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有风从竹林穿过,檐下的风铃叮铃作响。
天边还隐隐沉着忧郁的海蓝色,时间还早。

“早上好。”叶向来人道了句早。
“早上好啊。”叶早就不会为他的突然出现大惊小怪,好从善如流地回应。

代替早间新闻的,是地球上每个角落发生的争斗,即使叶看着那些景象时没有漏出特别的表情,好也知道他不是真的习以为常。

“这次打算去哪?”
“大概是中东吧。”
“嗯。”小心一点。
“我会注意的。”
“呵呵,你自己知道就够了,和我说做什么。”他可没有在关心,何况比起多余的担忧,还不如sk的权限来的实在。

谁也拦不住少年前进的步伐。
只盼望他不会被人类伤透。

竹,易弯却不易折。
他的担心确实是多余的,不过倒也不是无用。

就像已经看破了好心底所想,叶问道:“早饭帮你多加个鸡蛋?”
没等待回答,已经将蛋壳敲碎。
并不需要进食的sk,没有表露拒绝。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