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anomicaphasia,AA

1

最爱的人。

所有能够说出口的语言,我都从心脏里挖出来,摊开手心,放在上面。

即使如此,你也不满足吗?

 

——是的,不满足。谁让我是个贪心之人。

 

2

地面还是湿漉漉的,昨晚应该是下过雨,空气的湿气还没有上升到半空,现在是最冷的时候。

拖鞋踩在路面上发出独有的声音。

“叶,这么早出来散步吗?”邻居的主妇拎着大袋小袋的食材迎面走来。

“你好,铃木太太。打算在附近走走就回去。”微笑着回答,停下脚步,“需要我帮忙吗?”

“没关系,每天早上都这样,已经习惯了。现在的年轻人难得有起这么早的,做你自己的事去吧。”说着,熟悉的人已经擦身而过。

叶没有推辞,点点头。

自己的事啊。

 

3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选择未来的方式,最大的依据是什么呢?

“你在想什么?”好的声音不远不近。

“我在想要是我是小说家的话,恐怕写出来的东西都是悬疑。”当然不是指他擅长设置悬念,而是别的方面会让读者想破头吧。

“说的也是,不过利用人的猎奇心态,说不定能畅销。”半开玩笑地走过去,手掌揉着那一头短发。

好不由得在想,最近“你在想什么”这句话,他是不是问的太多。

“怎么了?”叶忍受着头顶的肆虐,一边听着电视里的声音,一边专心地剥着橘子,没有转头去看好。

“没什么。”

 

4

万太,难得你找来我这。”透过猫眼看到来人的时候叶就在惊讶了,说真的这个小少爷找起人来还是很迅速的。

“这次不是我自己找的,大学那边最近有点忙——不是这个问题吧,叶,你上次给大家做的保证呢!”以前明明没有半点苗头,不知道这人一成年怎么就变成搬家狂魔,又很排斥现代化的联络方式,对他们这群朋友来说,基本上是三天两头在闹失踪。

“啊哈哈,抱歉,一不小心。”叶挠着头,再这么被数落下去,恐怕要引起邻居的注意了,“先进来吧。”

“一不小心……”万太对这个托辞连气都生不出来,这次不光是安娜发火,有事找叶才上门的莲一听到人又失联了,当下就甩下“下次要是逮到这家伙,直接把他的住处给劈了”的狠话。

“这次我没有一个人到处乱跑,所以也不算食言吧。”叶把客人安顿好,自己进了厨房泡茶。

“恩?什么意思?”万太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埋入厨房,没了踪影。

应该不是有了女人什么的吧……对象可是那个叶,万太摇了摇头,暗骂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阴暗了。放下谜题就消失的人,一时半会儿不会马上出现为他解惑,想着想着越发的坐立难安。

“我和住在一起。虽然也不能叫住在一起吧,他经常会来。”两杯茶,两个人,对坐着。叶看着万太从疑惑到震惊,心想算是不用解释了。

“应该就是你想的那个人。”叶点点头,对万太得出来的答案加以巩固。

“第一次庆幸你这个毛病,如果刚刚你直接说,这杯茶肯定会喷在你脸上。”万太后怕地握着茶杯,那样就太对不起挚友了。

“我想也是。”叶喝了口茶,笑了笑。

 

5

安娜会生气的吧,不过我想自己去走走。”叶阐述着自己的想法。

“虽然你好像是指的某个人会生气,但是如果我没有来,你一声不吭地就离开,我敢保证所有人都会生气。”万太已经对叶的行为习以为常,其他几个就没这么容易打发了,“想去世界各地转转我倒是赞成,但是还是有点好奇,这个决定和好有关?”

听说那个人在成为通灵王之前,就去过世界各地。万太分析不出来这里面有怎样的逻辑,还是直觉性地觉得这两件事有关联。

“有一部分他的原因。”叶极其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理由。“还有就是,你知道我的问题,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更接近那些东西的话,我应该能说出他们的名字。”

命名性失语(anomicaphasia,AA),理解能力不受影响,只是单纯对名词的掌握出了问题。当然这个情况普通人也偶尔会有,生活的话也很少感受到不便,通常都可以用描述性语言代替名词本身。

呜哇,好假——这无疑是万太的第一反应,连自己这个朝昔相处的朋友的名字都说不出来,还信誓旦旦地说什么呢。不过万一真的可以治愈……

“哎……”万太叹了口气,太麻烦的东西他不是很擅长,只要叶高兴就好。

“我会转告大家的。”言下之意也就是你别自己去说,不然肯定没机会迈出日本一步。万太当然也明白,叶之所以又突然失去踪迹,肯定有不告而别的想法。

“谢谢你,万太。”

“哎……”万太又叹了一口气。

说是想接近那些东西,他怎么都觉得叶只是想接近某人。

 

6

“今天万太来过了。”

“恩。”和世界融为一体的人,叶周围的动态,好都看在眼里。没有不解风情地说“我知道”,还能把好当做一个个体来交谈的人,这个世界上怕是所剩无几,他本人是很珍惜的。

“第一站该去哪里呢,有什么好的建议吗,?”被炉太温暖,暖到叶顺势就躺在了榻榻米上。

 

7

好……

“恩。”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