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流感

今天的最后一波狗粮


1

无精打采地趴着。

不会有人来询问。

因为这和叶平常做的事并没有太大区别,只要看准时机就会偷懒的人,如果精神奕奕起来反而会让人觉得可怕。会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乱子,或者干脆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是的。”真想这样回答他们。

叶一动不动,不具目的性地装睡——看上去像睡着了,却在对某些问题进行深入思考。

“真是麻烦啊……”小声嘀咕。

“什么?”虽然有人下意识地发出疑问,但从没有讲视线转到这边来看,也是没有打算得到回应,只是把那句听不分明的话语归为呓语。

 

2

不会让你逃走的哦。

虽然没有任何人说出这句话。

还是感觉到了威胁啊……

叶把下巴埋进宽大的围巾,鼻尖冻得微微发红,站在马路的一端,耐心地等着信号灯的色彩发生改变。

车流的速度也像是被轻薄的雾气黏住了一样,缓慢地挪动。即使这样,行经身边的时候,卷起来的气流还是让人忍不住将手往衣兜深处蹭。

根本没办法摆脱嘛。

 

3

因为就在身边,所以往往无法好好看清全貌的事情,还少吗?

不少。

很多。

这是自然的。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那是平心静气的疑问句,又让人一阵心慌。

叶看着好。

他觉得他看到了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样的人。

 

4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好的手遮住他的双眼,那双手在这样凛冽的寒风里未免也显得太过炙热了。

如果不是有眼皮,或许会灼伤眼球也说不定。

他发现自己看不到,也没有看到过。

 

5

“还逃吗?”窗边的人回首,看向手中握着钥匙,站在玄关的叶。

“不了。”这次是自己输了,叶坦诚地认输,老老实实地换脱掉自己的靴子。这一天走过的路不少,鞋面有一层薄薄的泥泞留下的痕迹。

“为什么?”不依不饶的好,无论是谁都听得出其中的隐约嗤笑。

“感冒了。”屋内的暖气开的很足,叶把外套挂在衣架上。

“你是笨蛋吗?”

“是啊。”叶走到好面前。

看着他。

这个人,和自己一点都不一样。

但是从现在开始,平行线会渐渐交汇。

 

6

“阿嚏!”

“你说的感冒居然不是比喻,还是流感……”好把降温贴放在叶的额头上,好气又好笑。

“……”嗓子疼的说不出来一句话,叶觉得自己明白了“自作自受”这个词的含义。

传染性极强,爆发速度极快,通过人与人接触就会被病毒感染。

真是可怕的疾病。

真是可怕。

 

 

 

*

一样和不一样指的是感情的对等问题。

流感嘛,对叶来说这种突然明白的感情和爆发性疾病有相当的相似之处吧w。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