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2016.06.09

1

倒不是真的有什么让人苦恼的地方,不如说着就是一次一时兴起的散步,只不过出行的理由和目的地都没有确切的结论。

世界总是那样美好,每分每秒都在改变自身的姿态,反复之中又没有完全一致的结果,擦肩而过的人都有着以自己为轴心的风景。叶没有自负到想去了解每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只是他更乐于将那种未知定义为某种积极的存在。

只是这样都不行吗?

人类的复杂性和矛盾性才是他们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啊……虽然这很麻烦,甚至可能是造成这个种族覆灭的理由,不过时不时做着蠢事才赋予了生命精彩。

“我也只是一个愚蠢又渺小的人类哦?”

这句话可能被对方理解成了十足的挑衅,不过叶一点没有后悔,这就是他内心所想。包括自己在内的人类,都有选择命运的权利对吧。

穿过安静的小巷,外面是被热闹笼罩的车水马龙。

早上好,世界。

 

2

“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冷冰冰的声音,其中的愠怒不言而喻。

放下手中的刷子,打开水冲洗满手的泡沫,迟迟没有清水流出,叶这才想起了什么,无奈地放下手中家什,一脸坦然地面对好:“社会实践?”

就算是自己也不能无耻地吃霸王餐,思前想后,叶提出用零时工的工钱来抵债的方案,在老板欣然同意之后,他也很愉快地劳动了起来。货币对生存而言是十分重要的,撇开别的不谈,至少用货币购买的食物对叶而言十分重要。

肚子饿了就没法行动了。这个简单明了的道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比如他面前的兄长。

带着满满的疑惑,好指着旁边大肚便便的发福中年人:“这家伙让你做这种事?”

时间并没有流逝,这里的对话只有两人知晓,而好毫无礼数的发言当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不满。

“哥哥,我觉得你才是需要社会实践的人……”经过短暂的酝酿,叶冷不丁地说出这句话。当他想直言不讳,同时不想惹好生气的时候,就会先从称呼上迂回,糖和鞭子的组合对好意外有效。

“哼,我才不想参合人类的事。”趾高气扬地回答。

“……”人类能存活至今真是幸运,叶由衷感慨,世界的管理者是这副德行,真是灾难。

而自己,又是什么。叶没有办法弄个水落石出,只是人类诞生的那一刻,他就清楚,那是自己的同类,他曾经询问过好有没有相同的感觉,得到的答案是否定。

他和好不同。他没有插手世界的权限,和人类如此相似,所以轻而易举就被同类深深吸引,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跟我回去。”好又皱起了眉头。距离叶第一次“离家出走”已经过去许多个世纪了,他总是怕这个人就那么混入那个奇特的群居种族,再也不会来了。

就算可以随时探查叶的举动,但那和呆在自己身边并不相同,叶会对着别人露出笑容,也会用自己的意志去和他们对话,用那双眼睛看着整个世界,除了管理着这个世界的自己。

这是他无法容忍的事态。

好虽然讨厌人类的自负,和对世界的恣意破坏,但是引发他对人类厌恶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那个一说到人类眼睛会绽放光彩的人。

叶曾经对他说“他们和我,是一样的”,好不懂,在好眼里,两者相去甚远甚至不应该同时提及。可是对自己的疑问,叶只是莞尔。

仿佛在说——是的,你是无法理解的。

“你和他们不一样。”这是好在心中一遍一遍重复的话语,他却是第一次说出口,他一向尊重叶的想法,所以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这样不成熟的模样。当然,好不知道自己平常已经相当不讲理了。

“谢谢。”叶笑了。眼中的光辉胜过他谈及人类的时候。

让人无比安心。

好突然察觉到了自己的多虑,这个人怎么会离开自己呢?

“回去吧,下次我们一起出来怎么样?”叶提议。

鬼使神差这个词可能是最好的形容。好答应了。

 

“你知道你那个说法在人类的世界,被叫做告白吗?”很久之后,说起那天的事,叶这样问道。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