只抱着一袋面包,有些说不过去。

  

  想到这,玉绪朝叶伸出手:“不介意的话,我多拿一袋东西吧。”

  

  “谢谢,但是不用了,我叹气不是因为这个。”叶躲闪了一下,他只是在想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梦,脑袋里面乱糟糟的,想了好久也想不起来。

  

  他叹气常有的事,自己的小师妹总是过于担心,反倒让他真正地想叹气。如果他现在把手上的东西拿给玉绪,等回到民宿炎的时候,安娜会做什么基本上可想而知。

  

  所以好意心领了,闪开是必然的。

  

  这一闪,一个苹果却从口袋里滚出来了,咕噜噜地滚出人行道,向着斑马线的方向过去。

  

  “啊……”叶无奈地看着滚远的苹果,发出了感慨。

  

  头有点晕……叶突然想起了昨晚做的梦。

  

  梦里有……红色?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玉绪已经追着掉落的苹果到了斑马线上,而信号灯转变成了刺目的……红色。

  

  和混乱的梦境中唯一记得的颜色一样。

  

  尖锐的刹车声和人群的骚乱,在寒潮里格外热闹,沸腾着,喧嚣着,无论是令神经崩溃的声音还是这快刺瞎眼睛的色彩。

  

  红色。

  

  目及之处只剩下同样的颜色,一点点斑驳着干净的柏油路,渐渐蚕食少女的生命。

  

  只剩下安然抵达对面的苹果,撞了下不高的路缘石,缓缓地停下来。

  

  红色。

  

  一只手把它拾起,就着披风擦了擦。长发在凛冽的寒风中并没有舞动,显得十分怪异。

  

  “这不是梦呢,叶。”轻轻地笑着。

  

  叶听不到他的声音,却从他的口型看懂了这句话的含义。

  

  这个人……也是红色。

  

  2

  

  3月11日。

  

  叶从床上惊醒。

  

  空气中掺的冰凉瞬间将满头的汗冻起来,不知道是噩梦还是冷暖突变的错,叶心跳得很快,胸腔的震动快得让他止不住地发抖。

  

  还好……只是个梦。

  

  叶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天刚蒙蒙亮,躺下也睡不着,索性坐在被褥上发呆。

  

  发着呆,突然记不起那个梦的内容了,只依稀有玉绪出了什么意外的印象,然后自己就从过分真实的梦里醒来。

  

  慢吞吞地打着呵欠下楼,挠着蓬松起来的短发,打开冰箱。

  

  “今天很自觉就起来了嘛,正好,冰箱里没什么菜,你和玉绪一起买点回来。”掌握着全屋生计的安娜,不容置疑地派发了指令。

  

  叶没吭声,总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

  

  “怎么,不愿意去?”安娜挑眉,斜眼看着没有声息的人,他敢回答句是的话……

  

  哼。

  

  轻哼了声,再熟悉不过的强大压迫感瞬间让叶察觉危机将至,好歹及时从自己的思维中缓过来。

  

  “我还是一个人去的好,慢跑过去,顺便可以锻炼一下。”叶讪讪地笑着,他可不愿得罪安娜。

  

  不让玉绪跟去,大概是昨晚那个不太吉利的梦在作祟,虽然不认为会真正发生,但自己的直觉还是相信的好,谁也不能保证每个万一——特别是有关灾厄的,许多直觉会出奇的准。

  

  “你会买菜?”一针见血地指出来,半点情面都不留的说法方式是她的一大特征。

  

  “应该还过得去吧,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当然换来了安娜的一脸狐疑,叶自然得装出十二分的淡然,否则她发现了端倪自己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安娜终究没再说什么,只是转身做自己的事去了。懒得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花心思,反正任务没完成是有惩罚的,只要是民宿炎的房客都该清楚这点。

  

  踩着不应景的木拖鞋出门瞬间,叶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一路走好,叶师兄。”

  

  叶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才发现玉绪抱着换洗的被子从楼道走过,看起来不太精神的样子,没有往日里的生气。

  

  “恩,我出门了。”

  

  说完,便踏出了大门。

  

  临行前的最后一瞥,相接的视线让叶毫毛倒竖。

  

  他极力想要忘却少女的眼神,空洞、淡漠——仿佛他只是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

  

  没有勇气回头去一探究竟,带着十分强烈的不详预兆,叶鲜有地皱了皱眉。

  

  *** 

  

  叶小跑着出了门,任凭冷风刮着脸颊生疼,痛感能使他对世界的真实与否产生正确的认知,否则他会怀疑这是另一个真实到令人作呕的梦。

  

  还没跑到目的地,叶被人给拦了下来,非常巧合的遇到了正要去民宿炎的万太。听叶说要去买菜,就自告奋勇地请缨,跟在降低行进速度的叶身边,两人聊着天并排走着。

  

  叶松了口气,万太对这些似乎驾轻就熟,天知道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怎么会比叶更精通生活常识

  。

  想了想,估计他腋下夹着的辞典是一方面,被安娜欺压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实践出真知,有自己的未婚妻在,总会磨砺出真才实学的。

  

  “怎么了,叶,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一大早就心事重重地慢跑,作为挚友的万太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担心起来。

  

  

  脸色不太好吗……叶觉得真正脸色不太好的可是另有其人,比如玉绪。

  

  “没什么,可能是因为昨晚做了个不太好的梦,头有点晕。”半真半假地敷衍过去,为了个梦较真,真不像自己。

  

  万太咀嚼了一下叶的话,兀的认真起来:“梦和现实总是会有一定联系的,最低限度也会反应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叶你还是注意一下的好。”

  

  就算是在科学界,也不断涌现出研究这个课题的人,这话听上去玄乎,其实不无道理。

  

  叶觉得万太的话没错,抬头看着初升的冬日,明晃晃的刺眼极了,不过嘴上还是满不在乎:“只是个梦而已,没关系的。”

  

  只是个梦而已,没关系。

  

  叶清楚这句话是在说给自己听。

  

  “我说过这不是个梦呢……”

  

  轻轻的话语擦过耳际,如同过耳的风消逝的无影无踪。

  

  叶怔愣着转过头去,追寻到小巷的转角处依稀留下的一模红色残影。

  

  回过神来,街道上的路人都张大着嘴,神情扭曲地望着上方的什么。

  

  应着从众心理,叶也同路人一道看向正上方——

  

  透明的玻璃呼啸着从天而降,肉末撕裂的声音放佛穿透了耳膜,伴随着耳鸣直达大脑,鲜血从碗口大的地方喷涌而出。

  

  随即,在冲撞至地面的一瞬发出巨大的悲鸣,整块的玻璃化成细小的碎片,溅起来,散落一地。潺潺流动的血隐隐约约地带着热气,浸过透明的玻璃片,画出旖旎而诡谲的图腾。

  

  咕噜噜……

  

  叶记起了梦中滚到街道对面的苹果。

  

  一如嘴巴微张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只能用蒙上灰与血渍的瞳孔盯着叶的头颅。

  

  人群的尖叫与惊呼都传不到叶的耳朵里,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的,只有那么一句。

  

  “我说过这不是个梦呢……”

  

  

  3

  

  从床上翻身坐起,不顾木质地板在这样的天气下到底有多低的温度,叶赤着脚夺门而出,二楼的走廊里回响着凌乱的脚步声。

  

  脑子里面好乱,错综在一起的记忆碎片打乱了应有的逻辑,几曾何时他目睹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混混沌沌地搅成了一锅。

  

  万太和玉绪……不,不止他们。

  

  太多一闪而过的画面,叶知道他已经目睹过更多的事故,极其惨烈,充满血与死亡的气息。

  

  莲,霍洛霍洛,龙,父亲,爷爷……死亡一直从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开始蔓延至身边。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样深刻的记忆会被忘却,无数次从3月11日的房间开始轮回的春日,渐渐堆积起来的记忆开始复苏,庞大的信息量自脑海中爆炸开。

  

  哪怕自己头痛欲裂几乎站不住脚步,他也必须撑下去,至少先阻止身边人的不幸。

  

  每次死亡的人不是真正地逝去,在下一个3月11日他们都会完好无损地出现,之所以叶要阻止,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些不太好的迹象……

  

  现在还是猜测而已,但这个结果无疑是本来无所追求、人生目的仅仅是简单地听喜欢的歌的叶,最不能忍受的。

  

  “喂,这里是小山田万太,请问有什么事吗?”在睡得正熟的时候被这通电话吵醒大多人都会有些许不快,基于良好的家教,万太还是很有礼貌地回应了。

  

  “我是叶,你听我说,无论如何今天都不要来民宿炎……”叶深吸了口气,才勉强保持镇定地简洁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对方稍微沉默了一下,在叶都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才听到下文,“虽然很想直接回答好的,但是还是想问一下,我为什么会去麻仓君的家,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不是吗?”

  

  “……”

  

  这次轮到叶不做声了。

  

  无论是万太对他的称呼,还是他陈述的所谓“事实”,一切都让他不知所措。

  

  果然是这样的吗……

  

  即便是料到的或许如此,要面对的话还是会十分不快啊……

  

  原本跳动失常的心脏突然缓和,趋于正常以下的缓慢,握着话筒,叶开了口。

  

  “不好意思打扰了,可能是刚睡醒不太清醒吧,再见。小山田。”

  

  ***

  

  真的,一切都不是梦呢……

  

  失神地靠着墙壁发呆,慢慢蹲下身,再也不觉得冷了。

  

  或者说过度的寒冷已经让他失去知觉,身心皆是。

  

  “叶,你在那里做什么?”安娜刚起床就听见外面有人交谈,心道奇怪,穿着浴衣从房间走出来,一眼就看到叶失魂落魄地蹲在墙脚。

  

  平常安娜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叶的喜怒哀乐都看在眼里,她无疑是最为了解他的人。

  

  可是现在她完全看不懂叶在想些什么,说不出的不安。

  

  “啊……安娜,早上好,如果是让我买菜的话,我会一个人去的。”叶保持着蹲着的姿势一动不动,朝着安娜挥挥手。

  

  还好,安娜没事。

  

  安娜于叶,无疑是极其重要的存在,亦师亦友,既是家人,也像极了另一个自己--他知道这么说有些奇怪,且势必会被安娜否认。

  

  不得不说,她是他为数不多的安慰之一。

  

  “还有,今天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小心点。”

  

  “叶,你是不是睡糊涂了?还有最后那句我怎么听着像威胁?”安娜叉着手,不屑地盯着叶,一边朝楼下走去。

  

  算了,去给他泡杯茶好了。

  

  叶没回话,他是希望自己单纯是睡糊涂了,可惜……

  

  这不是梦啊……

  

  无数次的轮回开始之前,叶都能听到类似的喃喃,一遍遍地提醒他。

  

  这些异常一定和他有关。

  

  好……

  

  叶捏紧了十指。

  

  “叶……”走到楼梯口的安娜发现他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出了声。

  

  踩在阶梯棱角处的她,重心不稳地向后倾斜,视野随身体的后仰向上移动,叶惊惧的表情也开始退出视线。

  

  闷响从一楼传来,接着就是完全无声的静默。

  

  让人分不清时间有没有在前进,如同这一刻暂停了般的静默。

  

  手心全是汗,叶不敢站起来,更不敢走到楼梯的那头。他知道那里有什么。

  

  呼吸快冻结起来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活着,头脑意料之外的清醒,承担着最清醒的痛苦。

  

  闭上眼,或许睡着了就不会痛了,至少在下一个3月11号来临之前……

  

  隔着一层楼的距离,陪伴着躺在地板上慢慢变得冰凉的少女,叶陷入了没有知觉的世界,不受控制地坠入梦与现实的夹缝。

  

  “叶,我说的没错吧?”

  

  坐在窗台上的人噙着笑,也不管对方听不听的到,单单是陈述着。

  

  像是为了沉睡的人送去安详美好的梦境那样低语,自然,心知肚明,这是不可能的。

  

  看来我们得在下一个3月11日见了,晚安,叶。

  

  

  4

  

  呈大字型躺在床上,这个姿势更利于思考,虽然他现在什么都想不到。

  

  过去,未来,以及不能前行的现在,想不到任何该做的事。

  

  今天又该是谁呢……似乎是谁都无所谓了,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扭转不了。

  

  一点都不想出门,不知道安娜看到他,是会把他当做不相干的房客呢,还是直接当成非法入侵者,赏一记耳光直接扔出去呢……

  

  哈……无力地笑。

  

  手脚冰冷,集中不了精力,他真的有缺氧的迹象。索性把枕头扔到一边,躺平,让血液可以很好地流到大脑里,。

  

  “怎么了,没什么精神啊。”永远都是带着笑意的声音,出现在这个不算空旷但冷清的房间。

  

  快冻僵的手指动了一下,叶安静地继续躺在那里,还是什么都不想,他觉得累了。在回想起所有人的死亡以及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忽然就不想挣扎了。

  

  3月11日的死亡,会斩断某个人与他的所以羁绊,他所珍惜的同伴,家人都在一夜之间失去了。

  

  这样下去会变成一个人的……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强大,能够战胜什么都是因为有他们在,现在失去了他们,叶这个人就只剩下空壳。

  

  独自一人,渺小的一人。

  

  渺小的人类啊。记得他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没错,他就是很渺小,没有别人的话,他就什么都做不到了。

  

  “看起来你已经想明白了,那你要怎么办呢?”

  

  本来不想搭理的人,此时却自动地凑了过来,长发正好罩在他的上方,有点痒痒的,所以叶笑了。

  

  抬起血液循环有些不正常的手臂,抓住了好的头发,顺势向下一拉,好措不及防地被拉到了距离对方极尽的位置,双手撑在叶的两侧,看上去亲密无间的样子。

  

  “不是应该由你来告诉我吗,好?”叶维持着笑容反问。

  

  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笑,至少,他以为在这样的状况下是笑不出来的。

  

  一点不适合叶的表情出现在熟悉的脸上,好微微怔愣,也不去拂开他抓着自己头发的手,而是半开玩笑那样说着结论。

  

  “杀了我。”眼里闪动的神色却是认真的。

  

  叶抓着好的头发,不为人察觉地用了力,扯断了其中的两根,在好不动声色的情况下,他并未察觉。

  

  他原以为,这一切都是好的错,只要找到他就可以知道什么,万万没有料到,好叫他杀了他。

  

  不是很讽刺么。之前拼个你死我活的敌人,现在就在自己面前,说出这番话。

  

  更为讽刺的是,他完全下不了手,叶甚至发现自己会因为好还记得自己事感到庆幸,要是说出口的话,不知道对面这个人的笑容会不会变成嘲讽抑或错愕。

  

  “你是除我之外唯一发现3月11日的异常的人,为了摆脱这一天我试了很多方法,包括自杀。但是可惜的是怎么都死不了呢,你不觉得杀了我世界就可能恢复正常了么?”

  

  好的存在本身就违背了自然运作的秩序,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有什么东西崩坏了,至于为什么偏偏是3月11日,没人知道,纯属巧合也说不定。

  

  好耐心地解释,他不过是觉得永无止境的这个春季很无趣罢了,想来,让叶杀了他,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才对。叶应该是恨他的,谁让他做了那么多坏事。

  

  绝对不是因为一直呆在叶的身边,看着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地死去,归来,叶渐渐地变成孤身一人,怕他受不了才告诉他这个方法的。

  

  绝对吗……

  

  不,也许有那么一点。好骗不了自己。

  

  “或许还有另一个方法。”

  

  叶从枕芯与枕套之间拿出了匕首,灿烂地笑着。

  

  原来你也是会惊讶成这个样子的啊。

  

  看着好的错愕和流露出来的别样的情绪,叶不由得加深了笑意,这个,大概比让好知道自己下不了手杀他还要来的惊讶吧。

  

  毕竟他从出生到现在,一次都没想过自杀这种事,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个理念他秉承了很久。

  

  遇到好算是个意外吧,就当他是犯蠢了一时想不开,反正这样自己就能脱离这里了。

  

  作为双生子,好的分身,叶觉得自己的死亡也会有那么一点帮助。

  

  叶不想冒险,如果杀了好,世界依旧没能恢复成本来的面貌,他说不定比死还难受。就算世界恢复了,没有好的话……

  

  权衡着,做出了他最为满意的选择。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