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马德里的桑格利亚汽酒

马德里的桑格利亚汽酒,这个混杂着地名、店名、酒名的文字却不是这么简单的意思,它是一种颜色,一种樱花开到荼縻的颜色。

日本的四月,春,和铺天盖地的樱花。

大概就是这么个日子,常常最容易使人联想起旧事,怀古伤今。

不过靠在树干发呆的少年才没有想的那么多呢,有花瓣缓缓飘落在他茶色的发上,静静地憩下了,温顺地伏地,陪着少年仰望这无尽的天空。

天空是如此蔚蓝,那么少年又在想着什么呢?

一个人。

一个和这样的风景格格不入的人。

想象不出妖醴的红与这粉嫩的樱花和蔚蓝色的天空柔和在一起的样子呢,完全想象不出。

那么又为什么会去想呢?

有夹杂着暖意的风拂过,那瓣悄悄停留在少年头上的樱花微微地跳动。

最靠近少年的它知道答案呢。

那是因为“思念”吧,因为思念起了那个长发的少年才会想到,想到他带着柔和的笑容唤着他的名字,轻柔地像这风。

曾经有人说过,身为通灵者的少年喜欢发呆,或许是为了驱除杂念。

这句话以前是对的,可是现在就不完全对了,因为少年会发呆,有时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了。

草地软软的,坐在上面很是惬意,偶尔有一两根比较调皮的,会钻出土壤挠着少年的脚踝。

所以少年才会在没有人的情况下挂着温暖的弧度罢……大概是?

纷争都已经结束了,少年如愿地过上了他喜欢的“优哉游哉”的生活,只是过去的那些日子也不错,认识了很多朋友,见识了许多事物,还与他相遇了。

说不上是个多么美好的开端,而且结局也是平淡收场,可是呢,还是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样的事,恩,虽然最后少年被自己的未婚妻数落了一番,然后还被抛弃了。

不过这不是个悲剧的故事,只是有些悲惨……

日本的樱花有“花开不过七日”的说法,一周的确是有些短,但是它们应该不会寂寞的,大家都有好好地赞赏它们了,就算没有人们的赞美,一起开的那么热闹,不会寂寞的。

亲人那样互快快乐乐地开在一起,就算是凋零,也是在同一片土地上,永远结着伴,让人很羡慕。

恩,不对不对,怎么又想起那个人了呢。

真是的。

少年有些恼火地摇了摇头,发丝上沾上的樱花,一不小心就摔了下来,不过一点都没有慌乱地感觉,只是不满离开少年而有些不高兴。

看着樱花花瓣从自己的眼前飘落,少年便伸手接住了。

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地把它捏起来,透过阳光细细地看。

果然会变成这样,马德里的桑格利亚汽酒的颜色和天幕重合在一起,在耀眼的太阳的照射下,会泛起一点点绚丽的红。

嘴角的弧度扩大,有些像那火焰的颜色,又有些像那个人的发。

突然间,这红的范围扩大了,充满了少年的视野。

少年从容地放下手中的花瓣,对着熟知的人笑了笑,没有起身的打算。

“叶,回家吧。”长发的少年伸出手,这样问。

“嗯。”将刚才拿起樱花的手递过去,被对方握住,然后起身。

“好,你知道马德里的桑格利亚汽酒是什么吗?”被叫做叶的少年一边走着,一边问。

“不知道呢。”长发的少年笑盈盈地看着叶总是淡淡的神情。

“马德里的桑格利亚汽酒、天空和太阳加在一起,就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是呢,最喜欢的颜色。

“那是什么?”疑惑地问着。

“不告诉你。”

日本的四月,春,和铺天盖地的樱花。

铺天盖地的马德里的桑格利亚汽酒的颜色,那是记忆里永远忘不了的景色。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