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The end of gods (众神之末)



世界在崩塌。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天空被撕裂,热浪似乎马上要烧焦我们的头发,到那一刻,人类才发现自己所生活的地球只是一支玻璃罩子下的玫瑰花,岌岌可危地盛开。

然后,脆弱的玻璃罩炸裂开来。

玫瑰的鲜红血一般地滴落,染红整个天地。

那一天,所有人都经历了同一场噩梦。

至今仍未能醒来。

走吧。

前进吧。

我与你同在。

身旁的少年如是说。

--

“你为什么会选择加入战争,叶?”

这不是少年第一次听到相同的问句,被询问多次,他也不厌其烦地解释,仿佛那句解释对他而言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这是我的义务吧,有这样的感觉。”

叶不是个多么出众的人,在自发组织起来的队伍中也没有过人的表现,只是静静地听从安排,一开始还有人质疑这样吊儿郎当的人是否能肩负起这样的任务。

事实却每每与大家的猜忌相左。少年对他人赋予的使命总是一丝不苟地完成,即便总是说着“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此像推卸责任的口头禅,他还是贯彻了他的理念。

然后大家又回想起了少年的话语。

“这是我的义务。”

没有人明白少年这样执着的理由,他只是笑着对那些一听到这句话就立刻嗤笑出声的人们。

在嘲讽的话语中安然而坐,细细地擦拭随身携带的长刀。那是他唯一的爱好。

有人好奇他为何钟情于这样一件古董。落伍的兵器应该被淘汰,至少选一件更称手的武器提高存活率才是正常的、符合现状的。

叶偏偏婉言谢绝,还硬是用这和时代脱节的冷兵器一次次死里逃生,让所有人哑口无言,非议渐渐歇止。

议论并不是消失,而是压抑在了水面之下,奇怪的谣言四起,那个温和的少年反倒被排斥在了所有圈子之外。

“……”

“你刚刚有在说什么吗?”

“没有啊。”叶摇摇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他确实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佩带在身边的春雨,在灯光下有一抹奇异的反光一闪而过——那是绯色的衣袂。

“哼。”

有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