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Swallow 前传

Swallow】 前传


---

操持巨大的冰晶为剑,泛着寒气的碎屑四处炸开,在撞向山体的刹那迸起烟尘的巨浪,遮天蔽日。 


似乎早已明白这样的攻击不可能伤及那人分毫,叶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一扬手,空中气温骤降,摆出扇形阵式的冰棱再度凝结而成,讲光线折透出流彩光华。 


“这样下去的话,你会死的,好。”叶轻言细语,即使在攻击对方的时候,也有些呆愣,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无法判断他此刻的情绪。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叶无奈地看向破雾而出的长发少年,放弃似的垂下手。 


漂浮在半空的冰棱发出撕裂长空的尖啸,尽数朝着目标扑去。 





“不下手吗?”好勾起笑容。 


血液自额上流下,将那双挑起的眸子浸染出嗜血的妖异,冰棱刺穿了他的身体,把他牢牢钉住。 


无论怎么看都处于下风的人,偏偏在气势上却胜过赢家一头。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叶的手抚上尖锐的冰刺,阵阵寒意的尽头,是好的温度。 


如果好认真,他才是没有活路的那个。 


就算好可以隐瞒实力,叶还是在很在之前就发察觉了一切。 


他还依稀记得那时灼热的气浪,几乎让他以为自己会融在高温之中,强大的压力甚至激起了斗争的本能,冰封的铠甲瞬间缠绕周身。 


叶摇摇头,未成形的戎装随风而逝,他不声不响地离开,假装从未撞破。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聊聊。”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向实力屈服再正常不。 


叶既没有利用好的退让将自身塑造为尊,也没有轻易向两人间不可逾越的实力差距俯首。 


“聊什么?只有在我们之间决出胜者,才能为其中一人正名。”无论是生存的权限,还是管理的权限,都只属于其中一人。 





“可是我讨厌无意义的争斗。”叶低下头,禁锢好周身的武器灰飞烟灭。 


持续毫无价值的行为,已经是极限。 


“机会已经给过你了。” 


血液在瞬间蒸腾,与好身边卷起的热气混为一体,眼前的光景被炽热拧向诡异的角度,好的面容也扭曲起来。 


如果不防御的话,就会死。 


分寸,叶怎么会不明白。可他没有动作,平静地合上双眼。 





“不过我对你所谓的‘意义’很感兴趣。”好没有马上发起攻击。 


他的弟弟已经通过了初步测验,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得出怎样的答案,好拭目以待。 


竟然把“至高无上的祭礼”形容成“无意义的争斗”,还真是不能小瞧了叶, 


“我不懂,为什么大家会把互相伤害看做荣耀。”沉浸在战斗的喜悦中,是多么悲哀的事。 


“我不懂,被赐予正名有那么重要吗?”被谁承认,真的值得手足相残吗? 


“我不懂……”叶突然说不下去了,好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于是这句话的后文便成个一个小小的谜团。 


他不懂,还有什么会比这个从一开始就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重要。 


“那你想怎么办?” 


“我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他才需要和好聊聊。 





那一日,好的一言,石破天惊。 


“那就让他们把我们除名吧。” 


他们会成为保留神格,却不被任何人承认的神。 


会被冠以邪神之名也不一定, 


可是那又怎样呢? 


---

之前用手机发,结果炸了,连再编辑都进不去,有评论又舍不得删,干脆重发,有标题也方便找

顺便一说那个【点梗】的内容是【铁板章鱼,六分熟,微辣】,这个操作真的sao

评论(5)

热度(22)