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梨子

在大海的对面,有一个国家。

那个国家,有一个故事,是关于梨的。

故事中的少年,谦让了一只梨。

不只是对比自己年幼的弟弟,对比自己年长的哥哥,亦是如此。

美谈告一段落。


“于是,你是想表达什么呢,麻仓叶?”难得以全名相称,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威胁。

“……”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不信好听不出这个故事中的隐喻。面对摆出一副“我就是不懂”模样的人,他不得不给出更多的提示:“你觉得这个故事到底在说什么?”

引导结论的出现,比直接得出结论更费心思,好在叶精于此道,虽然没有到乐此不疲的程度。

“谦让的美德?”好在此之前就对这段佳话有所耳闻。他不明白其中的用意,偏偏在威胁之下,藏着谜底的人也不准备轻易松口。

“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叶束手无策,只得再次出声,他忘记了一点,好的大部分只是来源于千百年前,对近代衍生出的新解自然是不甚了解。当他发现这点疏漏之时,已经处在不得不自行说明的局面:“他只是迫于局势说了违心的话。”

“哦?”好举起手中的CD盒,“你想要这个。”不再是推测:“你明明说过不需要我帮忙的。”

说着,好笑了起来,心情大好,以至于这样的笑容在他人看来会十分欠缺惩治。

“我已经解释了……”

那可是Bob Dylan最新的限定版CD啊。如果不是通灵王大人动用了常人不可企及的渠道怎么可能得到手?至少通晓排队的人已经宣告落败。

叶只希望无所不能的兄长不要将当时自信满满的推拒当真,太过年轻的少年并没有料到世事会那般残酷。

结局么?

梨自然是吃到的。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