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满·蚕起食桑 3【现代篇】

  3

  

  玉绪留在三瓶山做收尾工作,而其余人直接从黄泉之穴返回麻仓家,较之三瓶山的遥远路途,一行人很快重回麻仓家。

  

  再度归来,同行的成员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知是不是因为失去结界守护,麻仓家萦绕着一股不详的气息,原本热闹的清晨失去了往日的活力,直到入座,都没有人进行过哪怕一句话的互动。


  之前被油污弄脏的榻榻米还没有替换,简略的处理之后,留下了大滩丑陋的痕迹。

  

  麻仓家的三代人齐聚一堂,场面绝对算不上和谐。

  

  “叶留了什么话?”开门见山的问话,很不客气。叶不在的场合下,好不认为他有客气的必要。


  就算交换了邮箱,当初好也没有存入麻仓叶明的电话号码,从一开始他就维持划清界限的姿态,导致叶在接起电话时,并没有看到来电显示的备注名。


  如果叶交接的不止是办公用号码,还包含他一直使用的手机的话,好大概会毫不犹豫将叶的联络簿清空。

  

  叶明脸上一抽,这小子还真不打算见好就收。


  看到主人生气,小鬼们急急忙忙帮叶明点上烟,希望这样能安抚他的情绪。

  

  “咳咳,还是我来说吧。”干久在中间打圆场,如果不是他脸上还带着那枚滑稽的面具,可能会更让人信服。

  

  “叶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是真的吗?”这些话原本是叶直接对叶明讲述的,后来再被叶明转述给干久,不过叶用了“很可能”来形容,干久需要对当事人再确认一遍。

  

  叶明抽着烟,一言不发,青烟之中仿佛能看到让人怀念的过往。


  缥缈的烟雾很快四散,承载的喜怒哀乐也一并散去。

  

  没想到会先一步被人反问,好不悦,干久始终都在控制这场谈话的主动权。


  叶将他的每一句话都牢牢记住,让他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尤其是在这之后还通风报信给麻仓家的做法,他的感受就越发复杂起来。

  

  料到麻仓家的问话不过是为后文铺垫,好收起不快,爽快回答:“和叶的生活我都记得,全部。”

  

  “……”叶明微微抬头,用余光瞥向好。

  

  如果是全部,就意味着从诞生至今的全部,都被他算在账上。难怪之前一直是那个态度,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就长话短说了。”干久轻快的语气终于不复存在,“也就是说,你不记得刚出生时候的事对吧?”

  

  好不置可否,实际上就是默认。


  他甚至能记得在婴儿床上看着同胞兄弟安然熟睡的模样,但始终回忆不起降生之初的事,那段过往,无论他再怎么回忆,也如被叆叇蒙蔽,暧昧不明。

  

  “对你们的母亲,你还有印象吗?”干久的喉头有些发干,牵扯出明显的哽咽,那些事无论再过多久,都会在梦魇中重现,挥之不去。

  

  “不记得。”好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只在神龛前供奉的照片上看到她的面容,女人抿着嘴角在笑,温柔中透露着坚毅。


  相较父亲,好与叶的容貌和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更为接近,血缘让他们只从外貌上就看得出千丝万缕的联系。

  

  年纪尚幼的孩子不明白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事,在历经成长之后,好已经可以推导出来那唯一的结论——


  他们的母亲麻仓茎子在生产时过世。


  正当好以为干久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时,干久却提起更为久远的话题:“你们的母亲,明知自己有生命危险,还是选择生下你们。”


  那是千禧年到来之前的初秋,一如既往的平淡生活里,当一家人的沉浸在喜悦之中时,毫无预兆炸开的炸弹,让一切变得血肉模糊。

  

---

因为点俗事去忙了一圈,磨了一点出来

再之后就是好叶的幼年剧情了嘿嘿嘿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这段描写不……来自谷雨·葭始生7

  一串没有署名号码。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眼熟。 

  担心再磨蹭下去对方会挂断,叶直接按下接听键:“你好,这里是麻仓……” 

  “叶?怎么是你在接电话?”老人的声音听上去精神烁烁。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