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No-repeat

 

1

“你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呢?”当有人这样问的时候。

“理由重要吗?”他总是这样回答。

理由真的重要吗?

不重要,对吧。

 

2

望着夕阳渐沉的天空,风缓缓吹拂着耳发,流云也似乎终止了变幻,世界展现出平和得可怕的模样。

“就像世界末日的最后一个夕落一样。”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刚刚说了什么吗?”好友在身边询问,叶只是摇摇头不回答。

“该死的麻仓好!”咒骂响起,叶没有阻止,也没有附和。

他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和好离去之前一样。

或许他们都是同样的心情吧,或许是,又或许不是。

 

3

“我说过,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叶站在那里,一身雨露,潮湿的夜晚像是被水浸透,绵软的寒意刺入骨髓的时候突然像钢针一般,扎得人想要快点逃离。

他却没有却步,他却一步步地向前走去。

“我也说过,这件事不用你管。”好皱着眉,没有避开叶的目光,两目相接,叶的淡然在他看来何尝不是另一种咄咄。

“恩。但是,我没有在征求你的意见。”出鞘的刀,泛着月光的银白,寒意更甚。

 

4

“你这人、真的是……”拖着极其疲惫的身子,好才勉强没有倒下。

“是又怎么样?”叶虽然已经累得躺在地上喘气,却还是打断他的话。

手指都快无法动弹了,但是如果,如果他的哥哥,依旧一意孤行,他仍旧会站起来。

“……”沉默半晌。

“唉……”

久久之后叹了一口气。

“走吧。”好伸出手去。

“恩。”抓住他的手,叶笑了,映着盈盈满月,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是好看。

 

5

走吧。

哪怕是共赴黄泉。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