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浮游水母

浮游水母


1

 

【“旅人,大海在哪儿呢?

在这河水流完全程的地方,曙色化为晨光的地方,白天沉入黄昏的地方。】

 

许多孩子都会提出一个相同的问题——我是从哪里来的呢?

虽然也有相同的疑问,但是孩童时期,好想的最多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个人是从哪来来的呢?

望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在世界上最为亲近的存在,好突然想起这个被自己遗忘了许多年的问题。不禁好奇起来,倒不是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对为什么偏偏就忘却了这件事,这个问题他还没有真正得到答案。

似乎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觉得这个问题不再重要。这个人,在自己的身边,是理所当然的。

“怎么了?”叶抬起头来,对无端停留过久的视线表示不解。

“没什么。”好摇摇头,不打算再深究。

接着便是无声的静默,翻动书页的动作谨慎仔细,几乎听不到声音。灯光似乎都混在一屋子的旧物中冻结了般,要将两人身边的流走的时间停滞,青翠的观叶植物都止住了呼吸。

“好,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小心地合上古籍,放回原处,检查工作告一段路,叶才终于打破了环绕四周的奇异氛围。

“记得。”虽然没有听对方提及具体事件,好依旧不假思索地肯定。

叶的事,他全部都记得。

“我觉得那时候你也像刚才那样盯着我。”叶笑了笑,好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再答话。

 

2

 

【你向我发出默默无声的信号之时,世界沉沉入睡,黑暗是赤裸裸的。】

 

“那你还记得出生之前的事吗?”叶锲而不舍。

“不记得。”或许有人声称自己还记得出生前的事情,好无法断言真假,不过就他个人的情况来说,如果闭上眼仔细思考,的确会出现某些模糊的片段,只是他将无法证明的片段都归纳到臆想之中。“难道你记得?”

这倒是让人有些感兴趣,好不会怀疑叶说的话,至少在这个问题上,叶和他、或者说和大部分人都不同。

“我也不知道,因为出生之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醒过来,所以在母亲腹中的时间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吧。”叶轻巧地叙述着过往真实发生过的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忽略了好的脸色。

但是啊,我知道你在看着我,哪怕我没有睁开双眼。

就像出生之前我注视你那样,哪怕我没有睁开双眼。

谢谢你,没有放弃被家人放弃了的我。

“叶。”好打断了叶的话题,显然他很排斥这个话题。

“知道了知道了。”面对好的严肃,叶敷衍着带过凝结起来的不快,淡然的笑容里满满都是无奈。

和好不同,他极为珍惜那段时日。

他的世界,只有黑暗,已经一个人无声的呼唤。

 

 

【因为路上每一步都响着他的召唤,你们知道这就是爱的声音。】

 

睡梦中的世界,总是失重的。

没有办法降落,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明明是满眼的黑暗,却仿佛可以看透这黑暗,以及它对面的虚无。

世界冰冷得可怕,冷到失去知觉,当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之后,就只剩下意识的彷徨了。

我在哪里?

我应该去哪里呢?

你又去了哪里呢?

记得那时候有一根细细的线,缠绕在他们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手中只剩下断掉的线头,另一头的人不见了踪迹。

于是他就在这无尽的世界里,缓缓前行,不辨时日地前行。

叶。

他听到那个声音的呼唤,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的呼唤,又是他一直在等待的呼唤。

叶。

他坠向地面。

带着喜悦。

 

 

【我们一度梦见彼此是陌路人。

醒来时发现我们是相亲相爱的。】

 

“叶,你睡过头了。”好皱着眉头。

“我知道你会叫醒我,只是午休,我不会睡得那么死。”叶支起脑袋,如果他的脸上没有一道道的红印,或许还更有说服力一些。

好近几日对叶的睡眠控制格外严格,叶怀疑至今为止这个人,还在对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耿耿于怀。友人只不过打趣问他会不会睡了就像以前那样醒不过来了,想也知道是无稽之谈,好却对这个不可能的假设十分在意。

叹了口气,叶也只好随他而去。

他不会重蹈覆辙。

他喜欢站在地面的实感,喜欢看他叫自己名字的模样。

“好。”

“恩?”

“没什么。”

他也喜欢自己叫出这个名字,得到回应的时光。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